第四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逐条修改了方案,下一步就是实地考察,洛叶开着他那辆租来的宝马,载着两人到承办婚礼的酒店踩点,等程默测量了场地、舞台和圆桌的尺寸,一行人又赶往最近的一家奥特莱斯,这里正在换季打折,客流量非常之大,像进了菜市场似的。

    洛叶和胡莱没少往批发市场跑,早就适应了,可程默一到人多的地方就头大,他平时三餐吃食堂,连日用品都很少买,最常去的就是美术用品店,那里面逼_格比较高,人少且安静,适合他这样的买家闲逛。不过已然答应帮忙,硬着头皮也得上。

    婚宴花材的价钱占到用料预算的一半,要想节省开支,最好的办法就是寻找性价比高的替代品。在了解准新娘喜爱毛绒玩具的特点后,程默决定专心搜索这个目标。为了速战速决,三人分头行动,一人搜罗一层。

    程默在一家风格非常田园的小店前站住脚,隔着玻璃窗,他看见有个女人正抱着等身毛绒熊,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他走到近前瞄了眼熊耳朵上的价签,一百五,还可以,但还有还价的空间,他果断拨通了洛叶的电话:“我找到家玩具店,你口才好,来砍价。”

    电话那头:“好,告诉我店铺位置。”

    程默走出店门,正要读门框上的编号,身后忽然传来犹疑的男声:“程默?”

    程默微怔,回过头去,映入眼帘的是位老熟人——培训班的老板,他顶了张肿成猪头的脸,那是程默的杰作。

    洛叶迟迟听不见动静,一个劲追问:“喂喂?你在哪?”

    程默没有回复而是直接挂断电话,这是他自己惹的麻烦,不能再把无关的人拉下水:“你还有胆子叫我。”

    老板神情复杂,不太敢与他对视,旁边的女人放下毛绒熊,走上前来挽住老板的胳膊,嗲声嗲气地问道:“老公,他是谁呀?”。

    程默眉心一跳,这渣男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不是什么好东西。

    老板想都没想,捂住自己的半边脸对女人诉苦:“喏,这些伤就是他打的。”

    女人护夫心切,当即抡起手提袋就往程默身上砸:“原来那个忘恩负义的小王八蛋就是你!”

    面对老板的反咬一口,程默显得不知所措,若真刀真枪的干架,这对夫妇都不是他的对手,但众目睽睽之下打人,万一把事闹大,势必牵出昨天晚上的事,他嫌丢人。

    那女人仿佛有用不尽的体力,不依不饶的攻击程默,程默则能避就避,时不时用胳膊挡开抽打。

    店里其他客人怕被殃及,纷纷躲到外面,店员担心他们打坏商品,倾全体之力把易碎品抱到安全区域。

    这时有人冲上前来一把夺过提包,恶狠狠摔在地上:“闹够了吧!还没完没了了!”

    眼见第四人加入战局,围观群众纷纷举起手机,对准敞亮的玻璃窗,挑选最佳角度拍摄。

    程默还架着胳膊作防备状,眼前蓦地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喘着粗气的洛叶将他与那对夫妻隔开,像护雏的母鸡,张开翅膀怼鹰。

    洛叶从二楼跑下来,本想跟人打听玩具店的位置,发现这边围了一群人,他挤进来就见程默正被人欺负,于是一气之下扔了女人的包。

    “啊!我新买的lv!”女人尖叫一声,痛心疾首地扑过去捡包。

    老板依稀认出了洛叶,知道他和程默是一伙的:“亏你还是爷们,连女人都打,不要脸!”

    “放你大爷的罗圈屁,我碰她一根手指头了么,是你们欺负我弟弟在先!”洛叶环指了一圈围观众人,“大家评评理啊,光天化日以多欺少,是谁不要脸!”

    程默看着洛叶张牙舞爪的背影,很是意外,之前即便是被自己训斥、被客户刁难,他始终笑脸迎人,永远把委屈咽进肚子里,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发这么大的火?

    女人当即回敬他道:“你那个弟弟把我老公打了,到底谁理亏啊!”

    “你怎么不问问你老公为什么挨打!”

    “我老公好心让他回来代课,他得寸进尺提出加薪,被拒了就打人!”女人伸出胳膊要拽程默,洛叶却将他保护得更严实,同时把矛头指向老板:“你别在那当缩头乌龟,有种把行车记录调出来,看看你都做过什么好事!”

    老板心虚,但嘴上不能服软:“调就调,谁怕谁啊!”

    女人疑惑道:“跟行车记录有什么关系?”

    洛叶顾及程默的面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