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棒球衫,牛仔裤,长得像个娘娘腔。”一个男人从头到脚打量着程默,“没错,就是他。”

    另一个人恶狠狠瞪着眼睛:“你叫程默?”

    “是又怎样。”程默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这些人都蒙着脸,他没办法辨认相貌,但他们依靠装束来判断身份,说明他们并不认识自己;既然没有直接冲突,那他们应是被派来寻仇的,而且幕后黑手今天与自己见过面,同时符合这两个条件的,只有老板夫妻俩。

    “是就对了,找的就是你!”

    “要打出去打,砸了设备你赔啊!”他们人多势众,当务之急是想办法从屋里脱身。

    “想溜?美得你,揍他!”

    程默回身抄起把折叠椅往人群砸去,趁他们闪躲之际,冲到门前想要开锁,掌心才握住把手,手臂就被几个人死命缠住。

    “这小子不好对付,都给我按住了他!”说时迟那时快,身强力壮的汉子们齐上阵,光靠体重便胜过程默数倍。

    “滚开!”程默拼了命地挣扎,眼看就要把压在背上的人掀下去,口鼻突然被湿布捂住,刺激的气味直往鼻腔里窜,他很快便失去了反抗能力,浑身使不上力气,连呼救的声音都发不出来,紧跟着身上传来阵阵钝痛。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震耳欲聋的踹门声。

    “开门!”洛叶看门纹丝未动,他又用身体猛撞门板,一边撞一边扯着嗓子嚷嚷,“我已经报警了!”

    几个蒙面青年见势不妙,也怕把事闹大,纷纷翻窗户逃了。等胡莱找到管理员打开门后,屋中一片狼藉,施暴者不见人影,只有奄奄一息的程默趴在地上,人已经晕过去了。

    胡莱追到窗边,懊丧地看向屋外:“啧,让这帮孙子跑了!”

    洛叶小心翼翼地把程默抱在怀里,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出口的话带上了颤音:“报警吧… …”

    再次转醒时,程默第一眼见到的就是洛叶。药效已经过去,他的大脑清醒了很多。

    “你醒了?!”洛叶发现他睁开眼睛,迫不及待地询问起情况。

    “这是在哪儿?”程默尝试抬起手臂,却牵动了输液管,洛叶赶忙扶住挂点滴袋的架子:“别乱动,在医院。”

    “怎么跑医院来了。”

    “怎么跑医院来了?我还想问你呢,行动之前能不能动动脑子!”

    程默被洛叶的吼声吓得一怔,他还未完全恢复,反应仍有些迟钝。可洛叶已然板起面孔,继续不依不饶地训斥:“你明知道车胎是被人扎的,肯定有人盯上我们了,为什么一个人傻乎乎地跑去监控室!如果我们没找到你呢,会有什么后果?!”

    以他一贯的调性,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温言安抚一番吗,怎么把自己骂个狗血淋头,好像他才是受害者一样。程默眉头蹙紧,当下驳斥回去:“你有本事骂那些人去,跟我这发什么神经!”

    洛叶没有争论的意思,他猛然起身,摔门走了。

    程默气不过他的态度,撑着病床坐了起来:“你是我什么人,轮得到你教育我!”

    一旁的胡莱对程默的表现颇为不满,口气也挺冲:“你这小子说话就不着人爱听,真是个白眼狼。”

    程默冷冷睨着他:“听不惯你也出去。”他虽然不打算以受害者的身份装可怜,博同情,但这两人未免欺人太甚。

    “你还不忿,你昏迷了一晚,他一直跑前跑后,还坚持陪床,都没合过眼。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看他得自责一辈子!”

    程默望向对面墙上的时钟,时针指到八点的位置,从昨天中午昏迷到现在,原来他守了自己这么久吗,即便发生意外也不是他的错,何苦自责呢。想到这里,他胸中的闷气消散开来。

    办完医院的手续,警察把他们接到警局做笔录,待问明详情,正式立案调查,并叮嘱程默这些天减少外出,注意安全。

    从警局出来,胡莱还有事要办先行离开,洛叶打车带程默回到租住地。

    大步流星上了楼,程默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