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程默,还在生我气呢?”洛叶讪讪走到程默床边,傻愣愣杵在旁边。

    程默侧躺在床上,背对着他不说话。

    “理我一下嘛。”他祈求的语气软软的,让人不忍心拒绝。

    “……有话说,有屁放。”

    “你告诉我,我到底做了什么惹你生气?”

    “……自己想。”

    “你知道我这方面很笨的,总是缺根弦。”

    程默冷哼一声,理由他实在说不出口——你玩弄别人感情,我不想成为下一个被抛弃的。

    床垫蓦地凹陷下去,温热的躯体慢慢接近,是他靠过来了!程默的脸在一点点灼烧!

    “程默。”他的手落在自己肩膀上,指尖轻轻揉捻着。

    “干嘛……”程默下意识把被子往上扯,像猫一样蜷缩起身子。

    见他没有推开自己的意思,洛叶有些得寸进尺,欺身附在程默背后。

    感觉到脖颈上痒痒的,他,他在用鼻尖蹭自己的脖子!程默浑身都僵住了,拧过身子来想要推开他:“你干什么呢!”

    洛叶被他的手肘撞到,吃痛地哎呦一声,随即捂住胸口,他眉间微蹙,一双桃花眼可怜巴巴地望向程默,只看得程默心软,甚至一度觉得做错事的是自己。

    “你,你还好吧?”程默撑着床板凑近他,试图查看他的伤情,可手指才碰到他的锁骨,整个手都被洛叶的手覆住,贴上他的胸口。

    “疼,你帮我揉揉。”

    隔着薄薄一层衬衫,程默几乎能感受到那有力的心跳,他的体温暖暖的,令人莫名安心。他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喜欢这种感觉。

    洛叶浅笑吟吟,趁程默不备,另一只手去按他的脊梁。

    眨眼功夫,程默已紧紧贴在面前的男人身上,他从未与人有过这般亲密的接触,头脑里一片空白:“洛叶!”

    “嗯?”洛叶刻意拖起长音。

    程默越是扭动身体,洛叶的手箍得越紧,还坏心眼地在他耳边吹气:“别动,让我抱抱。”

    “你发什么神经……”程默的小心脏正以短跑运动员蹬腿的速度狂跳不止。

    “你身上好香,好想尝一口。”

    救命,这是什么骚话,程默都替他脸红:“你喝假酒了?”

    洛叶逸出暧昧的笑声,微启薄唇,舌尖轻轻触碰程默的耳垂。

    “啊!别!”

    “乖,就一会儿。”

    “唔!”

    这家伙的力气大得惊人,两只胳膊像钢筋似的,缠得人无法逃脱,不过程默心里也明白,若真想推开他,也不是不可能。

    湿_滑的舌沿着耳骨的纹路,一寸一寸慢慢划过,最后停留在末端,两片柔软的唇含_住程默的耳垂,细细舔_吻,温柔之极。

    程默承认自己没骨气地沦陷了。

    安抚了炸毛的奶猫,洛叶又去亲吻他的眼睛,鼻子,如同蜻蜓点水般爱怜,与此同时,他的手也从程默的背部往下滑,经过腰际探入被子之下……

    “啊!”

    程默猛地坐起身来,气喘如牛。余光快速扫了下四周,单人床上除了自己以外,空空如也,原来是个梦。

    他长长叹了声气,不知是庆幸更多,还是遗憾更多。

    “你是不是喜欢洛叶?”苑濛濛的话至今还在耳边回响。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自打洛叶把他从人渣老板车里带走那刻起,程默就对他产生了好感。

    在近来的相处中,洛叶的照顾无微不至,细心得快要让人忽略他只是个独居的男人。

    程默还在胡思乱想,卧室的门响了:“醒了么?”

    程默没应声,就听门外人自言自语:“唉,这豆腐脑还挺香,凉了就不好吃了。”

    “醒了,你进来!”话一出口,程默恨不得甩自己个嘴巴,怎么又没抵制住吃货本能。

    “奴才接旨!”洛叶推开门,一手端了锅豆腐脑,一手提了袋油条,满面春风走进来,“小区对面新开家早点摊,味儿挺正。”

    看他那副殷勤样,就算心里憋着气也不好撒出来,程默掀开被子下了床,瞥见床头柜上的闹钟,才七点:“你起的够早。”

    洛叶把吃的放在书桌上:“必须早啊,好些比我腿脚还利落的大爷大妈都去那儿买,晚了得排队呢。”

    “你挺有经验。”程默把桌上的电脑和设计稿推到一旁,给他腾地方。

    “物业的大姐都跟我熟,不是吹牛,只要小区里有点风吹草动,我比记者知道得都快。”

    程默又好气又好笑:“你勾搭那么多阿姨干嘛,姐控啊。”

    “职业习惯。”

    “他们结婚都找过你?”

    “你这孩子。”

    洛叶曲起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