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洛叶牌骚包宝马,风驰电掣,一路压着超速的指标赶到美院,用蛇皮走位从一众豪车中挤到校门口,不到二十分钟就把程默送到站。

    洛叶摇下车窗:“你一会儿回不回家?”

    程默快步杀向教务处,不过还是分出点精力回头看他:“回。”

    洛叶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我去停车场等你。”

    保安走上前来:“又来送你弟弟啊。”

    洛叶:“可不是,操碎了心。”

    保安:“你最近不上学校论坛吧?”

    洛叶:“出什么事了?”

    保安:“我跟你说,你弟捅娄子了!”

    洛叶怔了怔,推开门下了车:“详细说说。”

    保安叹息着摇头:“上回不是告诉你,你弟把学生会长打了吗。”

    洛叶点头。

    保安左顾右盼,生怕周围有第三个人,看他神秘兮兮的样子,洛叶有些着急:“到底怎么了?”

    保安以手挡住半边脸:“我先跟你讲讲会长他爸的来历吧 ”

    教学区冲进个身高腿长的低气压生物,路人纷纷绕道而行,黑莲花平时就一副生人勿近的嘴脸,更别提装了一肚子气的他,只要有人点火,他能变身烟花,把人“炸”上天。

    转了几层盘梯,步上悠长的走廊,有个白晃晃的影子停在窗边,他背向阳光,修长的腿与墙壁呈45°交叉,听见脚步声,他尚有淤青的眼睛眯了起来,盯着尽头的猎物:“通知上让你八点到教务处,你看看现在几点了,整整晚了五分钟啊,好学生。”

    是学生会长秦朗。

    程默视他为空气,目不斜视往前走。

    “喂喂,你瞎啦还是聋了,大活人看不见啊!”秦朗面子上挂不住,伸手去拽程默的胳膊。

    程默不费吹灰之力挣脱开来,冷笑道:“呦,这还有个人呢,穿一身孝我还当是墙皮成精了呢。”

    秦朗理了理衬衫,勾起唇角:“我还说你是被短信吓傻了呢,原来脑子还在。”

    程默:“你良心都没了,要脑子也没用。”

    “你学籍都要不保,还有心思损我,一会儿有你哭的。”

    “又劳烦你那个便宜爹下场指导了,学校不是你家开的。”

    程默冷笑,他最看不上这些靠着老子兴风作浪的二代,当然,艾岚除外,他爸只给她一些生活费,不让她有机会纸醉金迷,要不然以她家的财力,也不会跟苑濛濛一起住校。

    当然,那些生活费在普通学生眼里已经数量可观了。

    秦朗怒了:“学校不是我家开的,可照片还在我手里!”

    照片?也对,这种人渣想威胁自己肯定不会不留后手。

    程默伸出手:“别废话,交出来!”

    秦朗退开半步:“你要是听话,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想再进一次医院吗!”

    “外头吵什么呢?!”教务处的门开了,有个四十上下的女老师走了出来,她是程默所在艺设班的辅导员,见外面站着两位赫赫有名的学生——惹事精程默,她的脸阴沉下来,但当视线扫到好学生代表秦朗时,她拧成麻花的眉毛旋即疏松开来,“你也在啊。”

    秦朗的脸变得也快,立即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打扰李老师办公了,真抱歉。”

    “没事没事,你们一起来的?”

    秦朗有心去揽程默的肩膀,被程默一个瞬移躲开,他也不觉得尴尬,继续说话:“嗯,我们之前是有点小误会,说开了就没事了。”

    好个不要脸的戏精,刚刚还张牙舞爪准备动手呢,一眨眼的工夫开始称兄道弟了,果然,情商高!

    程默拿眼皮狠狠夹了他一下,却没有吭声,既然苑濛濛她们的把柄还在这个禽兽手里,自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李老师点点头:“你先去忙吧,我找程默同学还有点儿事。”

    秦朗:“好的李老师,最近要考试了,我都会在图书馆复习,您要是有什么需要跑腿的尽管叫我。”

    李老师向秦朗露出专属于好学生的和蔼微笑,转身走进办公室:“程默,你进来。”

    “快去吧,老师叫你呢。”秦朗嘴上这么说,手却攥住程默的腕子,皮笑肉不笑,“注意着点儿,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不用我教你吧。”

    程默剜了他一眼:“去死吧。”

    秦朗送出个飞吻:“要死也得死在你身上。”他后两个音咬得字正腔圆,危险中透着一丝暧_昧。

    程默一阵恶寒,很想飞起一脚把他从楼上踹下去。其实平心而论,秦朗长得一表人才,是自己能接受的范围,但自从被他骚扰之后,程默看见他就倒胃口,在朝他竖起中指并确认当事人看见后,程默去了办公室。

    合上门,李老师指指对面的椅子:“坐吧。”

    程默依言落座。

    李老师恢复了公事公办的态度:“知道把你叫过来的原因吧。”

    程默不置可否:“不是全校通报了么,这次又因为什么?”

    李老师语重心长:“你成绩不错,一直表现良好,本来学校也不想限制学生的个性,但你最近过分了,聚众斗殴、夜不归宿、出入风化场所、还进过派_出_所,你好好反省反省,这些是一个学生该干的事吗?”

    程默拳头握得咯咯响:嘴唇也紧紧抿在一起,辩解?有什么可说的呢,把一切推到秦朗身上,他再去求他老爸平事,最后那些不雅照流到网络上,让朋友抬不起头来,别说两个女孩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