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伴郎的着装搞定了,该为客户准备衣服了。

    洛叶开车来到老夫妻居住的社区,带程默一同敲响他们大门,过了一会儿,门开了,但迎接他俩的既不是老爷子也不是老奶奶,而是程默最不想见到的人。

    “秦朗?!”程默险些把洛叶给客户买的水果礼盒拍他脸上。

    秦朗一身休闲装,阳光帅气,却像看门狗一样拦住去路,似笑非笑地打量门外来宾:“嚯,稀客驾到,我说早上起来后背直发凉呢。”

    洛叶上前一步,有意把程默挡在自己身后:“没想到在这儿碰上了,真是巧啊。”

    秦朗叩着门框,就是没有放行的意思:“是挺巧,上回在宾馆坑我的事还没解决,居然又打起我爷爷的主意来了。”

    洛叶笑道:“小同学这话意有所指呀。”

    秦朗挑了挑眉:“洛叶,b市本地人,今年26岁,经营名为‘红线’的婚礼策划公司,在市中租了套复式,工作室也开在那里,手下有两名员工,一个摄像师和一个会计,我说得有错吗。”

    这一长串的话令程默大为吃惊,就算洛叶接了秦爷爷的生意,也不至于连个人信息都如实相告:“你听谁说的?!”

    秦朗:“自然是查出来的。”

    程默:“你到底想怎样?”

    秦朗:“你说呢。”

    程默攥紧拳头:“你别得寸进尺!”

    洛叶做了个禁止的动作示意程默:“我们还有正事,不愉快的先放在一边以后再说。”

    “朗朗,谁来了?”屋里传来秦爷爷的声音。

    秦朗回过头去:“找您的,爷爷。”

    “是小洛吧?”秦爷爷快步走到玄关。

    洛叶应声:“叔叔是我。”

    秦朗不得已让开,但还不忘背对着爷爷,朝洛叶露出个阴恻恻的、带有明显挑衅意味的:“请进吧。”

    洛叶半眯着眼睛,勾勾唇角,语气极其礼貌,却气场十足:“那就多谢了。”

    程默紧随其后,视秦朗如空气,他知道洛叶是为了解决他处分的事才接这单策划的,自己万不可因为一时冲动毁了他一番好意。

    秦奶奶听见动静也出来迎接:“小洛来了,快坐下,我去倒茶,哎,这位是?”

    洛叶指着程默给老两口介绍:“叔叔阿姨,他叫程默,是这次金婚庆典为叔叔做伴郎的。”

    程默面带微笑:“叔叔阿姨好。”

    秦爷爷:“辛苦你了孩子,来,坐下歇会儿。”

    “谢谢。”

    这对老夫妇都挺热情,程默对他们的第一印象不错,可也不敢掉以轻心,毕竟刚认识秦朗那会儿,程默也曾瞎了眼地以为他是个品学兼优的人,直到那货逼着自己跟他交往时才发觉禽兽本色。

    秦奶奶端来沏好的普洱放在茶几上:“小程今年多大了?看上去跟我们朗朗差不多大。”

    秦朗插话:“他二十,跟我一样大。”

    秦奶奶:“你们认识?”

    秦朗:“我们一个学校的。”

    秦奶奶:“原来是同学啊,那真是太好了,平时有什么困难也好互相帮助。”

    程默扫了秦朗一眼,礼貌地对秦奶奶道:“不是一个班的。”

    见气氛有些尴尬,洛叶急忙救场:“叔叔阿姨,我已经联系好了服装厂家,今天来是带二位挑选礼服的,要是没什么其他安排,咱们一会儿就出发吧?”

    秦爷爷:“小洛办事还真麻利,我和你阿姨之前还担心时间紧,会给你添好多麻烦呢。”

    洛叶:“瞧您说的,您和阿姨就跟我自家长辈一样,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太见外了。”

    秦奶奶笑得慈祥:“小洛这张嘴真是不得了,要是说起情话,保准把小姑娘迷得死心塌地的。”

    秦朗皮笑肉不笑:“小姑娘算什么,连小伙子都被猪油蒙了心。”

    程默拿眼皮冷冷夹了他一下,压着脾气没吭声。

    秦奶奶没听明白:“嗯?朗朗你说什么?”

    秦朗:“没说什么,自言自语呢。”

    按洛叶的原计划,载老两口去他服装设计师朋友的工作室挑两件礼服就ok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秦朗执意跟着,他也不好当场拒绝,于是五个人一起去了停车场。

    秦朗说秦爷爷比较富态,挤在后座不舒服,就让他坐副驾驶,自己则在后排,左边挨着奶奶,右边紧靠程默,不安分的手时不时借着转弯的离心力碰到程默大腿,气得程默当时脸就拉了下来,强忍着厌恶感坚持到目的地,第一个打开车门冲出去。

    洛叶通过后视镜看见程默的脸,既心疼又愤怒,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