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爸,你哪天回来?”

    学生会活动室里,秦朗正在打电话,语气异常急切。

    “处分那事确定下来没有?不不,他没再跟我动手,对了,后天就是爷爷金婚的宴会。”

    秦朗走到窗边:“你不参加?不合适吧,后奶奶的儿女们可都要来的。”

    咚咚咚,外面有人敲门,秦朗立即压低了声音:“有学生来了,我先挂了,嗯,我知道。”

    结束通话,秦朗理了理衬衫,拧开反锁的门,进来的学生问道:“会长你怎么上锁了,我还以为里面没人呢。”

    “昨天熬夜来着,在椅子上睡着了,抱歉啊各位。”

    一男生:“睡就睡吧,锁啥门?”

    “这不是快校庆了,我设计了几个节目,不过为了效果,最好对外保密。”秦朗指指桌上的一叠草稿纸,“万一别人进来不就全看见了。”他的言行无懈可击。

    一女生:“会长太辛苦了,做不完的工作多分给我们点儿,别总是一个人扛着。”

    秦朗对女孩露出灿烂的微笑:“我是会长嘛,理应多承担的。”

    女生:“你就是人太好,不然也不会被程默欺负!”

    “都是同学,我也没往心里去,他只要改过自新,别走出校门危害社会就行。”

    “你也太善良了,要是我,肯定以牙还牙!”

    “他不是已经被处分了吗,听从学校安排吧。”

    “光一个记大过也太轻了。”

    秦朗终止了这个话题:“先说正事,虽然方案做的差不多了,但这周末我得去参加个宴会,拉赞助的事可能会耽搁两天。”

    有人道:“这可有点麻烦,去年拉赞助的时间就挺紧张的。”

    秦朗:“我记得。”

    “那会儿上任会长都急哭了,最后还是你找的那个企业家答应投钱才救了场。”

    秦朗但笑不语,当时他倔强得不肯利用父亲的社会关系疏通,偏要亲力亲为,磨破了嘴皮子才拿来一万块钱资金,初尝尊严踩在脚下的滋味,他憋了一肚子委屈,却也因此更加向往挑战。

    正是由于那次拉赞助的关系,秦朗在学生会中声名鹊起,让其他竞争对手纷纷败下阵来,顶替了大三的前辈,成为新任会长。

    在选举中以几票之差惜败于秦朗的副会长一直耿耿于怀,这次的校庆是他难得的翻身机会,于是副会长自告奋勇:“你忙你的,我去跟外联部谈吧。”

    “那就麻烦你了,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随时打电话。”秦朗拍拍对方的肩膀,即便面对对手,他也能展现出上位者的从容,迄今为止,唯一没有搞定的人就是程默,在得知他将以伴郎的身份讨好自己的爷爷时,秦朗就知道,这是让他屈服于己最难得的机会。

    为老夫妻选定了礼服,洛叶和程默去场地踩点,因为之前合作过的关系,洛叶认识酒店的经理,谈拢价格后便开始打磨宴会需要筹备的物资、调试设备的时间等细节。

    他处理事务的游刃有余,令程默脑海中浮现出一句话,“你认真工作的样子最帅了”,然后他就发觉自己的视线有点直,便暗中掐掐大腿,靠疼痛分散注意力。

    “是不是累了?”洛叶注意道程默偏开头,似乎不想继续听自己交代一些琐事,将车钥匙递给他,“去车里歇会儿吧,我再有二十分钟就ok了。”

    程默摆摆手:“没事,我等着你。”

    当初的小刺猬一天一天变得善解人意,洛叶忽然有种老父亲般的欣慰,他亲_热地搂过程默的背:“一会儿带你吃好吃的。”

    经理:“这小伙子是你新招的?胡莱怎么没来?”

    “他可不是我的员工,他是我… …”

    洛叶还没说完,程默抢先一步道:“我是他表弟。”

    不久前程默才说过不介意因为这段感情而带来的流言蜚语,怎么半天工夫就反悔了呢,洛叶愣了几秒,松开搭在程默肩上的手:“对,我表弟。”

    程默看出他受到打击,有些心疼,不过现下不方便解释:“你们继续。”

    不出一刻钟,剩下的事项都谈完了,经理请他们两人吃晚饭,洛叶婉言拒绝,在他看来,一旦留下,他和经理难免又要谈工作上的事,程默会觉得无聊。

    从回到车里,至停在一间火锅店旁的停车场,两人没说过半句话,直到洛叶熄了火,程默终于忍不住先开口:“我刚才,不是那个意思… …”

    洛叶扭头看向程默,满面莫名。

    “… …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开放。”

    “呃,你想说什么?”

    程默垂下头,洛叶等了一会儿,试探性地问道:“是我在酒店经理面前乱说话的事吗?”

    “我不是想撇清关系,我只是,唔,这话怎么说呀。”程默咬咬嘴唇,竭力组织语言,“别因为我耽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