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金婚庆典的礼乐分外欢快,在来宾的欢迎声中,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夫妇手挽手出现在众人视线中,在如今这个离婚比结婚还快的年代,还能看到牵手一生的恩爱夫妻已经不容易了。

    有人说:我又相信爱情了。

    夏亦可拖着奶奶及地的白色长纱,面带微笑走上舞台,丝毫没有出席公众场合的紧张,她自信而充满亲和力的气质吸引了诸多男性来宾的目光。

    相比之下,程默则显得有些生涩,头天晚上洛叶专门帮他练习了职业假笑,以防止他登台时面无表情,事实上程默也打算做到最好,只不过秦朗父子的意外露面让他心里乱了起来。

    “跟住爷爷,别走神。”夏亦可在嘴唇没有明显动作的情况下悄声提醒程默,“当心台阶。”

    不管了,先把眼前的事应付完,当台下的人都是萝卜白菜,程默目不斜视,昂首挺胸地站在秦爷爷身后。

    洛叶快步走到台边朝夏奶奶伸出手:“美丽的女士,我有幸邀请您登上舞台吗?”

    夏奶奶经过苑濛濛的精心打扮,起码年轻了十岁,容光焕发,笑着把手搭在洛叶小臂上。

    洛叶转头看向秦爷爷:“先生,您不会介意吧?”

    秦爷爷挺幽默,也把胳膊伸向老伴儿,洛叶看他有话要说,忙把话筒递了过去,秦爷爷笑道:“亲爱的,不能偏心啊。”

    亲友们都笑了,秦朗看看旁边的父亲,低声道:“爸,你说咱们来,爷爷会高兴吗?”

    秦主任推了推金丝边眼镜,面无表情:“来的人不少,你爷爷想必没时间考虑我们。”

    “夏亦可她奶奶让孙女当伴娘,照理说爷爷该找我当伴郎的,也不知道为什么,直到前两天我去串门时才知道这事,爷爷居然让我同学替代我。”秦朗话里话外都是不满。

    秦主任:“还是打过你的同学。”

    秦朗辩解:“那小子看着瘦瘦的,脱_了衣服还挺壮,他原来得过武术比赛少儿组亚军。”

    秦主任挑眉瞄着儿子:“你调查得这么清楚,是不是也该告诉我他为什么打你。”

    知子莫若父,秦朗表面上云淡风轻,心里却开始慌了:“都是年轻人嘛,一时冲动发生点小口角在所难免。”

    秦主任:“把敌人击垮就要彻彻底底,不给对方翻身的机会。”

    秦朗点头附和,他倒没想过让程默万劫不复,只想逼他就_范,顺便挫挫他的锐气。

    “这孩子看着有点儿眼熟,我记得高中给你开家长会的时候见过。”

    秦朗呼吸一滞,不敢对上父亲审视的目光:“不会吧,您应该是记错了。”

    “那都不重要,你只需记得,想毁掉别人有两个先决条件,要么,你占据绝对优势,要么,你自身没有半分把柄。”

    有时候秦朗觉得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腹黑两面派,可每次跟父亲交流之后,他才觉得,真是小巫见大巫,如果把自己比喻成污染了的山泉,那父亲则是核_泄_漏影响过的汪洋。

    为了圆老夫妻西式婚礼的梦,洛叶将流程按照教堂婚礼的程序设计,就差请个牧师带圣经来了,他安排两人交换戒指,许下承诺,并亲吻对方,夏奶奶有些难为情,秦爷爷比较主动,在一片叫好声中亲了老伴儿的额头。

    程默全程绷着神经,生怕出了岔子,给洛叶添麻烦,虽然自己的恋人很机灵,是个救场天才,但可以的话他非常不想托他后腿。

    到了合影环节,胡莱招呼老夫妻的家人上台集合,夏家人痛痛快快上来一片,反观秦家这边,直系的儿子和孙子姗姗来迟,尤其秦朗颜值身材力压众人,像轧红毯的明星似的,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

    程默在心里暗暗祈祷他不要站自己身边,不过他这开了光的愿望不许还好,只见那两条大长腿遛到自己身边便再不挪动位置了。

    程默偷偷瞪他,秦朗朝他露出不怀好意的笑,指指不远处的夏亦可:“她在招呼你相好呢。”

    顺着他比划的方向,程默看到夏亦可在朝洛叶招手,洛叶安排完站位后,绕过人群走向她。

    他每往前迈一步,程默的心就沉下一分,那个女孩聪明漂亮,又十分招人喜欢,怎么看,都是她和洛叶更搭,而且如果洛叶没有遇见自己,他可能会交往个温柔贤淑的女朋友,不用遮遮掩掩,在公共场合秀恩爱也没关系……

    正因为珍惜才会患得患失,总怕自己不够好,配不上喜欢的人。

    一向面瘫的程默依旧没什么表情,但秦朗清清楚楚读出了他眼神里的黯淡,遂满腹怨气道:“你到底看上他什么了?”

    “关你屁事。”

    程默刚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