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学霸的世界(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单小云的事被一些主播发布出去,引起了不小的讨论度。

    不少志愿者组织决定每年高考后安排人手到底下的高中宣讲报考和报到事宜,留下志愿者服务热线电话,让他们遇到困难时可以寻求支援,避免再有人遭遇同样的事。

    在几个室友的帮助下,单小云逐渐融入到新生活里。

    哪怕体型没有太大改变,依然有些引人侧目,她也比过去要自信和开心。

    安顿下来之后,单小云拿着药方去抓药。

    药方上都是些常见的药材,价钱不贵,随便一家药房就可以买齐。

    药店的坐堂医生接过药方看了眼单小云,再看了眼药方,很简单的方子,没涉及什么违禁药材,比粤省凉茶还普通。他没说什么,让单小云去收银那边交钱,领了票据一会过来拿煎好的药。

    单小云付了代煎的钱,拿着本书到外面背书。

    比起单纯干力气活,学医是属于既消耗体力又消耗脑力的学科,她得抓紧时间多背背。据说不好好把要学的东西背熟,专业课上一般是听不懂老师讲课的!

    外面的议论和关注并没有影响到单小云的校园生活,也没有影响到鹿鸣镇,这个小镇很快恢复了一贯的平静。

    陆则的生活自然也恢复平静。

    小镇很小,住户们大多相互认识,要不了几天大伙都知道镇医院来了位见习的小陆医生。

    虽然很多人分不清见习实习,搞不懂这位小陆医生到底能不能称之为医生,但也不妨碍他们茶余饭后热烈地讨论这位年轻人:这孩子心地善良又老实,虽说看起来待人挺冷淡,遇到不平事却能挺身而出,真是一位热心肠的好医生。

    有些患者还会点名想让陆则给他看病,觉得这年轻人专业厉害,心底又好,一定能更快给他看好。

    陆则倒是不介意练练手,只是为了不给镇医院添麻烦,他给患者诊断完毕后会和李医生“会诊”一下,算作是李医生接诊的。

    风平浪静地过了几天,老天忽然变脸,迎来了入秋后的第一场暴雨。

    游客们都被人从大雨逼退回镇上,人多了,磕磕碰碰自然不少,陆则又给两个混乱之下扭伤手脚的人正了骨。

    遇上这样的暴雨天气一般有小病小痛的人都宁愿先忍忍,所以除了一开始送来的几个伤患,医院的病人渐渐少了。

    陆则跟着李医生查了轮房,拿着电脑练习写病历。

    陆则学什么都快,电脑也用得很熟练,别人还没看清他打的什么字他就已经写到下一行去了。

    没一会儿,一份规范而清晰的病例出现在陆则面前的屏幕上,风格一如李医生对他的评价:敏锐,冷静,高效。

    李医生给陆则检查了一下,觉得陆则天生是吃这碗饭的,不管哪方面的事他应对起来都游刃有余。

    李医生点头说:“可以,就这样写。”

    这时有个小护士探头进来传话:“李医生,小陆医生,主任让你们过去一下。”

    主任算是领导,领导有事让人来找他们当然得去。

    陆则跟着李医生去找主任。

    主任长得有点富态,看到他们过来后呵呵一笑,招呼他们坐下:“小李,小陆,你们来了?都坐,都坐。”

    李医生问:“主任找我们有什么事?”

    主任说:“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镇上要办单位间的篮球联赛,你们两个小伙子年轻力壮,得为我们医院出一份力才行。”他满含期待地看着李医生和陆则,“怎么样?你们没问题吧?”

    李医生和陆则对视一眼,都点头答应下来。

    主任非常高兴:“那就这么定了,今天下雨,大家肯定都没安排,晚上一起到体育馆那边练练球好了。反正体育馆离我们医院近,走路过去也要不了几分钟。”

    李医生和陆则没有异议,重新回去工作。

    ……

    同样是入秋没多久,北边在下雨,南方的气候却依然温暖。

    位于狭窄老街巷里的老郑正骨诊所今天依然很冷清,主要是这片街区搞拆迁,住户搬了大半,平时空荡荡的没什么人往来。

    “师父,我们什么时候去看新铺面?”小学徒忍不住征求老医生的意见。

    他们这店铺也要拆迁,赔偿款不少,当然,想靠赔偿款在市区买个新铺面不太可能,租一处好门面却是绰绰有余。

    老医生看了眼门口的招牌,没吭声。

    小学徒不由再喊了一声:“师父?”

    老医生这回终于有了反应,冷哼一声,说道:“签字时说好了的,一天不拆,我一天不走,你急什么?”

    小学徒闭了嘴,正要去给桌子擦擦灰,就听门口有人吆喝:“老郑叔!有你的件,对了,还有张你的明信片,我看见了顺便给你送过来!”

    小学徒听到这话后殷勤地跑出去帮老医生取件。

    送件的人是老熟人,也是这个街区长大的,以前他读书时不怎么学好,天天逃课打游戏。

    现在不一样了,他们家已经靠着拆迁款在附近换了大房子,只是拆迁钱只够付首付,得供个二十年。

    也许是因为房贷的压力转变成了动力,这小伙倒是勤快起来了,天天勤勤恳恳地送件送信。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他结婚有娃了。

    为人奶爸的责任,恐怖如斯!

    所以不要年纪轻轻就结婚生娃啊!

    小学徒在心里感慨了一番,抱着包裹和明信片跑回诊所里头。

    包裹里是老医生定期补充的药材,来自老医生一个住在山里的老朋友,是用来泡药酒的,没什么稀奇。

    小学徒比较好奇那张明信片。都什么时代了,居然还有人会寄明信片?

    小学徒偷看了一眼,赫然发现上面写的是“佳节将近,祝师父中秋节快乐”。

    小学徒:!!!!!

    什么?!

    他居然有师兄的吗?!

    他还以为他师父脾气这么臭,肯定没有别的徒弟了!

    小学徒拿着明信片跑到老医生身边,把明信片上的字给老医生念了一遍。

    老医生听了又是一声冷哼,根本不伸手接。

    小学徒只能继续给老医生念上头的寄信人人名:陆则。

    这名字听起来好像有点耳熟?

    小学徒翻到正面一看,上头明晃晃地印着鹿鸣镇三个字,风景也是他前段时间在网上看过的!

    陆则不就是最近火起来的那个“最牛医学生”吗?!

    就是那个会拼鸡骨头、会正骨的见习医生!

    怪不得上次他师父把陆则那个视频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原来还有这样的渊源!

    小学徒壮着胆子发问:“师父,这是我师兄吗?”

    老医生继续冷哼:“我可没有这样的徒弟!”

    小学徒说:“可是我看他好厉害啊!”他搁下明信片掏出手机,开始寻找前段时间的热门微博,积极地让老医生看看小姐姐怎么在线夸陆则厉害的正骨手法,“师父你看,这是跟你学的吧?”

    老医生绷着脸接过看了看,眯起眼睛,又重头看了一边,才说:“有什么好得意的,要是这点小伤都弄不好,他好意思说自己学过?”

    小学徒不敢再吱声。

    老医生拿起小学徒搁在桌上的明信片,拿起来看了两眼,一下子发现陆则的字比当初进步了不少。

    对比起来,现在这个小学徒的一手臭字实在拿不出手,有时写着写着还要掏出手机查查字怎么写。

    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老医生越看眼前的小学徒越觉得不顺眼,站起来说:“把门关上,包裹拆了,药材拿进来。”

    这是要带小学徒泡药酒了。

    小学徒已经观摩过几次,麻利地关了诊所门,拆出药材屁颠屁颠地跟着老医生往里走。

    酒是现成的,药要自己处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