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方法(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想回到脑海里,无奈念想一生随即消散在无尽的空白中,空白继续。师兄没有给我说他离开寺的原因,我也没有问。

    师兄说他很多时候都想不起来自己是谁,以前是,现在也是,他也在一直寻找,他不知道自己找的方向对不对,就像他觉得自己不适合当和尚一样。无论如何,他会用有限的生命去努力找到真我。师兄比我更适合当和尚,我有真我,虽然只是自己眼中的真我,很多时候我都不敢承认,没有什么人是不用面对问题就可以知道答案的,我们不行,佛祖也不行,可是我们始终是我们,佛祖始终是佛祖。

    我和师兄整整说了一夜的话,我的心恢复了意识,又突然萌生出一种想法。我想起了师父讲过的茶杯的故事:茶杯只有是空的,才可以盛茶。我明白师父所讲的道理,可是我不明白茶杯里到底应该有什么样的茶才是最好的呢?也许只有空着的茶杯才能杜绝一切烦恼,简单的总是衍生出最真的。

    第二天师兄给我送行,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个微笑,一声佛号,和一种最真的眼神。很多事情是不需要说出来的,很多人却是需要表达的。这是我在云游中见到的最多的场景,太多的生离死别,太多的依依不舍,这让我很是纳闷,难道他们所有的情谊只有在那一刻才能体现出来吗,也许我们舍本逐末的已经很远很远了。

    师兄给了我一封信让我交给师父,他说自己已经从和尚走的太远了,只是人生之路千千万万,只要能真的跟着自己的心,就一定会到应有的境界。我点点头,虽然并没有完全的懂,心里却舒服了很多。离开了师兄我就开始返回寺庙了,半年来的见闻让我迷惑又无奈了很多次,特别是见到师兄之后就突然觉得我已经不是我自己了:脑中空空,心里始终不能平静一刻。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回寺,只是本能的朝寺里的方向走,我觉得那是开始,也应该在那里结束。

    众位师兄弟在师叔伯们的带领下对我夹道欢迎,这种场景我在半年内见到了很多,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心里的念头渐渐的沉积下来。师叔伯们满脸的高兴,就像见到了佛祖下凡一样,众位师兄弟也很高兴,只是眼神中还露出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我想起了大殿里的佛像,突然觉得原来他们才是最好的。

    他们欢迎我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我能回来,二是师父给出了预言:我将会是寺里的主持。我已经半年没有见到师父,半年的时间里他苍老了很多,只是眼神还是那样清澈,还是那样存在不一样的东西,只是此次的不一样与以前的完全不相同。师叔伯们问了我一些话之后便去准备明天的主持交接仪式。

    “我不能做主持,我要还俗”说过之后便站起来向大殿外走去。师叔伯们愣在那里,满脸的迷茫,众位师兄弟吃惊的看着我,外面的众人也许是觉得这个热闹是在是太大,竟呆在那里,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有师父自己,那种疑惑的眼神瞬间清明了起来。我深吸一口气,向门外走去,也许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大家都愣愣的站在那里,竟没有人拦我,他们都机械而又无助的看着我。殿外的阳光已经很刺眼了,清风出来,依然是那样清新,那样柔和。ωωω.χ~⒏~1zщ.còм <

    这件事情引起了前所未有的轰动,我的名字和寺院的名字被传的很远很远,上到文人雅士,下达普通百姓每个人都无时无刻的不在性质勃勃的谈论这件事情,只是被填进去很多没有的事情,更有甚者竟然把他当成书来说,只是内容已经不是事实所能控制的了。我明白接下来的生活才是修炼。

    我像师兄一样还俗之后开了一个茶馆,每天过着惬意的生活。师父曾给我来个一封信,说:我总算是知道我没有预见的内容是什么,它解开了我的疑惑,你是一个好孩子,我不知道你的选择是不是对的·····人生又哪有对错,人将不成,何以成佛。就顺从你的心吧!

    直到师父圆寂我才回了寺院一次,大家对于还俗的事已经不在乎,师叔伯们很客气的把我领到香堂,问了我很多还俗后的事情,之后便是火化师父的遗体,在火点着的那一刻,我的心才彻底的空明起来。我做过很多梦,最多的是师父变成金身罗汉从我面前走过,我便闻到一种熟悉的淡淡的像狗尾巴草一样的清香,每次师父总是回过头来对着我笑,说“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有缘会再见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