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五十七章 痴情无情(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但盛无忧却对他的话置若网闻。

    或者说,在那个红袍人出现之后,她的眼睛里除了那人之外,便再也容不下去任何人。

    少女站在心上人的身边,却不敢伸出手,只是满脸都是钦慕的看向那人,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迷恋。

    “师父,你让我做的事我都做完了,以后,我就能永远的陪在你的身边了!”

    少女甜蜜的说道,仿佛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

    红袍人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却足以让盛无忧欢喜非常。

    “无忧,他不是好人,你快点到我身边来!”

    屠文思只觉得气血上涌,一方面是强烈的危机感,警告他一定要快点离开,否则这个男人的危险程度,将会超出他的想象。

    另外一方面,他还是想要把盛无忧带走。

    毕竟,那是他喜欢的女子,也是他拜了堂成了亲的媳妇。

    却不想盛无忧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只一心崇拜的看着自己面前之人。

    红袍人更是理都不理,径直约过他。

    “站住!”

    屠文思咬了咬牙,还是拿着武器冲了上去,拦住了对方。

    “把无忧留下,她是我的妻子,与你无关。”

    “哦?你这是要从我的手里抢人了?”

    这是红袍人跟他说的第一句话,只这么一句,却让屠文思好不容易生出来的勇气,差点跑了个精光。

    甚至他抓着武器的手,都情不自禁的轻轻颤抖了起来。

    那是人类趋利避害的本能,可惜屠文思却被感情冲昏了头脑,生生打破了本能对他的保护。

    “我......”

    屠文思刚说出一个字,红袍人就出手了。

    他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胸口,眼中还带着深深的疑惑。

    “没有人能从我的手里抢人。”

    红袍人冷冷说道,随即收回了手。

    旁边的屠文思却轰然跪倒在红袍人的脚下,脸上的表情永远的凝固住了,在他的胸口上,一个血淋淋的伤口,昭示着凶手的凶残。

    他竟是生生,被人用手捏碎了心脏而亡!

    “师父,你的手脏了,来,我帮你擦干净吧。”

    从始到终,盛无忧没有看屠文思一眼。

    反倒是笑盈盈地拿出了自己随身的手帕,耐心而又雀跃地给红袍人擦手。

    “以后这样的事,师父就不必亲自出手了。反正我的心里,永远都会只有师父一个人。”

    男人的手上,还带着她新婚夫君的心头血。

    但盛无忧却笑得甜蜜极了。

    她喜欢看师父为自己争风吃醋的样子,而从此之后,她将会陪在师父的左右,不再有人能阻拦她了。

    “盛家如今变成什么样了?”

    红袍人的语气不曾有任何的变化。 /

    对于他来说,即便是盛无忧只是一个摆设,别人也不能夺走。

    而自作多情的盛无忧,显得更加温顺而狂热。

    “如同师父所愿,现在的盛家已经差不多被灭族了。那些人当真是可笑,真以为自己能够驾驭那种神物,殊不知他们不过是那神物的养料而已。”

    如果林梦

    雅他们在场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

    原来盛无忧根本就不是什么无辜者。

    甚至于盛长老能变成现在这样样子,全是受到了她的引诱。

    “盛家,早该如此。”

    红袍人并没有感觉到意外,他收回了苍白修长的手,转头看向了盛无忧。

    “如今盛家没了,你的确有功,你说,我该赏你点什么呢?”

    他的语气,第一次染上了些许的愉悦。

    盛无忧只觉得心都被他填满了。

    为了能让他高兴,哪怕是让她亲手弑父杀母,她也丝毫不会犹豫。

    跪在地上,她虔诚的给她唯一的神行礼,亲吻他足间的土地。

    “我不想要任何的回报,只要,只要师父让我再靠近你一点点,我就算是死了,也心甘情愿!”

    她说得绝对不是假话。

    她做得这一切,都是为了离这个人再近一些而已。

    红袍人很显然不会为了她而费心。

    “那好吧,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九殿第十阁的阁主了。”

    “第十阁?”

    盛无忧简直要高兴得昏过去了,连忙感谢红袍人的慷慨。

    “好,我一定会好好为师父办事的。只求师父能够不要抛弃我,让我长久的陪在您的身边!”

    她一厢情愿的想要传达出自己的心愿来,可红袍人在给出了他的嘉奖后,并没有剩下太多的耐心给她。

    “我要去好好的看看盛家的境况,你随我一起去吧。”

    说完,红袍人便离开。

    盛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