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九章“我们大打出手二百五十周年纪(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舒适的帐篷里睡了一晚上,安斯艾尔又满血复活了。他吃过了古辛系着围裙帮他准备的热腾腾的早餐后,正在远程处理苏伯比安城的事务,突然有恶魔请安斯艾尔前往大帐篷。

    安斯艾尔有些莫名,他看一眼时间,确定没有到昨天说好的八点会议时间,不过七点钟而已,塞罗斯在搞什么?

    他当然认出来了,来传话的那个恶魔就是塞罗斯的近臣之一,那么真实『性』应该不需要怀疑。

    横竖又没有什么事情,安斯艾尔还是决定去一趟。

    第七深渊的夜晚很长,现在天空还没有亮透,加上一些雨云,更显阴暗昏沉。安斯艾尔的白发在弱光之中依旧十分晃眼,压在魔王深『色』的披风上,反差鲜明。

    侍从恶魔为他撩开帐篷的帘,安斯艾尔走进去,只见满室昏暗。

    忽然,有一朵火苗亮起,接着是两朵、三朵……一坨火苗熊熊燃烧,火光照亮了衣冠整齐坐在桌前的塞罗斯的脸,因为没有表情而显得有些阴气森森。

    安斯艾尔:“……”

    这是在做什么?打算吓唬他吗?

    听到帐篷入口处的动静,塞罗斯顿时抬眸,他唇畔勾起了若有若无的嘲讽微笑。

    安斯艾尔的视线投向桌面,好家伙,刚才烛火太亮了他都没看出来,这烛火下面居然是个蛋糕,因为戳了太多蜡烛呈现惨不忍睹的状态,像个开孔太多的蜂窝煤,只剩蜂窝没有煤。

    安斯艾尔的奇妙比喻√

    他甚至被这画面震得迟疑了一下。

    “你这是……在做什么?”

    “庆祝纪念日。”塞罗斯轻描淡写,“今天是纪念日。”

    “什……”

    安斯艾尔觉得更离谱了。纪念日?他们两个过纪念日?搞笑!这次是看在联合出兵的份上克制了一点,不然他们两个每次见面都会大打出手,就这还过纪念日?能有什么纪念日?大打出手纪念日?

    ……慢着。

    br />

    “该不会是……”

    塞罗斯干脆利落地肯定了他离谱的想法。

    “我们大打出手二百五十周年纪念日。”

    沉默持续了几秒钟,安斯艾尔看着那个应该是戳了二百五十根蜡烛的蛋糕,缓缓开口,说出了肺腑之言。

    “……你有病吧。”

    塞罗斯已经达到了目的,他看着安斯艾尔不可思议的眼神,隐约有气炸倾向的头『毛』,语气顿时更随和更愉快了。

    他甚至向安斯艾尔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庆祝仪式是我准备的,所以,蛋糕可以由你来切。”

    他把那个扎满蜡烛的看不出原本面貌的蛋糕推向安斯艾尔,切蛋糕的刀上,甚至还打了一个花哨的蝴蝶结。

    安斯艾尔满脸都写着窒息。塞罗斯这混球显然先发制人了,他现在好生气啊,比看到对方授意的骂他的报道更生气,一时又想不出怎么怼回去。生气也许有利于大脑开发,在整个人开始冒烟前,安斯艾尔成功地想到了。

    “行,我切就我切,你看好了。”

    他突然『露』出笑意,把刀夺过来,眼也不眨地完成了分割。

    * * *

    利维比八点晚一点赶到的时候,还以为会等来一顿声讨,毕竟他不守时在先。然而大帐篷里的气氛却很是诡异,塞罗斯和安斯艾尔面前各有一个盘子,安斯艾尔正在盘子上的蛋糕里专心地拔蜡烛。

    一根两根……三根四根……九根十根……

    利维:“……?”

    搞什么?

    他又看向塞罗斯面前的那个盘子,只见里面是一坨——

    『奶』油和歪倒的蜡烛。

    利维:“???”

    你们两个究竟在搞什么?

    不同于塞罗斯的低气压,拔了半天蜡烛终于吃上蛋糕的安斯艾尔显得心情愉快,他甚至还跟利维打了个招呼,让一向人缘差劲的利维受宠若惊。

    “你们这是……”他狐疑地问道。

    “没什么,塞罗斯请我吃蛋糕,我就分了一下蛋糕。”

    安斯艾尔快乐地回答道。

    利维:“……”

    横着分蛋糕啊!『奶』油和蜡烛分给别人,你自己吃蛋糕是吧?!

    还有,既然是分蛋糕……

    他利维的蛋糕呢???

    “什么?”安斯艾尔诧异。

    “什么?”刚才低着头的塞罗斯也抬头。

    利维有了不祥的预感,他觉得这两个家伙狗嘴里吐不出……

    “醒醒,怎么可能有你的份。”

    他就知道!

    甜甜的蛋糕香气里,利维的心情差到了极致。他坐下来,抖了抖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