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第七十五章你从火湖上来吗,旅者?...(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被放逐的天使漫游于火湖之。

    身披流放者灰袍, 掩住雪月般皎洁的白发,独行着,愤懑着, 彷徨着。

    熔岩涌, 数只石兽从岩浆之中探身出来,它们是火湖的原住民,凶猛暴戾。石兽贪婪的视线格在流放者身,对方身的气息非常微弱,是衰败的迹象。

    这无疑是理想的猎物,石兽们于是向四面八方散去,它们采用群体狩猎的方式, 不紧不慢地将猎物包围起来。

    流放者扶住兜帽的檐, 夕阳『色』的眼瞳漫不经心地扫视圈, 中土元素化生, 变为支尖锐的矛。在第只石兽扑来时, 流放者也了,与石兽群进行厮杀,没有魔法, 只有凌厉的武技。

    良久,石兽的尸体堆叠成小山, 流放者执矛,矛尖指向息尚存的石兽首领。

    “我虽被流放,却也不至于成为们的猎物。”

    淡淡说。

    “滚!”

    石兽首领带领族人仓皇逃向远方, 流放者等到们完全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 才弯下腰喘息。

    脊背翅膀的位置,又开始疼痛起来。

    这种疼痛,以及衰弱, 总令疑心自己活不到明日。而在第二日,又会照常睁开眼睛,在火焰下的洞窟里,在静水浑浊的山崖畔。

    边独行,边与诞生自魔界的怪兽们战斗,日复日。

    但是今天,似乎有的东西出现了。

    流放者停下脚步,看到石兽首领逃走的位置,依稀有什么东西在闪光。缓步走过去,中紧紧握着武器,直到看到东西的刹,微微怔。

    是枚——

    蛋。

    蛋有密密层层的火焰花纹,呈现种柔的深红『色』。仿佛感受到有人正在注视它,蛋愉快地发出了声音。

    “叮叮!”

    ……什么怪东西。

    流放者掉头就走。

    蛋顿时傻在原地,压根没想到会是这么个发展,在原地愣了会,才开始蹦蹦地去追赶流放者的脚步。

    蛋奋力追了会,根本追不对方的脚步,沮丧地待在原地。蛋身趴倒,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轻微的衣袍摩擦声响起。

    蛋迅速支棱起来,明明没有眼睛,却能让人感受到期盼喜悦的情绪。流放者静静审视了会,向蛋伸出,灰袍垂落在地。

    “也是孤身个啊。”

    叹息。

    “就……”

    起走吧。

    流放者在数年之中,漫游了整个火湖,终于有日,行至火湖边缘。嘴里咬着只风干蜥蜴,枚蛋就在胸口处,暖洋洋地散发着温度。

    要到外面去吗?流放者自问,似乎没有样的必要。就在即将原路折返时,流放者隐约听到了破风声响。

    翅羽森然的,是黑天鹅的阵列。深蓝王旗天鹅飞翔,王旗之下,是隆重华贵的车队。飘扬旗帜与森罗阵列映在流放者眼中,没有躲避,只是冷冷地注视着。

    是恶魔中的……大贵族吗?

    车队扬起滚滚烟尘,从流放者身边行过,忽然,轮轴声停,整支车队竟然在流放者面前停下。

    流放者警惕起来,不过就算警惕,也不忘把嘴边的半根蜥蜴尾巴吃下去,食物总是珍贵的。

    梦魇拉着的车驾中,似乎传出了轻轻的笑声。

    “从火湖来吗,旅者?”

    车中的大贵族问,流放者向后退了步,压低兜帽,并不答。

    “不必害怕,我并无恶意。”声音又响起,吩咐左右,“给足够的食物水。”

    只装得满满当当的包裹递到了流放者面前,流放者迟疑了下,送包裹的侍从有眼力,立刻当着的面把包裹打开,『露』出其中的食物饮水,展示给看。

    流放者接受了个包裹,车中的声音再度响起。

    “我即将越过火湖边境,往卢斯特城去。在途中,有通往魔界各地的大分岔,可以跟随车队起前往。”

    这句话落,马车旁躬身侍立的位大臣惊讶抬眼,接着又垂下目光。

    陛下今日,实在说了多话。

    没有拒绝的理由,离不离开,对流放者没有区别。于是跟随深蓝的王旗,缓缓向前走。车队行得不快,没有任何只怪兽可以侵扰车队,训练有素的近卫会在它们靠近前就将其杀死。

    半天左右,流放者看到了所谓的分岔路,这时车队也缓缓停下。

    “向左,是花海之城苏伯比安,只是花海已被战火填满,臣民苦于领主暴.政,不是去处。”

    “向右,是我要前往的卢斯特城,虽然气候严寒,却民风淳朴,安乐富足。”

    “旅者,若向右走,我的车队可以继续庇护。”

    流放者怎么可能应允恶魔大贵族的邀请,摇头,孤身人,踏左侧的路径。

    “——旅者。”

    这恩人真的话多啊!

    流放者想着对方赠与食物水,并路护送的恩情,再度头,只听车中的恶魔说。

    “身的枚蛋,是不死鸟之卵,需要炽热之心才可以孵化。”

    “有传言说不死鸟与王运息息相关,小心些,不要轻易显『露』于其恶魔面前。”

    真可以称得殷殷叮咛,百般嘱托,这样关切的态度,容不得流放者不容。深深看了眼飘扬着的旗帜,记住了旗帜的颜『色』与天鹅图腾。

    “为什么帮我?”

    终于发出了声音,音『色』带着伤势未愈的喑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