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元宵节快乐】(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阿斯蒙蒂斯家族, 魔界活着的传奇。

    明面上,魔界的恶魔都知晓,西域魔王之位一向在阿斯蒙蒂斯家族内部代代相传;暗地里, 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与魔王之位一同传递的名为【色.欲】的罪,被这一家族赋予了与世俗观点不同的解读。

    ——那是对某一人过度的爱。【注】

    这种对罪的理解于血脉之中绵延,阿斯蒙蒂斯家族的魔王代代专情。这份专情,若是遇到正确的人,自然会成就美满的婚姻,可是一旦遇到错误的那一个……

    挣脱不开,脱身不能。

    在苦痛中了却一生。

    历代阿斯蒙蒂斯的幼年期, 都会在城堡中接受最好的教育, 塞罗斯也是如此。他被各位恶魔老师们簇拥着,从长廊一头快步行到另一头。偶尔, 身为魔王的父亲会前来关心他的学习状况, 不过更多的时候,他还是跟老师们待在一起。

    未来的魔王几乎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

    他没有问,也不想问,敏锐的心早已读出了这之中的悲伤意味。

    有时,他会偷偷潜入父亲的办公室,听父亲与大臣们讨论和商谈,并且为之着迷。可是在某一次, 大臣们全数退下之后, 他看到父亲单手掩面。

    那时候, 塞罗斯只是在想——

    原来,像父亲这样伟大的魔王……

    也会哭啊。

    王师亚斯塔禄曾旁敲侧击,慎重告知他一些过去的事, 但是那个时候,塞罗斯早就自己查清楚了一切。

    他曾为父亲的命运感到悲哀,更加悲哀的是,现在他终于也要走上这条路了。

    塞罗斯甚至在想,自己一开始弄不清安斯艾尔的目的,弄不清他为什么来魔界,还当上魔王。想想看,其他的魔王可能就是安斯艾尔的目的之一,安斯艾尔今晚与执政官碰面,今晚就提出需要【魔王之血】,应当就是接到了命令。

    思绪回到当下,魔王墨蓝的竖瞳静静凝望着因为他同意而显得有些高兴的安斯艾尔,冷不丁开口。

    “恶魔不做慈善。”

    “所以,你打算用什么来交换呢?”

    安斯艾尔怔了一下,不过这个问题他提前打好了腹稿,提供战线上的帮助也好,允诺几个不牵扯东域基本利益的要求也罢,其实最理想的,是塞罗斯提一些只关涉他个人的要求。

    端茶送水任凭驱使什么的,他完全没问题!

    塞罗斯还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他本想稍作逼迫,却又心软得不成样子,怅然辗转,最后直接把话锋一转。

    “我只有唯一的要求。”

    魔王凝望着他此生仅见的白鸟。

    “……只能你来用。”

    诅咒他也好,杀死他也好……

    都只能是安斯艾尔。

    * * *

    水晶试管中封存着魔王之血,随着他的步伐轻微摇晃,安斯艾尔回到了瓦沙克为他在人界置办的一处房产中,这里也是东域在人界的七七八八工程成果之一。

    安斯艾尔的心情十分复杂,他的思绪其实还停留在对塞罗斯非要躲起来取血的不解之中,后来又增添了新的不解,因为塞罗斯说,只能他来“用”。

    “用”这个字就很灵性,总让安斯艾尔担心自己会暴露,可是塞罗斯的态度又很正常。这么一个心系魔界的家伙,要是知道他是天使,肯定早就炸锅了。

    安斯艾尔不再想这件事,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完成炼金术换血。他特意选中的这座大房子中,有一个巨大的浴池,是当初瓦沙克特意介绍过的,正好用于洗血。

    炼金术洗血其实是临时的,王师拜蒙就是使用了这种方式,才蒙过天...

    界执政官,成功以狼人身份混入人类方。既然拜蒙能蒙过,同理可证,安斯艾尔也能蒙过。

    只要他得到足够质量的恶魔血液。

    他打量着手中的水晶试管,里面的血量不多,却呈现一种瑰丽的红色,散发着某种魔魅之光。安斯艾尔惊叹这血液的美丽,只是随手放血,原来塞罗斯身上就流淌着这样美丽的恶魔之血。

    其实是精华中精华的魔王之血:“……”

    安斯艾尔从空间戒指里一件件掏出了临时换血所要用到的材料和道具,就在此时,他感知到浴室外有动静,于是走出浴室。原来是不死鸟菲尼来了,来向安斯艾尔汇报最新的排查结果,其他人则还在议会内部搜索。

    “没有找到太子的踪迹,陛下。”

    不死鸟显得有些沮丧,他的羽冠都垂了下来,郁郁不乐。

    “已经前前后后翻了三遍了,可是就是……”

    安斯艾尔表示理解。

    “时空宝珠也用上了吗?没有相互感应?”

    “用上了!”菲尼脆脆应道,“在几个地方确实有颤动,可是很快就平静了,宝珠对其他地方则没有反应。”

    “那太子应该真的来过缄默议会。”安斯艾尔沉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它好像提前预知到危险,跑掉了。”

    安斯艾尔并不认为太子这么敏锐机智,能预判到他过来,那么……

    有人指点?

    不死鸟菲尼听着陛下的分析,小鸟啄米一样点头点头,觉得没一句都很有道理。接着,他在横栏上打了个哈欠,安斯艾尔也跟着打了个哈欠。

    “我去洗个澡,时间可能会长些。”

    自信在洗血的时候就算再痛也不会发出声音,安斯艾尔从容说道。菲尼再次小鸟啄米,并对陛下说道。

    “陛下最近也真的很忙碌,泡个澡好好休息一下!”

    他眨动着金红的眼睛,在横栏上跳动两下,长长的尾羽一阵摇摆起伏。

    “那么,在陛下泡澡的时候——”

    不死鸟双翼背在身后,形似背手手,骄傲地挺起胸前蓬蓬的绒毛。

    “请允许我,深渊的歌者,为您演唱歌谣。”

    就像他们在旅途上的时候。

    当王运的象征破壳而出,他的羽毛于一瞬间羽化为绚烂的火色。再之后漫长的作为起义军的时光里,这抹红影一直追随在安斯艾尔身侧,困倦时、悲痛时、士气低迷时。不死鸟便会唱起歌谣。

    安斯艾尔也露出了微笑,天使带来的焦虑感渐渐消弭,在深渊歌者的歌声里,缓步走进大浴池。炼金术洗血其实是将少量血液作为引子,将体内的血液短暂置换为特制的炼金药水,因此要用到大浴池。

    安斯艾尔缓缓踏入水中。

    他恍惚想起自己在天界时,当战天使第一次得到自己的武器,便会迎来第一次试炼,试炼之后,会在云池的分支之中沐浴,洁净自身,宣示由此走向新生。

    他现在也是如此。

    等到让顽固的执政官彻底死心,他就又能回到以往当魔王的生活,与苏伯比安城的臣民站在一起……也许他还能经常去找塞罗斯玩。

    安斯艾尔畅想着美好的未来,关闭了魔镜的外界感知,启动了炼金术之阵,等待第一波疼痛的到来。结果在疼痛到来之前,他居然先接到了塞罗斯的通讯。

    等、等等!血他已经用了!还不回去的!

    通讯那头,塞罗斯倒是没有要他还回去,而是幽幽问他。

    “……你会自己用的吧?”

    安斯艾尔有一瞬间的无语,不过想到塞罗斯帮了他大忙,他的态度十分良好。再三认真保证过之后,幽幽问话的塞...

    罗斯终于结束了通讯。

    安斯艾尔于是又凝神等待,疼痛要来了!要来了!要……

    疼过去了。

    安斯艾尔:“……”

    塞罗斯分散了他的经历,他并没有感到痛。

    还有第二波!第二波要来了!看他疼疼疼疼……

    魔镜手机再次执着地响起。

    安斯艾尔:“……”

    “你真的会自己用的吧?”

    果然又是塞罗斯!

    安斯艾尔再度想到对方的够义气,勉勉强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