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第一百六十三章(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了祂。”

    所以,他决定前往魔界。

    诚然,递交书函是最正式的做法,可是那需要时间,他担心小金鸟会因此错过最佳时机。所以他打算让乌利尔这边递交着书函,自己则亲身前往魔界,先找到安斯艾尔,拯救小金鸟。

    数千年了,天界与魔界一直相看两生厌,除了曾经存在过的偶尔外交,几乎没有天使再进入过魔界。魔界对天使而言,意味着敌视、恐怖与危险。但是沙利亚也想到他调查出的那些过往,那些安斯艾尔的过往。

    前往魔界之时,安斯艾尔又怀着何种心情呢?

    * * *

    主位天使逃回了自己的密室。

    宫殿之中留下的痕迹,他已经竭尽全力掩饰过,应当没有留下纰漏。但是他必须早点治好伤势,因为执政官必然知晓潜入宫...

    殿之事,甚至会在整个天界展开排查。

    就算如此,主位天使依旧不后悔自己潜入的决定,只是后悔为什么当时不下手重一些。明明一切条件都具备,当初若是死死捏住那只金鸟,直到祂被彻底侵蚀无法反抗就好了。

    为了尽快好转,主位天使砸碎了许多悬浮于光柱之中的容器。这些容器还很新,里面的他的同胞也是新的,非常可惜,但已经没有其他办法。

    他大口大口将那些容器中的肉色液体灌入自己口中,这一刻,完全遗忘了自己标榜的天使的高贵无暇,暴露出属于怪物的贪婪嘴脸。

    刚刚替他做事回来的太子因他这副神态皱了皱眉,只见同族正在被兄弟咀嚼着,有一些顺着嘴角流淌到地上,又被急躁的步伐践踏至粉碎。但是太子什么都没有说,他也没有说的资格,只是平静地站在一边。

    吃下众多同族后,主位天使的伤势已经渐渐痊愈,变得从容起来。他的大脑开始急速转动,等完全恢复之后,他还要去重新验证一下不在场证明,必须完美证明自己在这个时刻,不会出现在至上之天的宫殿中才行。

    而就在此时,一扇已经不怎么使用的魔界之门忽然启动,门口的太子甚至看不清那道金光究竟是什么,就听到兄弟的哀嚎声。

    ——他被一支金箭扎穿了!

    主位天使再一次身受重伤,太子的心却开始猛烈跳动。一时之间,这具身体的情绪,他自己的情绪,在狭小的躯壳之内碰撞混杂……他认出了那支金箭属于何人。

    安斯艾尔。

    战天使安斯艾尔。

    他又来了,像幽灵或者鬼魅一样,向他们这些入侵者射出金箭。没有怪物能躲避他的辉光,安斯艾尔的存在,好像本身就是为了覆亡他们的整个入侵计划。

    令太子想不到的是,他的兄弟,再次伤重的主位天使也瞳孔收缩,颤抖着吐出一个名字。

    “金箭……”

    “安斯……艾尔……”

    * * *

    两位魔王离开第七深渊,正在边界线上依依不舍地分别。临别之际,塞罗斯轻轻抵了一下安斯艾尔的前额。

    “我保证,很快就会来见你。”

    “可以每天接我的通讯吗?”

    安斯艾尔失笑,这可真是分别的时刻里,最可爱的请求。

    他登上梦魇拉的车,不死鸟菲尼正在车里呼呼大睡,听到安斯艾尔上车的动静,顿时睁开眼。

    “陛下与塞罗斯陛下,谈了好久哦。”

    安斯艾尔捏着他毛绒绒的小翅膀,心里想着将来有一天,要让塞罗斯变成鹅来给他捏。

    尚且不知情的菲尼:“???”

    总感觉头上正冒出一种绿光!

    车子缓缓前行,安斯艾尔处理政务之余,从窗口看到了远方天边蔓延而来的雨云。浮花深渊上孕育着众多生命,雨水自然是必不可少的,这个季节更是时常有暴雨。车子虽然外围有魔法隔绝,到底会有些许雨水沾染,不死鸟性属火焰,他记得菲尼不喜欢弄湿羽毛。

    “菲尼,为我传个令吧...

    。”魔王放下车帘,轻声说道,“回城之后,我会先去试验街道那边,跟那里的炼金术师们稍作讨论,暂时不回魔王宫。”

    他有意让菲尼先回去,不必被弄湿羽毛。

    不死鸟深知陛下的体贴,撒娇地蹭了蹭他的手,接着展翅飞起,飞往魔王宫的方向。

    梦魇识路,继续平缓地拉着车子前行,走到半路,果然下起了暴雨。魔法屏障自动升起遮挡雨水,雨声里,安斯艾尔继续处理政务。忽然,他眉心微皱,叫停了梦魇的车子,挑开车帘向外看——

    大雨之中,有人影正在等候,居然是一名雪翼的天使。也许是赶路太急,天使满身雨水,狼狈不堪,望见安斯艾尔的车驾,那双暗淡的苍蓝眼瞳中,这才迸发出强烈的亮光来。

    他感应到了车中只有安斯艾尔一个人。

    雨声轰鸣,安斯艾尔下了车,平静地注视着他。

    “越过魔王,擅入魔界。”

    “天界的执政官,我想,你需要给我一个理由。”

    天使嘴唇颤抖,他抬起几乎要哭了的眼睛,手中捧着一路被好好保护的自己的光圈,里面盛着受伤的小金鸟。

    这一刻,他抛下了所有尊严与高傲,只余卑微的祈求。

    “求你,安斯艾尔……”

    “祂要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