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五第一句话说的竟然是“你手长得真好看”,还自顾自地牵起程默的另一只手观察。

    程默面上一僵,有那么片刻工夫,他克制自己扣住对方手臂来个过肩摔的冲动,优雅地甩开洛叶的手:“用你说。”

    “哈哈哈,也是。”洛叶礼貌而不失尴尬地笑笑,专心做正经事,可嘴贱的毛病总是改不了,按下添加好友后又补上一句,“你这头像是啥,怎么一团黑?你们这岁数的孩子不是都喜欢用女朋友的照片当头像,哦对了,你连初吻都给了我,哪来的女朋友。”

    程默嘴角一抽,突然踹开椅子,一手攥紧洛叶的腕子,一手钳住他大臂,猛一发力,将人悠了一百八十度甩在床上,洛叶惨叫着面冲下摔了个狗吃屎。

    程默解气之后,坐一边吃早餐去了,可过了几分钟,床上那位还没有爬起来的意思。

    “装够了没,我没使多大劲儿。”程默撕下一块鸡排嚼得正香。

    没人理他。

    “喂,你别碰瓷啊。”

    仍没反应,程默将信将疑,撂下餐具绕到洛叶身边:“你不是着急见客户么,赶紧起来。”

    洛叶维持着扑_倒时的姿_势,一动不动。

    程默开始紧张,虽然刚才没听见特别重的磕碰声,但他总这么“挺尸”也不是办法。

    程默给洛叶翻过身来,他眼睛紧闭,胸膛不复起伏,程默小心翼翼试探他的鼻息,当手指贴过去时,脑中顿时空白一片,断气了?!

    他恍惚了一阵,意识到事态严重,拼命摇动洛叶的肩膀,又担心他骨折,慌忙停手,改去拍他的脸:“洛叶洛叶,你醒醒!”

    唤到后来,程默的嗓音染上了哭腔:“我不打你了,你睁开眼睛!”

    “本人已死,人工呼吸可破。”

    程默捧住他面颊的手又是一僵,掌中的人脸在憋笑,他根本就没事!庆幸洛叶还活着的喜悦一闪而过,接踵而至的是被戏弄的羞愤:“人工呼吸是吧,你等着。”

    他声音冷得骇人,大夏天都能让人打个寒颤,洛叶知道自己过分了,匆匆跳下床,准备哄他,就见程默拿起没吃完的鸡排,在嘴上蹭了一圈,弄得油渍麻花的,在白净的脸上显得尤为违和。

    “你这是 ”

    从来没人跟他开过这种玩笑,程默不清楚该如何处理,但怼人他擅长:“不就是恶心人吗,谁怕谁,来啊。”

    “哎不用不用,哥错了!”洛叶不知道他会不会真亲上来,连连后退闪躲。

    程默立在原地没动,抽了张纸巾擦掉嘴上的油:“下次再敢耍我,送你去骨科。”

    “不敢了不敢了!”洛叶陪笑,这小祖宗看着文质彬彬,清冷胜仙,实际上跟个炮筒子似的,点火就着,以后还是少惹他为妙。不过洛叶也就是心里想想,真到了话赶话的时候,他的嘴比谁都欠。

    程默:“别说废话了,见完客户我下午还有课,你抓紧时间。”

    “得嘞。”什么叫好了伤疤忘了疼,这沙雕货就是典型。

    开着租来的宝马,二人提前赶到约好的咖啡厅,没想到王先生比他们来的还早,桌上摆着热饮和茶点,一式两份。

    看到洛叶和程默出现在视野里,王先生不死心地抻着脖子往门外看,上扬的嘴角瞬间耷拉下来。

    程默清楚他在盼谁来,心里暗骂一句“渣男”;洛叶则淡定得多,满面春风地迎了上去:“让王先生久等了,实在抱歉。”

    王先生:“只有你们俩啊,小洛呢?”

    洛叶扯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自从上次方案被撤之后,小妹受了点打击,回老家去了。”

    王先生眼睛一亮,脸上浮现关心之色:“她现在怎么样了,我给她留言也不回,哎呀,都坏我媳妇疑神疑鬼。”说到这里,他突然有个主意,“我给她打电话直接说。”

    洛叶眉心一跳,他留给客户的手机都是同一个工作号,要是手机来电,假冒双胞胎兄妹的事就全露馅了!

    他正要调静音,程默抢先发话了:“你想说什么直接告诉我就行了,我会转达。”他现在名义上还是女装洛叶的男朋友。

    洛叶扭头看向程默,眼神要是能说话,瞳孔肯定在高喊666。

    王先生想起面前这位是“小洛”的恋人,这俩人还当众接吻宣示主权,一下子就老实了:“哦,那没什么了。”

    洛叶把重新修改的方案和程默做的设计图分别展示给王先生看过,这一次他答应得挺痛快,还把纸质版文件带走,说要给李小姐过目。

    交涉期间,只要程默稍微有点小动作或是微表情,王先生都大气不敢出。其实程默只是单纯看不惯王先生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行为,不过他的表现在王先生看起来就是吃醋。

    多亏有程默背锅,这笔单子成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