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住他(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管怎么说,绯世最后还是就地给宇智波泉奈实施了手术。

    最优秀的老师加上自身的天赋,让他成为了一个极为出色的医者。原本在木叶医院里,他就已经主刀过好几年的大型手术,因此现在进入角色也非常快。

    自从治疗开始,樱发青年便没再说一句多余的话,眼神专注而犀利,一个个指令有条不紊的发出,自带医者的神圣冷静光环。

    对此感触最深的,无疑就是作为被施术者的泉奈,以及被绯世当做护士理所当然使唤的斑。

    手术完成已经是好几个小时后的黑夜。

    战国时代,可以用来照明的只有火光,但是在乱世的夜间燃起明火无疑是找死,幸好绯世翻了翻自己的忍具袋,找到了一个潜入用迷你手电筒,毫不客气的递给了斑,让他帮忙。

    不甚明亮的环境中,樱发青年拿苦无割断缝合用的线,平静道:“这样就没问题了。”

    泉奈迟缓的眨了眨眼,像是还没反应过来似的,只是呆呆的望着他,看起来憔悴不堪。

    没有麻药,少年硬是咬着绯世从斑身上扯下来的一块布,一声不吭的挺过了这几个小时。

    绯世低头看向头发已经被汗水打湿的少年,碧眸映有手电筒的一点灯光,看起来幽深而剔透。

    斑伸手取下泉奈嘴里的布,又心疼的擦了擦他额上的汗。

    绯世看了他一会儿,转移视线看向泉奈:“你做的很好。已经没事了,休息一下吧。”

    泉奈的身体因为剧痛而颤抖着。他费力的喘了两口气,有些黯淡的眼睛稍微从绯世身上移开,转移到他身后的夜空上。

    “……哥哥?”

    他虚弱的唤着。

    正用复杂的眼神看着绯世的斑立刻转头:“泉奈?”

    泉奈看着天空,不知想起了什么,声音幽幽的。

    “今天的夜晚,看不到月亮啊……”

    斑震了一下。

    他垂眼望着弟弟,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周围警戒的宇智波们隐晦的望过来,看着沉默不语的斑,身上的气息冰冷而死寂。

    一片寂静中,沉默的算了算日子的绯世开口了:“今天是下弦月,所以月亮会在后半夜出来。”

    泉奈慢慢睁大眼睛,眼角渐渐有水光渗了出来。

    “是吗。下半夜啊……要等那么长时间,黑暗才会过去吗?”

    “泉奈——”斑不忍的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他刚刚开口,绯世平淡的声音便打断了他。

    “不,就算是上半夜,也不会过于黑暗。”

    除他以外,所有的宇智波都愣了一下。

    樱发青年摘下随身携带的、沾满血迹的橡胶手套,从斑手里接过奇怪却实用的照明设备,将它按灭,随后抬头望向夜空。

    “因为星星也很亮。”

    被众人怔愣注视的青年抬起手,指向夜空中一条细碎闪光的星带。

    “看,那是银河。”

    他赘述一样的说着,微微回头看向泉奈。

    以盛大星空为背景,青年柔软的短发在夜风中浮起轻柔的弧度,碧色的眼睛闪着微光,侧脸朦胧而美好。

    这是多少人终其一生都不可能见到的、令人窒息的美景,只要看过一次,那世间万物,就再难入眼。

    许久,被镇住了的泉奈才颤了颤眼帘,像是怕破坏了此刻的气氛似的,发出了一声有如气音的呓语。

    “星星……也很亮吗?”

    他怔怔的望着绯世的方向,也不知是在看他还是在看星星,抑或两者都有。好半晌,他才慢慢柔和了眉眼,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啊……或许是这样吧。”

    少年低沉恍惚的声音在空中缓缓消散。

    斑怜惜的摸了摸弟弟的发顶,抬眼看向绯世,声音沙哑的说:“……多谢。”

    “嗯?你指什么?”

    绯世正处理着泉奈伤口周围的血,闻言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斑:“……不,没什么。”

    绯世在斑和泉奈家里暂时住了下来。

    虽说是住了下来,但他只是暂时起到照顾泉奈的作用,毕竟战国时代的医疗条件实在太差,一个感染就可能夺走人的性命。

    只不过,单靠证明拥有宇智波的血统,还远远没有达到能让斑信任他的地步。

    战争频发的时代,宇智波一族为了保证开眼率,也为了保证宝贵的血迹限界不外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实行着族内通婚。

    就算有极少数族人娶了外族人,或是嫁到外族去,也都被严格的记录在册。娶了外族人的自不必说,嫁出去的族人生下的孩子有开眼的,也是要强制带回族内,姓宇智波,受保护,也为家族而战的。

    在这种情况下,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跟斑一样大的青年,还是容貌如此出众,且写轮眼进化到三勾玉的家伙,当然怎么想怎么可疑。

    只不过,斑倒是从没想过绯世这双眼睛是移植的。以瞳术出名的家族,眼睛固然会遭到觊觎,但是从没听说谁真的换眼成功了,起码写轮眼不可能。

    医疗水平达不到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写轮眼自身的特性。

    这双强大而美丽的眼睛,宇智波们自己使用,尚且会给身体带来不可逆性的伤害,对非宇智波之人的眼部经络,就完全可以称得上吞噬了。

    它们具有诅咒般的腐蚀性,一般人换上之后,有很大的几率会因飞速流逝的查克拉变成半废人,更别提运用得当。

    斑看得出来,这个名为绯世的人很强,对眼睛的运用也得心应手,更何况如果坚定的稳住心神,仔细观察他的五官,就会发现他其实和泉奈还有几分相似,确实应该是个宇智波无疑。

    而且他还救了泉奈。

    这足以让斑即使心里警惕,也毫不吝啬的表达出自己的谢意,不仅给他安排了宽敞明亮的房间,还在他开口之后大方的借了他衣服。

    不过,该弄清的事情还是要弄清。

    回到族地的第二天一早,斑就派家忍唤来了睡在不远处房间里的绯世。他坐在主屋的客厅里,在看到门外的阴影后,沉着的询问道:

    “你的父母,哪一方是宇智波?”

    纸门开了,樱发青年走了进来。

    “父亲。”

    他并没有隐瞒的意思,直接回答了他。

    但是斑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接上话。

    他看着绯世,有一瞬间的愣神。

    这个时候,绯世已经换上了宇智波一族传统的高领深蓝色长袍和忍裤,打绑腿,显得干净又利落。斑早已习惯族人的这副打扮,但是同样一身行头穿到绯世身上,就莫名其妙变得不同起来。

    更何况,因为体型相仿,绯世穿的是他的衣服。

    樱发青年比他高上三四厘米,衣服就稍微显得小了些。他自发坐到他对面之后,腕子随动作露出一截,在阳光下白得发亮。

    一想到自己的衣服正严丝合缝的贴着这个人的身体,斑就浑身不自在起来。

    对面的人许久没有出声,这让绯世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斑在这一眼之下回过神来,掩饰性的接着问道:

    “你父亲的名字是什么?”

    “……”

    这次轮到绯世沉默了。

    “怎么?不能说吗?”

    斑微微蹙起眉,表情严厉起来。

    他五官生得冷硬,一旦沉下脸就显得有些可怖,而且他是个敏锐又强大的人,性格也十分高傲,这让他看起来总是有些不近人情,本着脸甚至能吓哭小孩子。

    绯世看了他一会儿,无动于衷的摇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