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胸口:“素娥姐姐,多谢你救了我,一来一回,也算扯平了。对了,我也该回家了,要不娘亲一定会担心我的。”

    他也没继续缠着沉香教他法术之类,只觉得能够飞一次已经很是满足。

    沉香伸手轻抚了下杨戬的脑袋说道:“嗯,去吧,别让家里人担心。”

    说着,她的指尖闪过一道暗光没入杨戬的脑海之中,杨戬一怔失了神,沉香趁此隐去了身形,像是消失一般。

    杨戬醒转过来摸了摸脑袋,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但就是想不出来,又敲了敲几下自己的脑袋后:“唉?我在这干什么来着,对了,兔子,兔子哪儿去了?”

    杨戬兴致缺缺又因天色渐晚便回家去了,不远处的高枝上沉香倚着树干敛眉轻笑:“真是无忧无虑的年纪。”

    一想到未来要发生的事情,她五指微拢,抓着树皮心如刀绞。她轻盈一跃落到草丛之中,随手翻出一枚叠好的黄符,念出几句咒语。当务之急,还是该找到小玉,确认其安全,其次再商量该怎么做。

    想来寻找的这段时间,也不会太长,舅舅那边应该不会有事。

    但她还是有些不放心,就悄悄跟了过去在杨戬身上流下了一缕自己的法力并且隐藏得非常好,就算是玉帝王母也难发现。

    跟着黄符指引的路线沉香一路来到了东海边,然而只见那波涛汹涌的海浪不断拍打着礁石,狂风大作呼啸不止,吹得人耳朵生疼。

    “小玉,你到底在哪儿?”沉香一声长叹淹没在了簌簌海风之中,要是她有哮天犬的鼻子就好了。这黄符还真有点鸡肋,一段时间只能使用一次,她又不像师父那样可掐算天机,片刻便可寻得小玉。

    或许小玉醒来也同样在寻找她,不过她相信只要有缘,相见是迟早的事。

    略微放宽了心,她倒是有心情欣赏下大海的波澜壮阔,咸湿的海水味忽的浓重起来,远处一抹龙影窜出水面,龙吟声不绝于耳。

    许是东海龙族出来散散心吧。

    数千年前她的四姨母还算是个年轻的龙女呢,不知年轻时候的四姨母是怎样的?有机会得去看看才不虚此行。

    望了些许时间她似乎觉得有些无趣就飞身折返,在天上驾云时不时看见云彩流动,亦有腾云驾雾者。这时她想到自己的样貌和瑶姬相似,只怕会引来些麻烦,思及于此,她便变幻了个样貌又用面纱掩面,这样应该万无一失。

    因着无事她驾云的速度不快,慢悠悠的,所以对周身的事感知范围更大更强烈。

    从东海至灌江口,她行至半途,呼救声传入她的耳中。一听她就停住阖上双眸运起天眼感应了下呼救声的位置,她从不是冷心之人,既然路见不平,当然拔刀相助。

    天眼扫过后她窥见了一绿衣道人正狼狈的跑窜着,后面追着个凶猛的狮子精。

    敛去天眼后,她面色微讶,不因为其它,只因为绿衣道人的模样,和玉鼎真人很像,可气质截然不同。她所认识的玉鼎真人面冠如玉,稍有些冷峻,而这个玉鼎真人明明样貌同样俊美但那邋遢的胡茬和乱糟糟的头发再加个宽松似有些不合身的绿色道袍,让沉香一下就能辨别。

    这个世界真的是数千年的世界么?同一个人至于有这么大的变化?

    疑惑丛生,呼救声一阵接着一阵,沉香不再去想,救人要紧。

    她手中立即现出斩仙剑纵身飞去,人未至剑已到,狮子精被削去了一只耳朵,痛得嗷嗷叫。

    狮子精一双浑浊的眼眸狠狠瞪着本应该成为他食物的玉鼎真人和那柄插入土地中的利剑,玉鼎真人摇了摇扇子惊叫一声:“太血腥了。”

    “还敢伤人?”沉香一抬手收回了斩仙剑居于半空俯视冷声道。

    见此,狮子精更加愤怒,直接变作原形扑将过来,沉香不想滞留太久,直接出杀招,控制了天眼击中狮子精的心脉,又掠身而过,长剑划破长空。

    玉鼎真人以扇掩面震惊道:“天眼!还有,那那那不是斩仙剑么?!”

    他的斩仙剑啥时候在这姑娘手中的,难不成他的洞府被洗劫过了?不应该呀。

    狮子精倒了下去,断绝了全部生机,沉香消去斩仙剑上的血污便来到玉鼎真人面前,她伸手拨开了玉鼎真人的扇子笑道:“道友,你无事吧。”

    “贫道没事,没事。”劫后余生让他不由得喘了口气,以至于过会儿才发问:“多谢相救,不知道友是哪位高人门下?”

    沉香略微一垂眸回道:“在下乃一闲散之人,不足挂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