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卖火柴的小女孩的养母 34(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外面的是什么人!?”

    叶棠与吉蒂说话时并没有刻意放轻声音,  因此屋内的母子很快就注意到了屋外的人声。

    伸手不打笑脸人。面对满身敌意、满眼猜疑的青年,叶棠首先微笑起来。

    “很抱歉,我们一定惊扰到了您吧?不过请放心,  我们并不是什么可疑的人。”

    做了这么多年的神职者,  叶棠笑起来时自带亲和的魅力。被她那宛若圣母般的笑容给闪到了眼睛,  本来还想反驳一句“哪有可疑的人会说自己可疑!”的青年怔在原地,讷讷无声。

    生怕激动的儿子冲出去打了人闯了祸,  青年的母亲咳嗽着爬下了床,呼唤着儿子的-名字“尼克……!住手……!”

    拼了命地跑到门边,青年的母亲已经咳得半死不活。扶着门边,挣扎着走出家门,  青年的母亲在见到叶棠的瞬间差点儿坐倒在地上。

    “噢……我的主啊……”

    “妈妈!”

    青年一把扶住了自己的母亲。然而他的母亲仿佛已经看不到他了。她挣脱儿子的手臂,  在叶棠的面前跪下。

    “!!?”

    青年惊疑不定又莫名其妙“妈妈!你这是怎么了!?这些人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这样——”

    “闭嘴!”

    难得吼了儿子一句,  青年的母亲颤颤巍巍地伏在地上去亲吻了叶棠的鞋尖。

    叶棠不能阻止这位母亲。

    之前也说过,丹马克是个神权至上的国家。身为大主教的她如果阻止或是拒绝信徒向自己行礼,就等于否定了这位信徒的信仰之心。

    被否定了信仰之心的人在民众眼里等同于“邪恶”。轻则会被人当瘟疫避着走,重则会被排挤、欺辱,更甚者会被村中的权利者以“净罪”的-名义拷问、审判,  终至家破人亡。

    就像青年尼克和她的母亲听到了叶棠与吉蒂的声音一样,  猫脚村里的其他村民也有人循着声音出了门,或者是站到了窗边朝这边看。叶棠早就察觉到了视线,  因此她动也不动,  只是维持着圣母般的笑容等尼克的母亲行完吻脚礼。

    “咳咳、不知您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大主教阁下……”

    憔悴的中年女人自我介绍道“我叫麦芬,  一直都是您虔诚的信徒。西莱特利斯修道院的每一次弥撒我都有参加。此次我是因为生病、怕附身于我的邪祟玷污了修道院,故而没有去参加您的任职典礼,还请您原谅我……”

    麦芬这么一说,  包括她的儿子尼克在内的猫脚村人都注意到了叶棠身上的衣着,与她脖子上刺绣着金色十字与金色翅膀的绶带。

    尼克愣着回不过神来。其他的猫脚村村人除了一个去找村长,其他人都快步跑到叶棠的面前跪了下来。

    看到尼克还不跪,一个中年男人从后面踹了一脚尼克的膝盖弯里,总算让尼克跪在了地上。

    说实话叶棠并不喜欢这种动不动就跪啊拜啊的礼节,但她现在还没有更改这些礼节的权利。

    “麦芬,请你起来吧。”

    叶棠说着把外套脱下来给麦芬披上。

    天色已经暗了下去,气温要开始骤降了。麦芬咳嗽个不停,再吹到冷风恐怕还会咳得更厉害。

    不过,看麦芬的儿子一点染病的迹象都没有、甚至脸色红润身材也不算瘦弱……麦芬患上的多半不是传染病。

    思及此,叶棠没有刻意与麦芬保持距离,反倒是把她扶回了家里。

    听说西莱特利斯修道院的大主教亲自光临,猫脚村的村长也顾不得自己腿脚不好了,拖着腿就是一阵飞奔。

    等他到了麦芬家,村民们也都齐刷刷地聚集在麦芬家里了。

    “这位是吉蒂,是我非常信任的吉蒂商会的创立者。”

    向着村长与村民们介绍过吉蒂,叶棠微笑道“通过吉蒂,我听说了一些传闻。猫脚村的诸位最近被人推销了郁金香花的球根是吗?”

    叶棠一提起郁金香球根,猫脚村的人们就愁云惨雾。只有一个愣头青傻乎乎的笑道“对啊对啊!那个来卖花给我们的商人说,只要买了那张纸就等于拥有郁金香的球根了!他还说明年拿到球根我们可以选种或者不种!不种可以直接把球根卖掉,种了等开出名贵的花还能卖更多钱!”

    吉蒂浑身颤抖,不是因为害怕,不是因为羞愧,而是因为愤怒——修女说得没错,那些大商会果然向什么都不懂的平民倾销了郁金香球根!

    她得做些什么,她一定得做些什么……!

    “能让我看看契约书……我是说商人给你们的那张纸吗?”

    “可以啊!”

    愣头青天生脑袋就缺根筋,他看不懂什么颜色,也读不懂什么气氛。吉蒂说想看他的纸,他就从胸口的兜兜里掏出了一张泛黄的纸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