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终于捏出来了!(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感受着体内传来的些许满足,陈屿从青石上起身。与月霞一样,朝霞晚霞有着同样的效用,都能用以餐饮、转化内炁为法力,过程中会消耗一定的精神力,不过恢复尚且能够跟上,倒是无需担心。

    抬眼远眺,山云相依,霞雾缭绕,氤氲中的青台格外出尘。

    试着吞吐雾气、运转乘风术,法力透体晕出,仿佛织网似揽住身子,感受着一股托举升抬之力从两肋及足下、腰背等位置徐徐升起,然终究差了一筹,他踮着脚尖踏空数步,掠向院中去。

    身体的确轻盈许多,配合轻身术与轻功步法一同施展倒也有几分效果。

    可惜,飞不起来。

    这其中一来有乘风术自身不够完善或者干脆只是游戏之作的缘故,另一方面则由于随着陈屿的肉身在一次次蜕变洗礼中不断滋养强化,骨骼、血肉、筋膜等等无论密度还是坚韧程度都远超以前,连带着体重亦是得到了不小增长。

    “个子拔高了一些,不过体型似乎并未如预料中那般放肆展开,横向发展成肌肉虬结的魁梧模样。”

    捏了下臂膀,稍稍用力后他发现强度还可以,虽说远达不到刀枪不入的地步但也勉强需要多几分力道才能刺入。

    肉身的提升他乐见其成,不会刻意压制,至多稍加引导,免得过了头。

    陈屿回到观中,伸手捞了黑鱼,手指上渗透出一缕法力在对方额头,漆黑鱼脸上浮现可以辩识的慌乱。

    不过在法力落在眼前时,黑鱼一下子安定下来,精神覆盖下,能力清晰看到对方脑袋里那团意识在剧烈颤抖。

    法力悠悠飘在黑鱼面前,并未像那一晚时那般直接渗透进去。

    不是纯粹灵性霞光的缘故么……

    他想着,可能法力已经算是脱胎自灵性霞光的全新造物,与当时对方被动吸纳的月华有本质不同。

    [吃]

    一丝念头从精神力中脱离,抛入到黑鱼意识光团中,传递出简单意思。

    既然被动不行,那试试主动。

    另一边,黑鱼不能理解,但依旧在本能的驱使下愣着鱼目张大嘴将法力吞下。

    定定看着对方,见得鳞甲在阳光下略显干燥,他以御物之法操控水体缠绕在黑鱼身侧,包裹成两尺大小的水球

    放回水中。

    搬来椅子,靠在水缸不远处,陈屿手上带着竹简,这几日就要将最后一缕内炁转换完毕,还能再刻一些。

    正好一边观察黑鱼服食法力后的变化一边做些事打发时间。

    半个时辰后,晨时吸食的霞光彻底转化,内炁也完全消失,到了这,他才算是真正与[食炁]告了别,踏上了名为[餐霞]的全新道路。

    好少。

    转换后的法力实在谈不上多,陈屿估量若要像之前那样做到法力盈满周身,大概不会只是两三个月就能搞定的。

    精神沉下,银色冲荡开来,令四周的靛青纷纷散开。事实上法力与精神力并未有多少反应,似乎因为精神力二次蜕变后质地更上一层,纵然是法力也无法影响。

    不似其余力量,内炁消散,胎息也一日少过一日。法力的出现冲击下丹田,墨黑变得浅淡,明明肉身不断强大,胎息却仿佛被压制,日益减少,临近停滞。

    泥丸宫亦不例外,不过这地方本身就不出产精神,仅仅是他用作储存之用,精神力的来源在泥丸之外,那片朦胧无间之处,可惜意识探入多次,依旧没能找到根源,只晓得精神力由意识变化衍生。

    不及时收拢便会沉入意识深处,消失不见。

    陈屿便将精神力装入泥丸内,又凝聚漩涡日夜淬炼。如今没了漩涡,只剩一枚巨大‘星辰’,横亘其中,牵引仿若星云。

    神思正发散,一旁鱼缸上空水球里的黑鱼发生了变化,他按下念头看了过去。

    只见稀薄、杂乱了几分的法力重新出现在水中,比起先前他凝聚出的要少了大概五成。

    没消化干净?

    抽离出剩余的那半缕法力,陈屿依旧对其有着绝对的掌控,显然并未发生根本性变化。不过确实驳杂了不少,没了那种纯净感。

    他思忖着,目光注视黑鱼,单看模样依然如旧,不知是否错觉,对方意识光团似乎要壮大了些,一对凸直死鱼眼也稍显灵动。

    “还真有效!”

    再度凝聚一缕,然而放入水中后黑鱼却是再如何都不肯像刚才那样吞下,纵然在意识光团中投落念头也无法驱动对方。

    有零碎模糊意念传递,竟是黑鱼将自己的念头反馈,然而陈屿有心无力根本理解不了。

    在他精神力解析中,这些反馈好似呕哑嘲哳、全然不知所谓。

    不过从对方凝结意识以来这几日,他投落的念头不计其数,早前为了验证意识光团的特性,甚至有连续一整日都窝在鱼缸边往鱼头里不停塞的经历。

    如此多次下来,黑鱼发出回馈还是破天换头一次。

    “就不知是月华霞光厚积薄发,还是法力真就这么管用。”

    陈屿摇头,眼下来看黑鱼仅能吞服月霞,很大程度是被动而不自知,无法主动去控制,与自己不同,他能餐饮的可不止月华。

    这段时日,朝霞晚曦与午后烈阳他都品味过,一日十二时辰,每个时辰的霞光或有不同,为了试验这点他干脆露宿了两日两夜。

    尝尽曦霞后,不知为何最近竟隐隐有些上了瘾一般,每每吞食光华,身躯各处便会传来相应反馈,不同霞光给到的反应也各有不一。

    朝霞味淡,如清粥,转化法力时有馨香磬人心脾;晚霞味浓,伴着甘甜;每日午后光芒最是灼烈,此时采食后也会觉得心中若火烧,仿佛生吞辣汁。

    而陈屿最喜的还是在入夜后,月光抚照下没了白日的躁动,宁静平和,香醇且宜人。

    除此外,他也在尝试寻找霞光之外含有精粹灵性的事物。

    视线不再牢牢栓在内景地中那片漫天灵光中,隐约觉得那些飘散的灵性吸食多了可能会引发不好结果。

    这感觉无由来,但陈屿还是选择了相信自己的直觉,停下了原本计划的精神蜕变后的大肆汲取。

    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