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第37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后面的电影叶琰声看得稀里糊涂的, 晚上也没睡好, 梦里乱得很, 一会儿是闻屿凑近了跟他说话,一会儿是两个人协议到期开始谈离婚, 导致叶琰声早早地就醒了,睡得比出门工作还累。

    梦里的东西,叶琰声并不纠结,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想到一会儿又能见到闻屿了, 他的心情也尚且可以。

    吃过早饭, 叶琰声坐在客厅刷剧,助理游超来给闻屿送东西, 还抱了两束花过来,依旧是向日葵,这回点缀了点勿忘我,视觉上颜色更丰富了, 却不抢镜。

    “琰声,早。今天怎么起这么早?”游超与叶琰声见得多了, 自然也熟悉起来, 他和叶琰声只差一岁, 性格也比较老实, 不是个多话的人, 而叶琰声本身也不是个有架子的,与游超熟悉起来后,说起话来也都随意了不少。

    游超作为助理,其实并不会主动过来,多是闻屿叫他,或者于颖脱不开身,需要他过来时才会来。他跟在闻屿身边,更多是闻屿进组拍戏和出席活动的时候,负责料理各项杂事,是个聪明人。

    “醒了就起来了,闻屿哥还没醒,你等他一会儿吧。”看游超拎了个袋子来,叶琰声估摸着是来送工作资料的。

    游超笑说:“没事,剧本而已,昨天已经跟闻哥说过了,我给他放书房就走。”

    说着,他先把花放到茶几上,准备上楼。

    叶琰声叫住了他:“我看这连续一个月都是向日葵,不换点别的吗?”

    应景归应景,处处自我提醒就有点过了吧,能不能让他稍微放松一下?

    游超道:“闻哥让买的,一直没赶上问你,你喜欢什么花可以跟我说,下次我一并带过来。”

    “哥喜欢向日葵?”这也是通向了解闻屿的一步,叶琰声不禁多问了一句。

    游超想了想,说:“好像也没有特别喜欢,就是指名说要这个,之前说要雏菊来着。估计是和现在这个季节比较应景吧,再就是好养活。”

    家里有植物,是能适当地放松心情的,以叶琰声和闻屿的工作来讲,实在不适合养那种需要时常浇水的绿植,闻屿拍起戏来,几个月不在家,如果叶琰声也不在家,阿姨也不会过来,估计回来时,不是蔫了就是枯了,倒不如鲜花换得方便。

    夏天和向日葵,的确十分合适。叶琰声也懒得给人添麻烦,便道:“没有特别喜欢的,我就是顺便问一句,随意就好。”

    游超刚走,叶琰声就接到了艾澄的电话。

    “刚才丁知雅的经纪人给我打电话,问你下周有没有空,想请与丁知雅做一个合作舞台打歌。”如果放在一个月前,艾澄肯定直接就找理由拒了,但近来叶琰声录音非常顺利,录音师也数次大力夸赞过,叶琰声似乎已经找回了之前唱歌的状态,所以她这才心思活泛些了。

    “怎么合作?”叶琰声比谁都明白,现在让他登台唱歌还是不可能的,艾澄也不会强求,既然艾澄问了,那这个合作的形式肯定是能谈的。

    艾澄道:“我还没跟你说吧?Five1要出新专辑了,下周正好跟丁知雅一起打榜。丁知雅那边希望能争取保住一位,保不住也得输人不输阵,你又帮她拍过MV,你们两个合作肯定能拉拢人气。当然了,丁知雅的舞台打歌肯定还是得她自己唱,初步是希望你能在台上露个脸,跟她一起跳个舞之类的,不需要唱歌。否则这帮衬得就太明显了,可能会被带风向,就不合算了。”

    无论哪个台的打歌节目,时长都是有限的,也因为有限,能上节目的也就有限了。一般排行前四位的是必上的,剩下那些都是出了新歌、还在上升期的,也会参加节目拉拢人气。前四位中,如果一位掉下去了,那就不用再继续上节目了,如果一位连续七周,那也不必再继续打榜了;而后三位如果三周之后还没有登顶,也不必再上节目,这样可以给新歌让出位置来。说到底,打榜节目排位不是最重要的,能上节目为自己的歌做宣传,才是重中之重。

    丁知雅从发歌开始就一直是各大排行的一位,这中间也没有其他一线歌手发新歌,这也是她能蝉联的关键,正常来说一首歌能蝉联三期榜单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了。而现在Five1要发新歌了,粉丝们肯定是全力支持,就是昼夜不休反复挂机听歌,也想把自己的爱豆送上一位。加上丁知雅的歌打了这么多期榜,又在各大音乐播放平台轮番宣传,就算是真爱粉,听了这么长时间也会失去新鲜感,年度最佳专辑固然可以一争,但粉丝的热情肯定不像最开始那么强烈了。这是定律,没什么可遗憾的。

    现在丁知雅邀请他合作,叶琰声心里明白,丁知雅不是舍不得她的一位,而是作为他的粉丝,想在这个时候拉他一把而已。毕竟Five1发新歌,宣传肯定是有的,而他却迟迟没有动静,可能会被拖出来比较,又要收获一堆攻击。

    “我知道了,具体的我和丁知雅谈吧,我这边敲定了再跟你说。”他不会透露自己有舞台焦虑症,只是和丁知雅讨论一下舞台的呈现,超过他能力范围的他不会去做,别的不说,他也不能让闻屿陪着他努力到现在的成果功亏一篑。

    艾澄应道:“也好,如果为难就拒绝,千万别勉强。”

    “知道了,放心吧。”

    闻屿起床下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叶琰声。

    走过去揉了一把他的头发,闻屿问:“发什么呆呢?”

    叶琰声抬头看他,心情也像晨光变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