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秋分后的锦城,总是多雨,早晨的空气里增加几分清冷寒意,连季星凌这种从来不肯好好穿校服的人,也难得把拉链规规矩矩拉到领口。林竞拿着伞从1302出来时,大少爷正靠在电梯口,嘴里叼了盒牛奶,随手划拉着山海异闻app——海外版。在熬夜突击好几天英语之后,他发现自己果然还是意料之中的,完全看不懂。

    国外妖的名字大多生僻,除了灼眼胃兽bautatsch-ah-llgs,还有八岐大蛇kojiki’s yamatam no  o rochi,简直一眼望不到头,长得快要溢出屏幕,这么一比,星哥决定继续回去背高考单词,比如亲切简单的a和abnormal。

    “早。”林竞打招呼。

    “你头晕没事了吧?”季星凌把牛奶包装丢进垃圾桶,随手按下电梯,“今天我家司机有事,跟你坐校车。”

    林竞“嗯”了一句,又问:“今晚有没有空?请你吃饭。”

    “晚上不行,我得去趟万和。”季星凌说。上次因为葛浩突然开花,耽误了取货的事,老板已经打了三四次电话来催。

    “是万和大厦吗?”林竞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那里是不是有家卖aj的潮店,应该还挺有名的。”

    “你是说徐哥的招摇铺?”季星凌意外,“我晚上就是去找他,你也订了货?”

    “没,有个朋友快过生日了,想提前挑个礼物。”林竞说,“上次看他转了一条这家店的朋友圈,好像很喜欢一双球鞋。”

    林家父母都是医生,工作忙得脱不开身,所以锦城的房子和家政阿姨都是交给朋友帮忙。这次刚好借着刘栩过生日,多少还份人情。

    “那你跟我走吧。”季星凌说,“我和徐哥是老熟人,正好那有家牛蛙店做得不错,你吃吗?”

    “都行。”林竞站在楼道口撑伞,“躲进来。”

    雨丝软软绵绵的,落进小区池塘也只有很细一圈涟漪,基本等同于无。季星凌把伞朝他的方向推了推,很酷地说:“自己挡着吧,我不要。”

    结果话音刚落,牛毛细雨就变成了豆大,倾瓢……瓢盆,泼吧,反正就是很大那种。

    林竞问:“那现在还要吗?”

    星哥默默挪到伞下,冲天空竖起中指。

    我日,应龙你是不是有病!

    校车里坐满了人,有些吵闹过头,不过也正常,考试前后总是要格外亢奋一些的。不过从季星凌出现开始,所有的叽叽喳喳就都自动变成鸦雀无声,也不知道是大少爷纡尊降贵亲自坐校车这件事太震撼,或者惧怕说话声音太大会被打。

    季星凌疑惑:“司机看我干什么,要买票吗?”

    “不用。”林竞递给他一只耳机,“听歌。”

    “什么歌?”季星凌随手戴好。

    耳机里的女声很熟悉,英语听力。

    在“帮助年级倒数第一维持绝不学习中二人设”这件事上,小林老师还是很兢兢业业的。

    因为天气转凉,梧桐楼的老风扇终于得以停工,丝丝细风从窗户溜进来,吹得人很舒服。

    监考老师是一天一换,进门见讲台上放着两张课桌,还以为是不听话的捣蛋鬼,需要重点防范,所以并没让他们搬回去。

    “老孙,我们班怎么少个考生?”

    “那个是岳升吧,生病要休学一年,我早上刚好遇见刘老师,聊了几句。”

    “是吗,那应该病得挺严重。”

    季星凌闻言微微皱眉,收买成年妖怪在校园里捣乱,的确违反了《妖怪治安处罚法》,需要接受教育和缴纳罚金,但好像也不至于休学一年,难不成对方还有什么前科,这次属于再犯所以从严处理?

    他打算考完试后,再去找杂货店老板打听打听。

    这次的英语是由年级主任亲自出的卷子,林竞粗粗扫过一遍,觉得难度不算低。听力第一道大题有很多连读,稍不注意重点就会飞去天边。昨天的数学已经有两道超纲大题没做,英语没有任何丢分空间,他集中精神,在稿纸上飞速记着。

    旁边的季星凌大笔一挥,潇洒选了个“c”,然后自信满满准备听下一题。

    余光刚好瞥见这一幕的小林老师:“……”

    你为什么要现在翻试卷,你到底在听什么鬼。

    两小时过得很快,老师离开之后,季星凌敲敲桌子:“老地方,日料店?”

    “好,这次我请你。”林竞收拾书包,“你觉得英语怎么样?”

    “还可以。”季星凌说,“虽然作文没怎么看懂,但我写满了,还很整齐!”

    “能及格吗?”林竞问。

    “差不多,如果阅卷老师能手下留情的话。”季星凌美好畅想了一下,“我好歹写了很多,你教我的,数学写个‘解’字还能弄点分呢。还有听力那个david是不是喜欢吃胡萝卜,我听到好几次baby carrot,所以是选agriculture那个吧,david来中国学怎么种carrot?”

    “……嗯。”

    “真的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