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回到1301后, 季星凌又去浴室冲了个澡。他其实已经忘了梦里具体有什么,但融进血液里的滚烫躁动却还微妙存在着,经不住任何试探撩拨。虽然这一切都能用青春期来解释, 但为什么偏偏青春的地点会是1302?大少爷百思不得其解,索性把花洒拧到最右,在深秋强行洗了个醒神凉水澡。

    由于季星凌的沐浴流程过于冗长,这次换成了林竞先在电梯旁边等。他手机里是英语新闻, Drinking Water May Boost Kid’s Mental Sharpness,然后下一刻, 隔壁季小朋友就拎着一瓶冰水出门了,瓶身上还结着一层冷冻凉雾,又在他修长的手指下,融化为透明水珠。

    “你在看什么?”季星凌问。

    “研究表明, 多喝水对你的脑子好。”

    季星凌很自然地“哦”了一句,又一口气灌下大半瓶冰水,对脑子好。两人的发尾都微微泛潮,带着沐浴后的不同香气, 一个是很酷的阳光活力柚, 一个是山间雾岚青草香。

    林竞其实也挺尴尬的, 这个年龄段的男生, 起床时总会有那么一点……但你林哥毕竟要比你星哥更加沉着冷静,于是说:“你昨晚数学剩了两道题没做完,到教室记得抄,免得又被老李罚站。”

    “嗯。”

    “早自习是宁老师的吧,她估计又要情景对话, 不过这次应该不会抽我们了,上次就是我们。”

    “对。”

    “听说最近教导处要严查手机, 你还是不要随便拿出来了,免得被没收。”

    “好。”

    “季星凌。”

    “怎么了?”

    “天要被你聊死了。”

    “……哦。”

    接送季星凌上下学的是奔驰GLS,后排座位相隔巨远,两人上车后,就很有默契地一人靠一边,都在各自低头刷手机。司机老冯原本很寡言,但偏偏这个早上不寡了,他可能觉得车里有些过分安静,于是趁红灯回头调侃:“你们两个小朋友,怎么今天这么沉默啊,背着家长干坏事了?”

    自以为很幽默,嗓音贼洪亮。

    季星凌表情僵硬了那么一瞬,单手搭上眼睛,带着一丝丝放弃抵抗后的破罐子破摔:“冯叔,真的,在你开口之前,我其实还没这么尴尬。”

    林竞抿了一下嘴,侧头看着窗外。

    季星凌伸手过来,有气无力在他脑袋上揉了揉,牙根都痒。

    不过幸好,尴尬也就这一路的事。到学校后,被满教室的闹哄哄一搅和,气氛立刻正常多了。季星凌抓着学霸的数学作业三两笔抄完,还要凑过来邀功:“哎,你有没有觉得我现在字看起来很可以?”

    “你为什么抄个作业还能抄出优越感。”

    “这不叫优越感,叫陈述事实。”

    “但你有没有发现,自己抄串行了。”

    “……操!”

    季大少爷情绪崩溃,抢过作业本重新写,林竞转了转手里的笔,眼底藏着一点笑,靠在椅子上继续喝牛奶。

    窗外阳光斑驳。

    ……

    期中考试前一周,林竞帮季星凌圈完了各科重点,说:“我已经挨个问过老师了,真的不难,你不要有压力。”

    “那你能考年级第一吗?”

    “能。”

    季星凌默默竖起大拇指,这没有一点点犹豫的“能”,果然是我的小林老师。

    相比林竞,李陌远这回的压力反而有点大。初考他虽然要高出几十分,但那是因为林竞主动放弃了两道数学大题,现在对方已经追上进度,再加上山海的期中是七校联考,题目相对简单,对好学生来说,想拉开分数就更难。

    他转过来开玩笑:“不如我们都考满分,然后并列第一怎么样。”

    林竞点头:“好。”

    周围一圈群众已经快听崩溃了。

    “不如我们都考满分”,这是什么血淋淋的魔鬼契约。

    不如请两位爸爸闭嘴。

    山海初考的试卷基本采用高考模式,期中联考因为要配合其他学校,所以还是单科分卷,一共三天,早上分别是语文、历史、地理,下午考政治、数学、英语。

    林竞的“梧桐楼考场单次体验卡”已经失效,考试当天,季星凌把他送到A考场楼下:“我走了啊,你好好考。”

    “这话是不是应该由我说。”

    “那你说。”

    “你肯定能上四百五的。”

    季星凌笑笑:“行,去吧。”

    说完又想起来一件事,掏出手机晃了晃:“对了,你要是像上次一样哪儿不舒服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林竞往他身后迅速一扫,满脸无辜:“季星凌你在说什么,我不舒服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你又不是校医,而且我也没带手机。”

    “……”

    季星凌僵硬地转过头。

    唐耀勋正在和他对视。

    旁边还跟着面无表情的牛卫东。

    真·山海重金属死亡天团。

    牛卫东伸出手。

    季星凌自认倒霉,上交手机。

    “先去考试吧。”唐耀勋看了眼他身后,“你也快点去教室。”

    两个小崽子乖乖答应一声,夹起尾巴各回各考场。

    非常老实。

    林竞并没有录初考排名,所以其实这次系统排出座位表后,他还是在最末考场的,但王宏余可能听说了上次岳升的事,专门打报告给他在A考场申请了一个座位,桌子摆在讲台上,抬头就能和李陌远大眼瞪小眼。

    韦雪一进门就乐:“老王这是让你们互相施压,然后双双超常发挥?”

    “可别了吧。”李陌远举手投降,“林哥居高临下看我一眼,我就已经疯狂想上洗手间了。”

    林竞单手撑着脑袋,依然在想季星凌的倒霉手机,随口说:“那不然我们换个座位,你来居高临下。”

    李陌远还没说话,韦雪先抗议:“试都没考,你就开始明晃晃觊觎我们李总年级第一的位置?”

    林竞这才反应过来,看着李陌远桌上狂妄的A-01,双手抱拳:“我错了,我真不是这意思。”

    韦雪笑着看李陌远:“哎,你加油啊。”

    林竞敲敲桌子:“班长你不公平待遇,为什么我不能获得一个爱的加油?”

    “我帮同桌,行不行?”

    “行,雪姐说什么都行。”没同桌没人权,我懂。

    A考场的诸位大神,对期中考试是不会发怵的,临考前照旧嘻嘻哈哈互相打趣。同样不紧张的还有挂尾几个考场,因为反正紧张了也考不好,不如愉快聊聊天。一堆男生凑在一起,声音压得很低,看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他妈一定没聊什么健康绿色话题。

    “哎,星哥。”有人扭头,笑得大家都懂,“最新的,你要吗?”

    “滚吧。”不要打扰爸爸考试的心情。

    季星凌照旧大咧咧靠在椅子上,坐姿嚣张,阳光逆着照下来,给他打出一圈模糊的光影轮廓。

    “靠,星哥现在看起来简直天神下凡。”

    “我要是有星哥的脸,还学个屁。”

    “你现在也可以照着星哥去整一个。”

    “整完立刻出道。”

    “谢谢谢谢,那哥几个先赞助我一笔整容费用。”

    “没问题,五毛请拿好。”

    季星凌听得有点无语,心想这是什么叽叽歪歪的弱智话题。因为初考的超常发挥,他这次其实已经不在最后一个考场了,向前挪了两个班,但为什么同考场人员还是这么一言难尽,难道真的只有A考场才没有傻逼。

    语文这种科目,属于虽然不可能拿满分,但只要识字就至少能看懂题目的友好学科,不会像数学一样茫然天书。试卷发下来后,季星凌先看了一眼作文,得,题目完全没见过。

    林竞也先是翻作文,还好,虽然题目没见过,但题干要求明确,只要大少爷不梦游,应该能扣题写完,取得一个相对满意的分数。在确认这一点后,小林老师才开始放心答自己的题,并且提前五分钟交了卷,直奔梧桐楼外。

    季星凌是踩着铃声下的楼,看到林竞后一愣:“你提前交卷了?”

    “对,为了检查你有没有坐满一百五十分钟。”

    “我不但坐满了,我还检查了。”

    “去日料店吗?”

    “你怎么不先问问我考得怎么样。”季星凌从他手里抽走一瓶水,勾肩搭背一起往校外走,“我觉得还可以,就是考到最后全教室只剩了我一个男的,心理压力比较大,你们考场就不会这样吧?”

    “嗯,我是第二个交的卷。”

    “第一个是谁?”

    “韦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