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打完电话后, 林竞先给刘栩发了条微信,说了一下自己机票改签的事情。

    没过几分钟,商薇就来敲门:“你改到了明晚九点多的飞机?”

    “嗯。”林竞纳闷, “刘栩哥这么快就告诉你了?”

    “我刚好在和卢阿姨打电话, 你怎么改这么晚, 一个人回家不安全的。”

    “出机场就打车, 没什么不安全。”林竞合上旅行箱,“明天找徐光遥他们还有点事,就顺手改了。”

    商薇头疼:“为什么不提前和我说一声,小栩是特意为你挪的时间,还想着路上能相互照顾。”

    “我不知道啊。”林竞纳闷,“我还以为刘栩哥是碰巧和我一起飞,不过我们就坐个飞机,又不是坐火箭, 也没什么好特意照顾的, 你帮我和卢阿姨道个歉吧。”

    商薇替他把床上的衣服叠好,叮嘱:“这学期妈妈爸爸也不在锦城, 只能托刘叔叔一家继续照顾你,小栩脾气又好人又好, 你平时有空就多约他出来, 一起吃个饭聊聊天, 别老是待在家里学习。”

    “刘栩哥都高三了,哪有空和我一起吃饭聊天,妈你想什么呢。”林竞想都不想就拒绝,“而且我没有一天到晚只知道学习, 我经常出去玩的。”

    “和小星一起?”

    “嗯。”

    冷静你林哥,不心虚, 很稳当。

    商薇试探:“不如妈妈问问小栩,看他能不能再把机票和你改到一起?”

    林竞由衷表示:“我要是个女生,就该怀疑你对刘栩哥居心不良了。”

    商薇随口接了句:“那我还真挺放心的。”

    林竞:?

    算了,你还是去客厅看电视吧。

    商薇又争取了一下,见儿子死活不愿意和刘栩坐一班飞机,只好作罢。回到客厅后,林医生正拿着遥控器换台:“儿子已经是快成年的大人了,你怎么连他单独坐飞机都不放心。”

    “和坐飞机没关系,我这不是想让他和小栩把关系处好一点,两个人多出去玩玩吗。”商薇说着说着又一怒,“省得他一天到晚趴在书桌前,和你当年一样,都学出神叨叨的幻觉了!”

    林医生:“……”

    为什么又扯到了我头上,我这就闭嘴。

    幸好,第二天的宁城天气很好,晚上雪也停了,并没有发生“航班取消导致早恋还未遂的准小情侣又要推迟一天见面”这种悲惨的事。

    胡媚媚很早就安排了司机老冯去机场接林竞,季星凌对这一点还是比较满意的,打电话给小林老师:“我觉得我妈特喜欢你,哎,阿姨是不是也挺喜欢我的?”

    “嗯。”林竞自觉隐瞒了亲妈对刘栩的热烈喜爱,免得某人又叽叽歪歪,“我要起飞了,你什么时候去医院?”

    “九点左右吧,还在等我爸回来。”季星凌站在窗边,“晕机的话就吃片药,我等你落地。”

    一句叮嘱,成功让小林老师的思念更上一层楼,鼻尖也红了瞬间。洁癖是不会用飞机毯的,他依旧裹着那条凤凰火的毯子,侧头看着弦窗外不停闪烁的跑道灯,突然就觉得……妖怪其实挺好的,真挺好的,他们一定不用坐飞机,不用等机场调度管制,不用经历漫长的分离,“嗖”一下就能出现在喜欢的人怀里。

    毕竟电视里都这么演。

    飞机轰鸣着穿透了云层。

    晚上八点多,大麒麟也叼起自己的崽,“砰”去了鹊山医院。打疫苗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因为总会有那么一些晕针或者怕疼的小妖怪,还在排队就开始哇哇大哭,吵得大家都很焦虑。偏偏护士们还都很温柔,一定要安抚好后才会进行下一步,整个过程就被拖得无限长,大麒麟看了眼面无表情的儿子,问,你还好吗?

    小麒麟高傲冷漠地“嗯”了一声,在周围的空气里放出蓝色电光,“滋滋啦啦”的那种。

    我还好,但他们要是再哭下去,可能会不太好。

    麻杆护士蛇衔草一直在密切关注这边的动态,立刻过来劝阻:“麒麟先生,请您照顾好自己的崽。”

    大麒麟单蹄揽着儿子,非常大大咧咧地问:“我的崽怎么了,他很乖啊。”

    蛇衔草被噎了一下,他沉默指着周围“噼里啪啦”的、其他小妖怪只要接触到,就很有可能会被轰成黑脸的电流——你管这叫很乖?

    大麒麟依旧莫名其妙,这么多又吵又闹又撒泼又咬人的妖怪你不去管,为什么要来找我们的麻烦,我的崽放点电怎么了,电空气也不行吗,你们难道还要管麒麟释放雷电?

    蛇衔草:“……”

    蛇衔草认输:“算了,我给你们换个特殊号吧。”

    其他的妖怪家长对此并没有意见。

    因为大家都不想莫名其妙变成爆炸头。

    获得官方插队待遇的麒麟崽趴在诊疗台上,看着又粗又长的针头,比较震惊。

    但表面上还是很冷静,很睥睨,咬着牙挨完了一针。

    护士阿姨温柔地帮他按着棉签:“疼吗?”

    小麒麟臭着脸回答:“不疼。”

    护士阿姨非常吃惊,把大麒麟叫到旁边,非常委婉地问,你的崽是不是痛觉有点问题?

    大麒麟倒是很懂,压低声音回答:“他痛觉没问题,就是爱面子,你没听吗,声音都在哆嗦。”

    护士阿姨:“……”

    强行不疼的麒麟崽疼得头晕眼花,被大麒麟叼回了浣溪别墅。

    胡媚媚迎上来,把儿子抱回怀里:“怎么睡着了?”

    “会睡十几个小时。”季明朗用手指拨了拨软绵绵的小前蹄,笑着说,“没关系,打完疫苗的正常反应。”

    卧室里只留了一盏小地灯,胡媚媚替儿子盖好鹅绒被,又细心地关了手机。

    未成年的小妖怪,总是需要家长更多的照顾和关怀。

    商薇给儿子打了通电话:“打上车了吗?”

    “刚刚出机场,胡阿姨让司机来接我了。”林竞拖着箱子,“现在就回江岸书苑。”

    姜芬芳也是今天开始上班,她一早就在家熬好了清淡好喝的汤,把到处都收拾得清爽利落。林竞回到熟悉的小卧室,第一件事就是致电未来男朋友,结果依旧提示关机。

    但没关系,学霸都是很会变通的。

    你林哥向来非常猛,直接把电话打给了未来男朋友的亲妈。

    “阿姨,我已经回家了,谢谢您安排冯叔来接我。”他懂事又有礼貌地说,“我爸妈还给您和季叔叔带了礼物,结果我刚刚打季星凌的手机,他好像关机。”

    “不用这么客气。”胡媚媚笑笑,“小星感冒不舒服,现在已经睡了,我们明晚回江岸书苑。”

    “嗯,那我就不打扰了。”林竞关心,“季星凌感冒很严重吗?”

    “没什么事,已经吃完了退烧药。”胡媚媚说,“等小星明早睡醒之后,我会让他给你回电话的。”

    林竞挂断电话,皱眉想了想,季星凌最近感冒的频率好像有点高?按理来说他那么爱运动,身体素质应该很好才对,但又一转念——身体再好也架不住某人从不好好穿衣服,大冬天套个运动服到处耍帅乱晃荡。

    于是他打开购物网站,当场激情下单一套保暖衣。

    你星哥在梦里可能觉察到long underwear is coming,立马睡得更加长梦不复醒,直到第二天早上十点才被胡媚媚一巴掌拍回现实:“吃饭。”

    他惊魂未定地坐起来,先掀开被子看了一眼,确定没被强行套上大红秋裤,才稍微松了口气。

    “睡傻了?”胡媚媚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洗漱完先给小竞回个电话,他昨晚找你。”

    季星凌看了眼时间,震惊:“我怎么睡了这么久?”

    “疫苗反应。”

    为什么护士打针之前不告诉我副作用是昏迷?!

    季星凌一边匆匆忙忙刷牙,一边按开手机,果然有许多条林竞的微信,从飞机降落锦城开始,最后一条是一个小时前发的,说要去学校一趟,让他好好休息。

    季星凌直接打了过去:“我刚刚睡醒,你去学校了?”

    “嗯,早上王老师给我发了条微信。”林竞问,“你感冒怎么样”

    “好了。”季星凌擦干脸,“不是明天才报道,老王怎么今天叫你去学校。”

    “帮他搬办公室,旧办公楼要水电检修。”林竞回答,“我们这学期也要回学苑楼了。”

    季星凌愣了愣,在东山楼待得太习惯,他差不多已经快忘了搬教室这件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