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成绩单需要家长签字, 胡媚媚并没有对儿子的三百多分表示不满,毕竟生长期摆在那。倒是季大少爷自己,难得产生了那么一丝丝愧疚, 主动解释:“我们上学期数学卷子真挺难的, 那个,你看我语文和综合是不是还可以。”

    胡媚媚扫了一眼, 确实还可以,但对着这种破烂成绩单一脸喜悦总不合适,就只说了一句:“下回数学和英语可要好好考。”

    “嗯,我等下就去隔壁学习。”季星凌把成绩单收好, 又对着镜子拨弄了两下头发,“妈,你说我要不要去剪个头。”

    胡媚媚瞪了他一眼:“过年前催了五六次你都不去, 现在想起来了, 还没出正月呢, 不准去!”

    季星凌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好像有一个什么“正月不剃头”的谚语, 于是强调:“我觉得我的头发和舅舅应该没什么关系。”

    “那也不准去,过两天还要一起聚会呢, 你这不存心给他添堵吗。”胡媚媚站起来, “行了, 来吃饭。”

    鉴于舅舅对麒麟一族的印象已经够差了, 季星凌觉得, 行吧,下个月再剪也行。

    但他在下午去1302复习的时候, 还是问了一句:“你真觉得于一舟那个发型好看?”

    林竞正做数学呢,被他这么一打扰, 脑子暂时没反应过来,纳闷地问:“于一舟是什么发型,他不就剪短了点吗?”

    “嗯,就是剪短了一点,可是你看了好几遍。”

    林竞对他这连绵不绝的吃醋也是服,不得不认真解释:“我说了,我没有看他,我在看那个创可贴。”

    “创可贴有什么好看的。”

    “那于一舟的新发型有什么好看的?”

    “我怎么知道,不是你在看吗?”

    林竞:?

    季星凌一乐,这才说:“逗你玩的。”

    林竞无语拍过来一根笔:“好好做你的数学!”

    季星凌应了一句,倒也没再瞎捣乱,毕竟你星哥也不想表演吃试卷,450还是要考到的。阳光似乎格外眷顾这间小卧室,西斜后也要固执地拖一条尾巴,直到最后一刻才缓慢隐没。时光静静流淌着,空气里飘满热可可的香气,季星凌心里一动,又想起了之前在宁城的那个午后,想起咖啡馆的玻璃窗,想起隔着玩偶服的拥抱,嘴角也跟着扬起来。

    林竞忍不住问:“你为什么要含情脉脉盯着数学题。”

    季星凌自恋回答:“因为我觉得我真是浪漫爆了。”

    小林老师拖过他的卷子一检查:“实不相瞒,现在可能是你对数学单方面浪漫,而数学不想搭理你。”

    “我没有对数学浪漫,我是对你浪漫。”季星凌活动了一下手腕,“你怎么又在看英语,也要去参加那个什么创新英语大赛吗?我看他们好多人都在准备。”

    “不去,我高一就拿了国一。”

    “……”

    你星哥不是很明白“国一”是不是“国家一等奖”的简称,但牛逼就完事儿了。为了显得自己不是太不学无术,又补充一句:“是高考能加分吗?”

    “没什么用。”林竞说,“我想上的学校和专业,都不认可这个竞赛加分,参赛纯粹是为了给学校多拿几个奖。”

    季星凌没话讲了,伸手揉揉他的头:“你怎么这么厉害啊。”

    “你能安安静静做一下午题,也超厉害的。”林竞笑,用一根手指帮他揉了揉太阳穴,“累不累?”

    “不累。”季星凌顺势靠在他指尖,耍赖地蹭了蹭,“我觉得我都可以不去学校了,等着你给我讲题就行。”

    “行啊。”林竞掌心向上,“学费先给我。”

    季星凌低头,迅速亲了一口。

    小林老师:“……”

    大少爷一脸正直,我没有偷亲,我交学费!

    林竞觉得这样不行,要是一直纵容,3500猴年马月才能背完。

    所以他说:“下不为例,不然450涨到460。”

    季星凌顿时心塞:“黑社会高利贷也没有你这种涨法。”

    “国家规定年利率超过36%才算高利贷,450涨到460基本可以算是政府帮扶贫困妇女的无息贷款了。”林竞犀利命令,“快点学习!”

    需要帮扶的贫困妇女你星哥无话可辩驳,只好继续看书。

    林竞一边做题,一边面不改色,轻轻握住了左手,像是这样就能攥住刚才那个偷吻。

    软软的,轻轻的,嘴唇好像有点干燥。

    他忍不住就侧头,很认真地观察了一下。

    季星凌随口问:“怎么了?”

    “你嘴有些干。”

    按理来说,嘴都有些干了,怎么着也能接一个亲亲。

    但万一450真涨成460呢?

    季星凌立刻上道表示:“没事,我多喝热水。”

    林竞抿嘴一乐,自己打开手机,下单了一根润唇膏,特意挑了白管朴素的,免得某人又叽叽歪歪半个小时不肯用。

    同城闪送很快,30分钟必达。林竞取回快递后,拆开包装先自己闻了闻:“好像有点薄荷的味道,你试试。”

    季星凌果然:“太娘了。”

    林竞对此早有防备:“你嘴巴沟沟壑壑干裂飙血就很MAN很硬汉吗?”

    季星凌:“……”

    什么魔鬼措辞!

    润唇膏是那种挤出来后涂抹的类型,季星凌随便拿手抹了两下,就算完成任务。林竞坐在他旁边欲言又止,为什么会有人连这玩意都涂不好,糊一大片你不难受吗?最后强迫症实在没忍住,捏住他的下巴硬把脑袋转过来,用手指又重新蹭了一遍:“好了。”

    季星凌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好端端的长江大桥轮渡距离算到一半,突然就被拉住摸了半天嘴,脑子不是很能灵光,只说了一句:“这个东西还挺凉。”

    “嗯,薄荷的。”林竞抽了张纸巾,想把手指上剩下的擦干净,结果季星凌这时候反应过来了,一把握住他的手腕,“不行,不许浪费!”

    林竞猜出他的想法,本能地想躲,唇间却已经触到了一点冰凉——是自己的指尖,被他握着,很仔细的涂了一遍,比刚刚要认真一万倍的那种涂。

    两人的距离很近,空气里散开很淡的薄荷味道。季星凌涂完之后,又把他的手指握在掌心,隔着自己的指背亲了一口,抬起头时,亮晶晶的眼底有一点笑,又痞又坏又率真,我没亲你哦,我亲我自己。

    耍赖也赖得很苏很撩。

    至少小林老师被撩到了。

    他把手抽回来:“季星凌,你要是再这样,我就要逼你一起考北大了。”

    你星哥麟躯一震:“生气了?”

    “没。”林竞继续做数学,“爱你爱疯了。”

    小林老师牌情话,直白热烈的情话,面无表情的情话。

    偏偏季星凌又很吃这一套,于是做题也做疯了,吃完晚饭又跑回1302,学霸附体狂刷卷子,晚上十二点多才被赶回去睡觉。

    梦里还在背单词。

    *

    初考前两天,山海里又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事。

    这天中午放学,季星凌和林竞照旧去副校长办公室搞快乐小饭桌,结果推门就见站了满屋子老师,顿时惊呆:“……报告。”

    这场面太他妈吓人了!

    “没事,进来吧。”唐耀勋站起来,“我们也要去会议室。”

    两人毕恭毕敬站在茶几旁,目送这群山海大佬鱼贯离开办公室,牛卫东最后一个走,他回头看了一眼,可能觉得这两个男生又高又帅,尤其季星凌,不务正业的一看就靠不住,于是警告了一句:“你们马上就要高三了,还是要把心思放在学习上,等到了大学,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谈恋爱。”

    季星凌:?

    林竞:?

    牛卫东说完就走,丝毫不顾有人正在疯狂心虚。林竞疑惑而又吃惊地问:“我们暴露了吗?”

    “要真暴露了,就该是副校长亲自谈话了。”季星凌给葛浩发了条微信,果然没过多久就收到回复,说现在全校都传开了,高三竞赛班有个物理大神,自己拿到了保送名额之后,和理科班一个女生谈恋爱,好像人品比较渣,过程不清楚,结局就是女生的成绩一落千丈,从年级二十掉到五百开外,好像今早还有家长来学校闹。

    林竞:“……”

    季星凌趁机diss红毛:“你看,我就说要离搞竞赛的远一点。”

    林竞帮他把饭菜热好,懒得搭理。

    大少爷靠在沙发上,感慨:“和你在一起太久,我都忘了,原来早恋的正常作用应该是影响学习。”

    “那我争取把你从年级倒数影响进985。”林竞擦干净手,顺便给李陌远发了条微信,提醒他以后要小心一点,学校里出了这种事,估计又要抓一波早恋。

    葛浩的八卦小喇叭当得很尽职尽责,差不多是实时播放。两人一顿饭还没吃完,事件就已经从“竞赛班大佬和理科班学姐的早恋”发展成了“学姐的匿名空间被人挖了出来”,再演变成对唐耀勋的质疑和批评。

    林竞没听太懂:“这和唐校长有什么关系?”

    季星凌把手机递给他。

    学姐的日记很凌乱,除了谈恋爱,更多的还有繁忙的学业,中间提到了唐校长,大致就是说自从他来之后,压力更大了,需要吃药才能勉强跟上进度,快崩溃抑郁了之类。刚好被记者拿来做文章,说唐耀勋不管两所学校之间的差异,为了升学率,一味拿九中的模式往山海头上套,才会出现这种局面。

    “唐校长来之后,除了晚自习和手机,其余好像也还好吧。”林竞问,“你觉得压力大吗?”

    季星凌如实回答,我的压力主要来自你,和副校长没关系。

    “……”

    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中间可能也有别的学校和唐耀勋的政敌来搅浑水,直到山海的开学初考都结束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