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力,季星凌对这人有点印象,尖嘴猴腮的,反正长得不怎么像正面角色。

    季明朗继续说:“你唐叔叔不会允许鑫力进学校的,他们这次的表现实在太奇怪了。”

    奇怪得远远超出了人类的范畴,那就只能往妖怪方面靠。而山海里有一大群未成年小妖怪,稍微不注意,就有可能会受到伤害。

    重明已经按照规定,把这件事上报给了獬豸调查处,目前还没出结果。

    季星凌强调:“这件事有新进展的话,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季明朗笑笑:“好。”

    他又把儿子叫到身边:“这两天灵力怎么样?我看鹊山医院发来的报告,好像没什么异常。”

    “我本来就没什么异常。”季星凌说,“可能就是成长期,所以高高低低的不太稳定,那我回去继续学习了。”

    “都十一点了,早点睡。”季明朗叮嘱一句。季星凌满口答应,结果一个小时后,成年麒麟处理完工作往卧室走时,就见自己的崽还在做题,嘴里念念有词的,相当刻苦认真。

    老父亲又想落泪。

    他站在门口,仔细回忆了五分钟,崽确实是在搬来江岸书苑后,才开始对学习感兴趣的。

    所以难道的确是白泽的功劳?

    学霸光环真的这么有用?

    按理来说是不能的,但……季明朗难得对自己产生些许困惑,趿拉着拖鞋回了卧室。

    是不是得抽空找个妖怪研究机构研究一下。

    而隔壁,真·季星凌学习唯一指定动力·金牌补习者·小林老师,还在查询各种奇奇怪怪的妖怪大全,古今中外,专门挑最猛的记下来。顺便也查了查会发光的树,这个倒真不少,只要是棵神树,十有□□就都会发光,没什么参考价值。

    一个月才刚过去一半,异地恋就是这么度日如年。林竞趴在床上长吁短叹,给隔壁的准男朋友发微信,我今天又去看那棵树了,因为天很黑,周围也没有人,所以我蹲下的时候,它用根须摸了摸我的手。

    还抖落了两三朵花,大红大紫层层叠叠,很符合老人家的审美。

    虽然也是转瞬即逝,但留下的惊喜却是绵长的。林竞握住那根细细的树枝,粗粝中又带着一点温度,草叶清香弥漫,还有嫩黄色的蝴蝶,也是风一吹就散成了沙。

    季星凌听得酸死了,就算是了不起的镇守大妖怪,就算已经是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也不能随随便便摸我的小林老师。

    “他怎么可以说抖花就抖花,难道不怕被别人发现吗!”

    “好像只有我一个人能看见。”

    季星凌就更酸了。

    林竞闻一闻自己的衣袖,觉得那一丝香气似乎还残存着。为了回报这份礼物,他在第二天揣了一块好吃的蛋黄酥,等到下晚自习后,偷偷拆开放在了树下。

    一条根须从泥土下钻出来,瞬间卷走了点心。

    看起来还是个动作敏捷的妖怪爷爷。

    老人家是不能吃太多甜食和点心的,会消化不良,每天一块差不多。于是从蛋黄酥到绿豆饼,再到蝴蝶酥、千层糕、山楂饼,林竞每天都会带点心过去,看着大树吃完再走。最后一天异想天开,换成了歌剧院蛋糕,结果拆开包装后,半天没有根须爬出来。

    咦,不喜欢吃国外的口味吗?林竞用手拍了拍树根:“那我拿走了,明天再送新的来。”

    大树悄默无声,只有风吹着叶沙沙。

    林竞端起盘子想离开,转身却差点撞进一个人怀里:“啊!”

    “小心!”对方赶紧扶住他,另一只手拿着笤帚和簸箕,是这一带的清洁工。

    林竞看着翻扣在地上的蛋糕:“对不起。”

    “没事,我就是干这个的。”清洁工松开手,“这大冷天的,怎么来这吃蛋糕。”

    “太甜了,想找个垃圾桶扔。”林竞还塞着耳机,正好能掩饰一下刚才的自言自语,他匆匆离开学校,主动给准男朋友打电话供认,我刚刚和大树聊天,好像被清洁工看到了。

    季星凌坐起来,震惊:“你们已经发展到相互聊天了?”

    林竞纠正:“没,是我单方面说了一句话,说我明天再去看他。”

    季星凌:“……”

    林竞把事情大概说了一遍,忐忑:“应该没什么事吧?”

    “下不为例。”

    “嗯。”

    “以后也别再送吃的了。”

    “但那棵树会不会生气,我明天能去解释一下吗?”

    “我找人帮你解释吧。”

    “好。”

    于是金牌小弟·忘忧草·葛浩就又接到了一项新任务。

    当天晚上,一片又嫩又圆乎的叶子从泥土里钻出来,拍了拍旁边的大树,非常社会地打招呼:“喂,哥们!”

    正在打瞌睡的镇守大妖怪:?

    忘忧草把麒麟大哥交代的事情说完之后,就潇洒地走了。回家洗完澡才想起来问:“星哥,那棵树是什么妖啊?怎么一直不说话。”

    “不清楚。”季星凌一边看作文范文,一边漫不经心回答,“只知道他是山海的镇守大妖,辈分很高。”

    葛浩:“……”

    五分钟后,小弟还沉浸在惊恐里,哆哆嗦嗦地血泪控诉着,星哥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他这么牛逼,我还“啪啪”拍了他七八下。

    季星凌:“我要是告诉你,你还敢去吗?”

    葛浩:“我不敢。”

    “所以我没有告诉你。”

    “……”

    “你说完不也好好的吗,慌什么。”季星凌选择性忽略了自己也不是很敢和镇守大妖说话这件事,反正你星哥就一定要酷,“都是植物,他说不定还能和你扯上一点亲戚关系,行,挂了。”

    “你哪天回来上课?”

    “大后天。”季星凌打了个呵欠。

    葛浩纳闷:“大后天,大后天不是开始月考吗,星哥你都有病了,为什么不干脆多请两天假?”

    季星凌懒洋洋地回一句:“你才有病。”

    请个屁的假,你星哥超健康的,他盼这场考试已经盼很久了知不知道。

    甚至连第一次正式约会的餐厅都选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