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洗手间里没有人, 季星凌刚开始还以为林竞是嫌这层不干净,所以去了其它楼层。他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过半天却是于一舟接起来:“没找到人?他手机在外套兜里, 我看是你就接了。”

    季星凌说:“没, 那我再去楼上看看。”

    于一舟实在难以理解这连上洗手间都要在一起的小学鸡行为,牙疼地说:“你差不多就可以了。”

    季星凌“切”了一声, 刚准备转身离开, 余光却瞥见地上有个棕黄色的毛团。

    是早上便利店那个赠品钥匙扣。

    季星凌微微皱眉, 蹲下仔细看了看,挂环和毛绒挂坠已经被蛮力扯裂, 可达鸭的脑袋上破出大洞,而掉落一旁的挂环明显是新的, 上面还有没拆掉的宽价签。林竞有个毛病,闲得无聊就喜欢找个东西捏,逛民俗展的时候,这张塑料价签差不多被他蹂|躏了一路,皱巴得油印字都掉了大半。

    ……

    于一舟还在嚼着口香糖,他懒洋洋接通电话:“你又有什么——”

    “让所有男生全部去找林竞,每一层的洗手间,快点!”

    于一舟愣了愣, 站直身子问:“出什么事了?”

    “先把人找到再说。”季星凌也在往楼上走。这家商场一共七层,洗手间的数量不算少, “我去顶楼。”

    听出他话语里的焦急,于一舟不敢马虎,当即去电玩城召集了一堆男生, 又把对面博物馆的也叫过来一批。王宏余正在树下调着相机焦距,突然就见高二一班一群崽子像潮水一样涌出博物馆, 呼呼啦啦地往对面商场跑,也被这光明正大完全不把班主任放在眼里的逃学方式震惊了,气得吹胡子瞪眼:“干什么!都给我回来!”

    “王老师,林竞丢了。”有男生报告,“于一舟让我们去帮忙找人。”

    王宏余瞪大眼睛:“林竞丢了是怎么回事?”

    其实按照季星凌的意思,是想先自己找找看的,毕竟就算看到可达鸭被扯断,也不能证明什么,万一最后是场乌龙呢。但王宏余不知道啊,听到学生不见了,他也懵了,一边交代李陌远和韦雪在这里维持秩序,让剩下的同学不要乱跑,自己也赶紧跟去电玩城。

    保安上来问:“你们要干什么?”

    “我是山海高中的老师。”王宏余回答,“我们班有个学生在六楼电玩城打游戏,现在人找不到了,你们负责人在哪里?”

    一听有人在商场里失踪,保安不敢马虎,赶紧把他带到保卫科。季星凌也被王宏余一个电话招了下来,几个人一起查了监控,发现林竞最后出现的地点的确是洗手间外,进去就没再出来。

    王宏余问:“里面有监控吗?”

    保卫科长摇头,哪家商场敢往洗手间里安摄像头,他猜测:“洗手间对面就是消防通道,会不会是下楼梯了?”

    季星凌摇头:“不可能,我们都在外面等着,他下楼干什么?”

    保卫科长答不上来,只能安排更多人去找,还插播了个商场广播,让林竞同学听到之后迅速前往五楼保卫科。看起来大张旗鼓的,季星凌却没耐心等了,直接推门就往外跑。

    王宏余赶紧追出来问:“你又要去干嘛!”

    少年跑得像风,一瞬间就消失在了拐角处。

    王宏余气得头疼,一连打了个几个电话,把该通知的都通知到,才跟着保卫科一起去找人。

    季星凌沿着安全通道往下跑,他刚刚已经去七楼检查过了,通向露台的通道被一把生锈大锁挂着,应该不在那里。而往楼下跑,每一层的安全通道都通往不同楼层,地下停车场从B2到B5,要是一处一处仔细找起来,翻一整天也未必能有收获。

    所以他直接回了江岸书苑,敲了两下门:“姜阿姨!”

    1302没有人,姜芬芳应该是去了超市,季星凌熟门熟路打开密码锁,去浴室里抄起林竞常用的沐浴露就走。

    招摇铺的潮流AJ店里,狌狌老徐正在听着摇滚,突然就见一团黑雾撞进了窗户,电得周围空气都要发蓝,顿时魂飞魄散地站起来,双手护住刚做好的火红新发型:“有话好好说,我什么要求都答应!”

    季星凌开门见山:“你女朋友呢?”

    老徐装糊涂:“哪个?”

    “地狼。”

    “哦,昨天刚分,现在是前女友。”

    “带我去找他。”

    老徐不肯:“你找她干嘛,我们分得很难看的,她硬说我劈腿,这女人又野蛮又不讲道理你知不知道,啊!”

    最后那句“啊”不是有感而发,而是他被电成了爆炸头。最后酷哥老徐被迫顶着摇滚发型,哭丧着脸出现在了前女友家门前:“求你了,帮帮我这小兄弟吧。”

    刚睡醒的美貌御姐:?

    地狼是嗅觉最灵敏的妖怪,传说这个族群甚至能闻出月亮的气息。

    真假暂且不论,但这次御姐和酷哥分手的理由,的确是因为她闻出了男朋友身上的香水味,尽管老徐已经举手发誓解释八百回,那一定是前任的味道没洗干净。

    地狼靠在门口,上下打量着面前惶急的少年:“你要找谁,女朋友?”

    ……

    林竞头上被蒙了个黑布袋,手脚都捆着,车辆一颠簸,就被颠得一疼——也说不上是哪儿疼,好像全身都疼。前段时间狂查妖怪资料构建出的心理防线,还没来得及用在男朋友身上,就先在这里发挥了一下作用,至少能让小林老师在亲眼目睹蛇尾妖怪后,还能保持冷静分析目前的局势。

    车已经开了很长一段时间,并且后期没有因为红绿灯停过,大概率是在通往城外的高速上。他只是不懂妖怪为什么要绑架自己,第一反应就是,难道是为了威胁季星凌?或者是谁暗恋季星凌?

    可能是因为小时候用偶像剧代替《托马斯和他的小伙伴》的锅,林竞在这方面的思维有点奇葩,毕竟“绑架情侣其中一方而让另一方孤身营救”属于大众狗血梗,他看了不说五部也有四部,而季星凌不管家世长相还是嚣张程度都很像欠揍男主,简直完美匹配。

    正在胡思乱想着,车子好像是拐了个弯,又猛然刹住了。

    林竞横躺在后排座椅上,没有借力点,整个人向前一滚,又“咚”一声摔得七荤八素。

    而比林竞更七荤八素的是司机酸与,他胡乱一把拉开门,冲出去蹲在路边干呕了半天,差点连胆汁都吐干了。见他这副鬼样子,之前正在路边等着、却差点被他撞到的几个人也就不好再骂了,纷纷上去问:“你这是紧张过头?”

    “那小子,车里那小子。”酸与接过一瓶水,漱口后瘫软地坐在地上,“到底是什么玩意,我快被他搞得连人形都维持不住了。”

    “真这么牛?”另一人将信将疑,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