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两人借口要到同学家小组讨论, 把冯叔先打发了回去。

    季星凌带着林竞绕到背巷,问他:“你以前翻过墙吗?”

    “没,为什么要翻墙, 我出校都是装病的。”好学生就是这么迷之有底气,连装病都能说得理直气壮。

    但这次不能再找老师签假条了,林竞看了眼矮墙,把书包丢给季星凌。

    大少爷还在问, 那你要不要踩我的手,小林老师就已经蹬着一辆破自行车,矫健坐到了墙头上。

    “……”

    林竞比较冷静地问:“然后呢, 我要怎么下去?”

    季星凌没理解这高深问题, 纳闷回答:“什么怎么下去,翻下去啊。”

    林竞表情复杂,实不相瞒, 我这方面的业务有点生疏。

    季星凌后知后觉,“噗嗤”笑出声:“你只会上不会下?”

    “快点!”小林老师稍微有那么一点点恼羞成怒, 我骑在这里很尴尬的!

    季星凌拎着两个人的书包, 身形利落攀上去,自己先跳进学校。

    “下来吧,我接着你。”他张开双手。

    林竞闭起眼睛, 抱着“男朋友是妖怪他万能他超猛”这种心态,直直戳了下去。

    季星凌没想到他会是这么个挺拔笔直的棍式姿势, 差点没能接住:“哎, 你软一点好不好?”

    “为什么要软一点,男人不要硬一点吗?”

    “……不是, 你不要突然深夜午夜档,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放我下来。”林竞拍拍他的肩, “我们去找大树爷爷。”

    这是两人第一次溜进深夜的校园,小操场漆黑无风寂静,东山楼那边却灯火通明,应该还有工人在做室内拆除,三四层绿色安全网被白炽灯穿透,照得整片天都发绿。废渣车进进出出,到处都是带着安全帽的工作人员,尘土飞扬。

    “花园那边的路灯也开着。”林竞压低声音,“我们要是现在过去,肯定会被那些人发现。”

    “来!”季星凌拉过他的手,在夜色中跑得像风。

    他们先是从办公楼后绕了过去,又穿过体育场,再翻出废旧器材室,最后躲到了一片阴影里。

    而老树就在不远处。

    林竞没想过还能有这种奇诡路线,他气喘吁吁地说:“季星凌你真的好厉害!”

    你星哥淡定隐瞒这是自己逃学逃出的丰富经验,很酷地表示,小意思。

    但最近也只能到这里了,一队工人正在花园前抽烟聊天,旁边还额外拉了一串灯泡,照明全方位无死角。

    林竞问:“他们不可能在这里站一整晚吧?”

    “不会,晚上太冷了。”季星凌攥住他的手,揣进自己校服兜里暖着,“我找个朋友去树旁边问问。”

    “妖怪朋友吗?”

    “嗯。”季星凌在这方面比较注意,就算已经超喜欢小林老师,也没有暴露忘忧草小弟——毕竟妖怪的身份还是很隐私的。他刚准备给葛浩打个电话,却被林竞拉了一把:“等一下,好像有人来了。”

    一辆建材车停在跑道尽头,从上面又跳下来十几个人,为首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季星凌说:“是魏力。”

    “鑫力的老总?”林竞吃惊,“这么晚了,他来干什么?”

    没过几分钟,东山楼那头的工人也开始成群结队往过走。

    这明显不是拆除旧楼的必要流程,眼看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花园附近,林竞也跟着越来越着急:“他们根本就是冲大树来的吧?”

    “先别慌。”季星凌远远看了眼,摸不准该不该给妖管委通风报信,就对林竞说,“你先把他们的行为录下来,万一将来有用。”

    林竞触了两下屏幕:“靠,没电了!”

    季星凌接过他的手机,几秒钟后还回去:“好了,以后不准学我说脏话。”

    林竞:“……”

    他看着手机开机画面,震惊地问:“你还可以这样?”

    “嗯,我自带闪电。”虽然这个种族天赋确实非常猛,但现在明显不适合炫耀,更不适合解释什么是妖怪电流转换器,老树周围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虚浮的土层也悉数刨开,一大卷浸湿水的白棉泡沫被滚过来,明显是准备裹树根。

    天气太冷,林竞的手机半天还停在开机画面,他眼睁睁看着一个民工背上蹦出八只手,下铲如飞地扬起一片黄土,而周围的人却都一脸淡定,脸色不由一白,不可置信地压低声音:“这百十来个人都是妖怪?”

    季星凌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也顾不上考虑神树的想法,打算先报告妖管委再说。

    可电话连“嘟”声没有就被挂断,再打两次也是这样,信号微弱到几乎搜索不见。旁边的林竞也是,手机好不容易缓慢开机,结果不但没网络,连摄像头都只能拍到一片晃动的光影。

    季星凌纳闷:“你干嘛拍我?”

    林竞更懵:“我能录到你,但录不到花园。”

    两人就像是被一道无形的屏障笼住了,和外界完全失联。

    三更半夜遇到这种事,四舍五入基本等同恐怖故事,更别提远处还有一批奇形怪状的妖怪,他们已经连人形都懒得再维持,仗着天黑纷纷拔出原身,爪牙齐上阵,几乎在老树旁边刨出了一场小型沙尘暴。

    林竞忐忑不安:“我们是被什么东西罩住了吗?”

    季星凌刚开始也有点慌,但他毕竟是见过世面的大猛妖,很快就重新冷静下来,觉得……怎么说,这道招人烦的屏障好像有点熟悉,似乎出自蜃龙,但灵力又很稀薄,所以难道是蜃叔叔家那条炸鳞冷漠崽?

    于是他故意说:“没,也有可能不是东西。”

    话音刚落,器材室里果然砸出来一个破篮球。季星凌拉着林竞敏捷一闪,篮球直直向前飞去,却在半空中不知道撞到什么,发出沉闷一声,又重重弹往反方向。

    一来一回闹出的动静不算小,林竞本能地看向花园,就见那些工人还在忙碌着,像是全然没有觉察到这头的声音,连魏力也变成了一头……不知道是什么玩意,野猪吗,还是狗。

    身为一个未成年高中生,小林老师承受了太多不该承受的惊悚画面,他已经连“怎么回事”都不用再问了,只幽幽看向季星凌——你超猛,你先说。

    “再等等吧。”季星凌按住他的肩膀,反倒不着急了,既然蜃也在,再联系之前镇守神树的态度,大概能猜到妖管委或许真有部署,就说,“反正老树一时片刻也挖不走。”

    林竞又用余光瞥了瞥身后,那器材室里呢,什么情况?

    “没事,自己人。”

    “嗯。”见他这么淡定,林竞也稍微安心了一点,继续看着花园里的动静。天边挂着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