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具有纪念意义的第一次开房, 一人一张床。

    林竞满脑子都是老树下的各种诡异妖怪,连梦境也是乱七八糟。酒店空调嗡嗡响着,吹得他口干舌燥, 没等到清晨闹钟响, 就先一步被渴醒。

    走廊里还有说话声和行李箱的拖动声, 这让他产生了一点时间错乱的感觉, 半撑着从床头柜摸过一瓶水, 拧开喝了大半瓶才发现……为什么床上还有一个人?!

    季星凌一脸正直:“你为什么要用这种迷茫的眼神看我?”

    林竞冷静地问:“你觉得呢?”

    季星凌从他手里抽过矿泉水,把剩下的半瓶喝空:“时间还早,再睡会儿吧。”

    “你不要试图转移话题。”

    “因为我那床没法睡。”大少爷没有丝毫挪窝的意思,比较厚颜无耻地说,“你的要更舒服一点,这在马斯洛层次里属于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好不好,我纯属追逐温饱本能。”可见政治是真的没有白背。

    小林老师习惯性毒舌:“为什么没法睡, 你半夜尿床了吗?”

    结果你星哥特淡定:“嗯, 我就是尿床了。”

    林竞噎了一下, 可能也是被这毫无节操的一“嗯”给雷得不轻,哑口无言半天:“起来,上学!”

    “不想上学。”季星凌靠在床头,揉了一把他的脑袋,“高考完之后,我们两个人去旅游吧, 你想去哪?”

    “600分以上出国, 500分以上出省,400分就坐地铁去城郊农家乐。”林竞爬起来, 两把套好T恤,“我先去洗漱, 你再睡十分钟。”

    分得还挺细!季星凌扯起嗓子追问:“那我要是考300分呢?”

    林竞叼着牙刷站在洗手间门口,满脸都是“你考300分还有勇气提旅游”?

    季星凌强调:“300分也是有旅游权的!”

    “你要是考300分,”林竞把牙刷从嘴里拖出来,“那我们就报一个99元包吃住7天8晚全国游,每天早出晚归,跟随导游去各个黑心购物店——”

    “闭嘴吧,你能不能珍惜一下我们的第一次情侣游!”季星凌举手投降,“我学,我现在就开始学!”

    他从床上爬起来,挤在小林老师旁边刷牙洗脸,手还要不老实地搭过他的肩。镜子里的两个人身高差不多,连乱糟糟的头发看起来也很般配,季星凌突然问:“哎,我们将来会不会就是这样?”

    “将来什么样?”

    季星凌把脸擦干:“上大学之后啊,到时候我也填北大附近的学校,我们在校外找一套房子,周末就可以住在一起。”

    “那你选好学校了吗?”

    “我还没选好学校,但我已经选好小区了。”

    林竞把一次性牙刷丢进垃圾桶:“高考600分以上,我们就一起看房子。”

    季星凌已经习惯小林老师一切都和分数挂钩的恋爱模式,并且还学会了砍价:“600也太高了,500好不好?”

    “你如果考到600分,我们不但可以出国旅游,还能周末同居,属于稳赚不赔好生意。而且你都考到600分了,再努力一下,考到640也不是没可能,640差不多就是往年北大的录取分数线,你难道不想和我一起上北大吗?”

    我他妈非常想啊!季星凌血热沸腾,没错,我都能考600了,那为什么不能考640?我没问题!我可以的!

    再一想,好像也不是很对,谁说我现在能考600了?

    林竞冷冷瞥他一眼:“从320到520的距离你都能跨越,为什么不能再从520跨越到600?你是在质疑自己的智商,还是质疑我的教学水平?”

    季星凌:“……”

    小林老师既会套娃,还会扣帽子,跟个机关枪似的,就很难聊。

    你星哥选择闭嘴。

    两人起得太早,在酒店磨磨蹭蹭吃完早饭再去学校,清晨广播也还没开始响。东山楼依旧被安全网围着,零星工人进进出出,看不出任何异常。操场上的飞灰土石已经被清理填埋,大树如往常一样,在晨风间轻轻摇曳,朝阳和飞鸟从叶间穿过,晃动金影斑驳。

    有妖怪镇守的学校,就是这么又酷又奇妙。

    季星凌往于一舟桌上丢了瓶水:“怎么呵欠连天的,你昨晚去抢银行了?”

    “屁。”于粥粥无精打采,说出了一句人神共愤的话,“我缺钱吗?用得着抢银行?”

    周围一圈无辜群众:“闭嘴吧,你们这些可恶的有钱人。”

    于一舟灌下大半瓶水,挣扎起来抄作业。韦雪去了趟老王办公室,领回一张报名表:“下个月的校庆,有谁要报节目?”

    底下一片起倒哄,几个男生扯长语调:“那必须还是一班两位姐,大家起立鼓掌!”

    掌声稀稀拉拉,可见这玩意是真的很无聊,比运动会还无聊。高二一班没几个文艺人才,或者说得更精准一点,只有罗琳思和韦雪两人充门面。但就算女神拥有美丽容颜,广大男同胞朝夕相处下来,也早就激情不再,节目还没定呢,就已经谋划好了校庆半天假要去哪个网吧。

    韦雪:“实不相瞒,我也不愿意劳烦诸位哥,打算自己唱首歌交差。但不行,根据王老师最新指示,这次校庆,我们班必须报集体节目。”

    所谓集体节目,差不多就是全班参与的意思,哪怕不上台,也得是个工作人员。于一舟莫名其妙:“老王为什么突然冒出这种新思路?”

    韦雪和颜悦色:“那不得感谢于哥你,上次校庆带着全班男女一起翘课,把老王气得够呛。”

    于一舟:“……”

    于一舟:“不是我,是星哥。”

    “反正你们这次都别想跑。”韦雪说,“大家先商量一下吧,晚自习的时候,王老师会正式统计。”

    教室里嗡嗡一片,大家纷纷表示这有什么可商量的,非要上台就大合唱呗,谁都能浑水摸鱼那种。季星凌侧头问林竞:“你有没有什么文艺特长?”

    “用英语骂人算吗?”

    “……”那什么,我觉得你就算没有特长也挺可爱。

    两个帅哥都对校庆没兴趣,心不在焉混过一早上课,季星凌中午连饭都没吃,就“砰”去妖管委打听昨晚的事。林竞也没去食堂,买了三明治和水,坐在大树旁的长椅上,草草填饱了肚子。

    镇守神树枝繁叶茂,因为学校里还有很多人,所以没办法伸出枝条,拍一拍这个焦虑小孩的脑袋,只能默不作声掉下几朵粉白的花,落在他的英语书里,香气淡雅。

    差不多快上课时,季星凌才匆匆赶回来。

    林竞问:“怎么样?”

    “差不多搞清楚了。”季星凌看了眼旁边的镇守神树,小声说,“这是一棵建木。”

    在传闻中,建木是沟通天地人神的桥梁,而在现实生活里,这种上古神木的数量也是少之又少,并且大多会伪装成别的林木,很难被发现。

    季星凌继续说:“魏力和那些绑匪是一伙的,他们想要的一直就是这棵建木,想利用重建东山楼的机会连根挖走,但又迟迟磨不下唐叔叔,才会退而求其次地绑架你。”

    “刚开始不是说龙血树吗?”

    “龙血树只是他们在审讯时撒的谎,他们绑架你,是因为看到你频繁和神树打交道,误会你也是建木同族。”

    其实建木的灵气是很淡的,上百年的老树经过风吹日晒,就更加难以被察觉。林竞之所以会被盯上,也是因为那天在咖啡馆时,被老人家多摸了几下头,再加上护身符的缘故,多沾了一点转瞬即逝的相同灵气,被一直守在出租车里的两个绑匪敏锐捕捉到。

    魏力想用建木来修建通往大荒之域的阶梯,那是一片悬浮于南海云端的广阔原野,据传草木繁盛,灵气充沛,属于妖管委一级保护区。魏力这种觊觎大荒的行为放到人类社会,大概就等同于无视国家法律,私自开金矿、放火烧山林、猎杀藏羚羊……再加一个绑架案,肯定得被重判。

    林竞不解:“可神树那么厉害,他怎么敢挖?”

    季星凌用眼睛瞟了瞟旁边的树,声音小之又小:“因为神树这么多年,一直都懒得动,也不到妖管委开会报到,看起来就不是很猛,有点老态龙钟奄奄一息的意思。魏力以为那什么,快死了,大树爷爷不是还去了趟医院吗,死去的枯树是不能成为阶梯的,他知道消息后更慌,再加上唐叔叔的默许,鑫力就提前下手了。”

    但其实神树是去鹊山医院装假牙的,因为吃多了小林老师的蛋黄酥,老人家,你们懂的,不是很坚固。

    “鑫力集团内部的问题不少,早就撑不下去了,不然魏力也不会铤而走险,对大荒的矿藏和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