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既然大家都是妖怪, 那适当地开诚布公一下,也不是坏事。所以在这天放学后,季星凌、林竞、于一舟, 再加上忘忧草小弟葛浩,聚集在高二一班的角落,举行了一场短暂的非正式会议。

    两只瑞兽,两株植物, 四人组看起来就非常和谐, 有荤有素的……不是, 品种很齐全。

    最震惊的当然是葛浩, 他既不像季星凌和于一舟一样, 是见过世面的大猛妖,也不像林竞有淡定优雅的帅哥包袱, 所以全程都瞪着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激动啊,憋得眼睛都红了!他一把兜住林竞的肩膀, 压低声音, 用地下植物党接头的语气道:“龙血树,牛逼!林哥, 我想看看。”

    林竞:“……”

    小林老师怎么可能承认自己是刚发育的茁壮小幼苗?

    帅哥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于是一竿子撑到五年后:“大学毕业再说。”

    在这一点上, 倒是和季星凌迷之相似。

    麒麟必须超猛。

    而龙血树必须超参天。

    葛浩还沉浸在比较躁动亢奋的情绪里,视线在班里绕了一圈,看谁都像妖怪。于一舟拍拍他的脑门:“你要是真这么血液沸腾,不如转包一下扫操场的伟大工程, 怎么样?”

    忘忧草不畏强权:谢邀,不去。

    他原本想和林竞先到食堂吃饭, 再给扫操场二人组打包一份的,结果洁癖你林哥一反常态,居然主动拎了把笤帚,跟过去帮忙了。

    于一舟服了:“这是什么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

    “滚。”季星凌把发小赶到操场另一头扫地,又对林竞说,“你凑什么热闹,工具给我,和葛浩吃饭去吧。”

    “没胃口。”

    “中午吃的药有副作用?”

    “没,我妈好像还没从妖管委出来。”

    虽然抹掉妖怪户籍并不算非常严重的罪名,但总归不是一件好事。季星凌说:“你先别担心,我问问我舅舅。”

    接到电话的胡烈无语凝噎,你为什么不去问你爸?

    季星凌面不改色,因为外甥和舅舅比较亲。

    胡烈:“……”亲屁亲!

    当然,最后舅舅还是满足了外甥的无理需求,大致说了一下商薇的状况,她之所以会在妖管委里待一整天,除了户籍方面的问题,主要是因为林守墨。在林医生年轻时,商薇的确考虑过要向未婚夫坦白身份,让他循序渐进地接受妖怪。结果试了好几次——比如说聊天时无意提及,聚会时趁着醉眼朦胧让师兄露出鸟爪,以及深夜雪巷里的狂奔野兽,其实都是商薇有意安排的,结果林守墨接受能力太过脆皮,往往一击即溃,频频上演当场昏迷。伤魂鸟女士也就吓到了,觉得要是未来老公知道自己是只凶残鸟,会不会被刺激得精神分裂啊……于是就一直隐瞒了下来。

    至于那位露出鸟爪的师兄,就是前段时间在接受宁城妖管委问话时,支支吾吾的仁兄,倒是很有义气地没有供出商薇。

    季星凌安慰林竞:“商阿姨的问题已经差不多处理完了,好像需要缴纳一笔罚款,再做做义工什么的,不算大麻烦。现在专家正在商讨方案,要怎么样对林叔叔做全方位体检,以及让他尽快结束休眠,哦对了,镇守神树也在。”

    大树爷爷对他自己的判断能力极为满意,说等期末考试后,要再邀请林竞去妖怪村庄做客,还特意购入了新的昆仑灵气,等着灌溉龙血树幼苗。

    所有的事情都很顺利。

    只有于粥粥的扫操场事业不怎么顺利。

    好他妈多的垃圾和灰。

    *

    为了让林先生尽快接受“全家都是妖怪”的奇幻事实,林太太和小林制定了一系列的方针策略。

    比如说在吃饭的时候,商薇会“不经意”地提起,早上好像在楼梯间看见了一团黑影。

    林竞立刻接话,可能是妖怪吧。

    林守墨神情一凛,生怕老婆会再度抨击自己闲的没事干就知道嘀嘀咕咕教坏儿子,于是义正词严反驳:“什么妖怪,是猫吧,或者小偷也有可能,我等会就打电话提醒物业。”

    “……”

    比如说电视循环播放各种妖怪传说,并且在家里堆满《山海经》《妖怪大全》《神话故事》。

    林守墨严厉批评儿子,看完书也不知道好好收拾,家里堆得乱七八糟,一点也不为辛苦工作的妈妈和姜阿姨考虑!

    商薇看不过去了:“老林,那是我堆的。”

    林守墨面不改色:“那儿子也没好好收拾!”

    “……”

    替罪小林,在线抑郁。

    这天晚上,市二医院有急诊,林守墨匆匆忙忙赶去加班。

    姜芬芳打好果汁端到卧室:“休息一会再学习。”

    “谢谢阿姨。”林竞接过玻璃杯,没忍住好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