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⑧ 我们试试(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大二下半学期的课程安排很紧, 期间林竞还跟导师去了趟海城,前前后后加起来,两人差不多一个月没能好好谈恋爱。季星凌在电话里提出抗议, 并且试图争取“砰”一下的权利,结果却遭到小林老师无情拒绝:“我住标间不方便, 你再等两天,我很快就回来了。”

    “空虚寂寞冷, 难道你不思念男朋友温暖的胸膛和强健的臂弯吗?”

    “一般思念吧, 如果男朋友在我回来之前能背完20页GMAT,那可以酌情升级成疯狂思念。”

    鉴于背单词这件事实在太沉重了, 简直是猛男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所以星哥决定换个话题:“你现在还在沧浪集团?”

    “嗯。”林竞回答, “老师还没开完会,估计今天又得加班。”

    季星凌疑惑:“刚刚那是地铁播报声?”

    “不是, 是公交车。”林竞拖着大行李箱,冷静且不假思索, “我们和交通台合作录了15秒的宣传广告,正在听小样。”

    在轻轨提示抵达机场T1航站楼前,林竞找借口挂了电话。实习原定下周三才能结束, 但恋爱脑和季星凌都很能使小林老师冲动, 让他如同打鸡血一样熬两个通宵干完活,只为突然出现给男朋友一个惊喜。

    但事有不凑巧, 海城最近总刮台风, 林竞一进机场就被攒动的人头一惊, 电子屏幕上一片红红黄黄的“取消”和“延误”, 返程看起来遥遥无期,鉴于龙血树并不能随心所欲地“砰”, 他只好去书店买了本书,去咖啡馆里消磨时光。

    一消磨就是八个小时,从早上十点到下午六点,当飞机终于起飞时,林竞已经困得昏天暗地,眼罩一拉蒙头就睡,顾不上机舱温度太低,连降落时的颠簸都没把他颠醒,云山雾罩的,甚至以为还没起飞。

    “北京在下暴雨,稍微有些冷。”空姐温馨提醒,“记得加一件外套哦。”

    林竞头昏脑涨,不知道自己是睡懵了还是感冒,总之直到取到行李,还是没怎么彻底清醒。TAXI站的工作人员已经放出牌子,提示现在人数较多,预计您的排队时间为三小时十分钟,网约APP也是大排长龙,简直像是全世界人民都突然有了打车需求。

    林竞:“……”

    算了,惊不惊喜的,等下次吧。

    他给季星凌打手机,结果一连三四个都没人接,发微信也没人回。最后还是打宿舍电话,才被他的舍友接起来:“哦,星哥好像和篮球队一起去吃饭了,手机没带,还没回来,你找他有急事?”

    “没,谢了。”林竞掏出纸巾擦鼻子,又把电话打给了复读机群唯一有车人士,“易哥,江湖救急。”

    一个多小时后,楚易开着舅舅的大吉普,把这正在发烧的可怜人士送回星辰公寓,随口问:“星哥呢?”

    “在啊,但你不是经常谴责我重色轻友吗?”林竞连鞋都懒得换,有气无力趴在沙发上,“所以这次给你优先级待遇,怎么样,有没有很感动?”

    楚易:“实不相瞒,一毛都没有。”

    “箱子里有给你买的礼物。”林竞拖过靠垫捂住头,“自己拿。”

    “是什么?”

    “上周海城潮玩节开幕,我帮你去现场排了那个什么Rainbow的熊,名字没记住,运气好中签,就买了。”

    “……限量版彩虹那个?”

    “嗯。”

    楚易心花怒放,当场对他进行了三百六十度的花式赞美,连重色轻友都不再是缺点了,而是优点,是奋不顾身追求的爱情,和你JUMP我JUMP差不多的性质,MY HEART WILL GO ON AND ON晓得伐,那叫一个喋喋不休,魔力复读。林竞被吵得愈发迷幻,很想把这移动的喇叭和玩具一起驱逐离境。但架不住楚易道德品行太良好,坚持拿人手短不动摇,非得帮他煮粥买药,并且还要针对组织的恋爱生活展开深度探讨,体贴询问:“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林竞无言和他对视,实在不懂这时髦酷哥的内心深处怎么跟居委会大妈似的:“我们没吵架,他今天在打篮球,你放下我的粥赶紧走,对了,走之前再帮我买瓶止咳糖浆。”

    药房就在公寓楼下,楚易刚获得珍贵的限量潮玩,服务态度十分良好,大手笔采购了一堆感冒退烧药。收银小妹面对酷哥声音甜美:“您好,我们今天全店活动,消费满一百二可以打八折哦,请问需要再加一盒润喉糖吗?”

    楚易随手从旁边的货架上摸了两盒安全套:“够了吗?”

    “刚好。”收银小妹笑容一僵,伤感地扫着码,心想,果然帅哥都不单身。

    天上黑云滚滚,雷霆炸得无际无边。林竞躺在沙发上没动,他目前已经能非常准确地分辨出,什么样的雷属于季星凌,什么样的雷属于降雨的龙——比如说像现在这样的,又沉闷又惊悚,让人听到之后心都要颤一下的惊雷,肯定就和男朋友无关。

    楚易把牛皮纸袋递给他:“吃之前看说明啊,哦对了,这家药店在促销,我帮你带了两盒套。”

    林竞陷入短暂迷惑:“什么套?”

    “安全套,别告诉我你们不用。”

    “……你为什么要帮我买这种东西?”

    “刚不说了吗,促销,打折。”

    “嗯,你好勤俭持家。”

    勤俭持家的酷哥并没有听出这句话背后的浓浓尴尬,揣起车钥匙,潇洒走了。留下小林独自一人拆开牛皮纸袋,沉默地倒水吃药,再把那两个小盒子丢进床头柜。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丢进垃圾箱,你林哥是那么不勤俭持家的人吗?

    肯定不是。

    所以丢进床头柜才合理。

    ……

    篮球队一群人,出去又是吃饭又是唱K,酒也喝了不少,季星凌直到凌晨才回宿舍。他草草冲了个澡,拿起手机一触屏幕,映入眼帘赫然一片绿。

    未接电话的绿,微信的绿,短信的绿,那叫一个郁郁葱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