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学生纷纷回了教室。

    开学第一天,从上午到下午,林飞今天排满了各种数学组老师会议,高二级部老师全体会议,班主任全体会议。

    开学典礼刚刚结束,林飞就收到一张风纪单。

    “二班,江淮,没穿校服,扣二分”。

    于是林飞百忙之中,硬生生抽了几分钟空,在教室门口说:“江淮出来一下。”

    江淮靠在后桌沿上,抬了抬头。

    林飞指他:“就是你,出来。”

    江淮按了按在课桌趴着睡觉睡太久有点酸疼的后脖颈,懒懒散散地出了门。

    林飞把风纪单丢给江淮:“认识这是什么吗?”

    江淮单手接住了风纪单,抬了抬眼睑。没什么表情。

    这位刺头儿学生的名号林飞听了一年了,他有点警惕……江淮不会闹事吧?

    如果江淮闹事的话……

    江淮瞥了一眼风纪单,点点头:“认识。老师,我错了。”

    林飞刚刚皱起眉头来:“?”

    “我不应该不穿校服。”江淮说,“给班级抹黑。”

    江淮连语气停顿都没留:“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做出这种严重违反纪律,拖累班级进步,影响学校文明进程的恶劣行径,从此以后,改过自新,每天穿校服。”

    林飞:“……”

    这是写过多少份检讨,模板都背过了。

    江淮深深一鞠躬:“请老师原谅。”

    林飞:“……”

    林飞表情有点复杂,一时居然不知道说什么。

    他抬手拍了拍江淮的肩膀:“……你有这个思想觉悟还是好的,以后高中两年大家都要一起相处,要有班级荣誉感。”

    薄渐刚刚结束完开学典礼那边的事,才回班。

    陈逢泽和他一起。他和陈逢泽是高一同学,分了班后他在二班,陈逢泽在三班。

    陈逢泽边走边说:“……今天不少老师都开会,下午我们班语文课上自习,你们班呢……哎我记得你们班下午数学连堂,那肯定也上自习了……操,风纪委又得查风纪了,下午咱学生会开个会吧……”

    薄渐有一声没一声地应着,神情散漫。

    拐过走廊拐角。

    薄渐忽然抬眼。

    一个扎小辫儿,穿黑色卫衣的少年,插兜道:“班级是我家,荣誉靠大家……林老师,我是一个集体荣誉感很强的人。”

    “那你保证你以后不再犯错?”林老师问。

    少年说:“我保证三天以内不再扣分了。”

    薄渐转回眼,和少年擦肩而过。

    林飞:“……校服一个星期就查一次,你还想怎么给班级扣分?”

    江淮想了想:“我一般不会在校内打架。”

    林飞:“……”

    林飞看了眼手表,还有五分钟开会。

    他背着手,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眼江淮:“行行行……回教室上自习去吧,我还要开会,今天中午回家记得把书包带回来。”

    -

    回教室,卫和平给江淮发了条微信。

    -淮哥,今天中午你去食堂吃饭还是回家吃?

    江淮动了动手指头。

    -中午我回去拿书包。

    -哦哦哦,知道了。

    二中有宿舍,但可以住宿也可以走读。住宿和走读的学生大概五五开,江淮一直走读,不住校。住校的同学beta比较多……卫和平就一直住校。

    放下手机,江淮懒洋洋地往同桌那边看了眼。

    赵天青是体育生,刚刚开学就被去训练了,没回教室。

    后桌……江淮往后扭头。

    薄渐低着头在写物理练习卷,低垂的睫毛长而浓密,肩背挺阔,手指指节漂亮,连写出的字母都是隽秀的。

    薄渐刚刚抬眼,江淮已经皱着眉头扭回头去了。

    薄渐最后一排,没同桌。

    后两排就他们两个人。

    江淮在心里操了声,这连找个说话的人都找不着。

    薄渐望了江淮后背几秒钟。

    江淮转头看了看东,又转头看了看西,最后又从兜里掏了那对耳塞出来,一戴,一趴,继续睡觉去了。

    -

    中午放学。

    江淮去学校自行车车棚那儿取了滑板,慢腾腾地滑着滑板往后门那边去了。

    学校两个门,但后门没到周末前后,没到人最多的时候不开,平常就开一个正门,查勤也方便。现在刚刚中午放学,前门人太多了,江淮准备从后门西边那儿翻墙出去。

    墙不高,不太到两米。好多年了,没拆。

    一般平常迟到逃课的学生都从这儿走,但有被蹲在这儿守株待兔的学生会风纪委抓包的危险……但快活险中求嘛,被抓几率又不是百分之百。

    墙这边是一片小树林,角落堆着几摞破砖,人很少。

    江淮嚼着泡泡糖,一踩滑板头,从滑板上跳了下来。

    他往后退了十几米,准备来个单向冲刺……他可以借力墙壁直接从墙顶跳过去。

    只有弱者才用角落的那摞砖垫脚。

    真正的强者都会飞。

    江淮刚刚退后出去几米距离,余光瞥见路那边过来了个人。

    他扭头看了眼。

    符合学校硬规定软规定所有规定的校服穿着,白衬衫几乎在阳光底下发亮,纽扣系到最上面一颗,连鞋带都系得整整齐齐。

    那个人也看了眼江淮。

    恰好四目相对。

    江淮脚顿住了。

    那个人脚也顿住了。

    江淮吹了个口哨,嘴角一挑:“哟……薄主席也来爬墙啊?”

    薄渐神情淡淡,面色不变:“路过。”

    “那你路挺偏啊。”江淮问,“路过,顺便爬个墙?”

    薄渐瞥他:“我不爬墙。”

    江淮眯起眼:“好学生不爬墙?”

    “嗯。”薄渐居然“嗯”了一声,“好学生不爬墙。”

    江淮:“……”

    江淮盯着他,感觉好像有哪不对劲……但他暂时没想起来。

    薄渐倒不废话:“我先走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