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说完,薄渐又转回身,往来的方向走了,完全让人看不明白他到这边干嘛。江淮踢了滑板,向后后退出好几米,一个冲刺跑,直接翻到了墙顶……到墙顶,江淮终于想起来了。

    昨天他打架打一半,从墙顶上跳下来的那个人不就是薄渐吗?

    -

    江淮家离二中不远。

    因为这地儿是江淮选的。他妈……亲妈,江女士,出国工作去了。这个小区离二中近,离区小学也近。

    他有个妹妹,就在区小学,今年八岁,三年级。

    今早事儿多,江淮开学,他妹妹江星星也开学,一小学生,又要收拾这个又要收拾那个,破事儿贼多。江淮还有晨起锻炼的习惯,事一多书包就忘拿了。

    不过也无所谓,江淮课本都放在学校。

    江淮到家给自己煮了包泡面。

    在餐桌边上,江淮看见了几根用完了没收好的彩色蜡笔,还发现了一张丑丑的蜡笔画。

    画着一个小人,两根线是筷子腿,一个不规则椭圆形的脑袋……还有一头由,江淮数了数,由七根头发组成的秀发。

    但就凭这七根头发火柴棍搭小屋似的发型,江淮认出了这画的准是薄渐:“……操。”

    江淮烦薄渐没别的理由。

    就是这个暑假,江星星拿他手机玩,不知道点进哪个聊天群了,发现了一张薄渐的照片……还不是单人照,班级合照,一个班四十多个人,江星星才八岁,一眼精准定位薄渐,对薄渐这逼一见钟情。

    一个暑假,面儿都没见过,就对薄渐比对他这哥还亲了。

    江星星还没给他画过蜡笔画呢。

    江淮盯着这张丑得一批的蜡笔画,就想撕了扔垃圾桶。

    可他想了想,又放下了,放下又拿起来,叠了好几叠,揣裤兜里了。

    人道销毁。

    江星星休想拿着这张丑画放学回家睹画思人。

    -

    下午江淮背书包去了学校。

    老师开会,下午的数学连堂改自习课了。

    江淮照例要掏出耳塞,趴桌子上睡觉,卫和平给他发了几条微信。

    -扶我起来浪:淮哥,放学后我跟许文杨他们出校吃饭,来吗?

    江淮按了几个字。

    -真正的强者:去不了。

    卫和平很快回。

    -扶我起来浪:哦……你还要去接阿财放学是吗?

    -真正的强者:嗯。

    卫和平过了一会儿,又发了个流汗的表情。

    -扶我起来浪:淮哥……你妹妹一个女孩子,你真不打算给人家换个小名?

    江星星小名阿财,江淮起的。

    -真正的强者:贱名好养活。

    -扶我起来浪:……

    江淮靠在后桌沿儿和卫和平发消息。

    后桌没人。薄主席事务繁忙,今天下午自习课没来教室。但人没来,桌子上多了不少吃的……两盒巧克力,还有几个小礼物盒,小纸片小信封。

    江淮瞥了一眼,瞥见一张小卡片:“开学快乐!”

    开学都有人送礼。

    讲究人。

    -扶我起来浪:对了,你还要主席照片吗?

    -真正的强者:……问这个干嘛?

    -扶我起来浪:我在校园网上刷到了一张你跟主席的合照。

    -真正的强者:???

    卫和平直接甩过来了一个链接。江淮点进去,一进去,被手机版校园网黑体加大码标题震了一下:

    “建设双一流高校,旗鼓相当的对手!!”

    一张今早开学典礼结束后,薄渐来查校服的时候偷拍的照片。

    薄主席神色沉静,拿着个记名本,迎着阳光,自带圣光普照buff,江淮一张送葬脸,早上扎的小辫儿还被睡得翘起来了一撮,偏着头,好像看都懒得看薄渐一眼。

    上课时间,回帖还挺活跃,都hot了。

    “爱吃辣条:卧槽我大二中两位大佬同框了!”

    “没有鱼的于:……怎么看上去像是快打起来了?”

    “二中我最帅:旗鼓相当的对手,楼主明天去qq看点上班?”

    “影流之主:建设双一流,牛逼,正好两个投票第一……再来个alpha,凑个3a级景区吧。”

    “甜味仙女:有一说一,主席拍得不错。”

    “在座各位都是弟弟:是我江大爷没有牌面了吗,偷拍都偷拍到江淮身上了,你是皮痒还是不怕死?”

    “真正的强者:删了。谢谢。”

    但“真正的强者”的这条回复,很快就被刷下去了。

    江淮不爽地“啧”了声,关了校园网。

    下午日头西斜,从走廊窗户折进一束暖洋洋的光。教室后门没有关,光又从走廊折到教室地面上,拉出几条门窗的长长的影子。

    江淮偏着头,趴在桌子上往教室门外看。

    后门正对着走廊上的一扇窗户,露出一片似乎只有巴掌大的天空,霞彩浓重。

    江淮眯着眼看着窗外,拿了手机出来,调出相机,趴着找角度拍照片。

    “……哎哟,还不如在教室上自习呢,”陈逢泽拿着个记名本走过来,“操,老师不上课,风纪委查一下午自习纪律,教学楼我都上上下下转三圈了。”

    陈逢泽旁边是薄渐和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同学,男同学是学生会体育部部长。

    陈逢泽叹了口气,看看薄渐:“期中考完开运动会……薄渐,你们待会儿是要去一楼开会是吗?”

    “嗯。”

    陈逢泽合了记名本:“行,那我跟你们顺路走……我顺便去找我女朋友,她让我给她带吃的,”他揶揄地撞了撞薄渐肩膀,“毕竟我又不像薄主席,天天都有小omega的礼物收。”

    薄渐扫了陈逢泽一眼,笑了笑:“那你去我那儿拿?反正放我那儿我也都扔了。”

    “我靠,这么浪费?”

    “那我给你?”薄渐反问。

    “不要不要,”陈逢泽连忙摆手,“送你的东西指不定哪儿夹着情书呢,我要转手给我女朋友……她得削了我。”

    几个人下了楼,从二班门口经过。

    薄渐走过教室后门,刚刚走过去,似乎教室里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

    他扭头,正好看见江淮自习课趴在桌子上,单手举着手机,正对着他们几个人,手机摄像头的闪光灯又闪了一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