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刘畅:“?”

    刘畅立马急了:“谁说我碰瓷了!”

    “不是碰瓷,”江淮掀了掀嘴唇,“那是特技表演?”

    教室一阵哄笑。

    刘畅涨红着脸瞪了周围一眼,才冲上去揪着江淮衣领:“江淮你什么意思?你他妈以为我是怕你吗?要打架是不是,来啊!你……”

    “松手!”林飞及时厉喝,“刘畅松手,江淮你到一边去!”

    江淮眼皮动了动,脚却一动都没动。

    刘畅犹豫了一下,也没松手。

    林飞把手里的教案狠狠地往讲台边缘一摔:“我让你们松手!耳朵聋了是吗??”

    讲台上的作业本被震得一晃。

    薄渐扶了扶。

    刘畅先松了手,忿忿地到一边去了。

    林飞问:“到底怎么回事?”

    刘畅立马指着江淮:“我跟江淮又不熟,也没招惹他什么,他就跟疯子似的,过来就把我桌子全踹翻了!”

    “动手了吗?”林飞问。

    刘畅指着江淮大声说:“他动脚了!”

    许文杨咳了声,小声对班主任说:“林老师……没打起来,可以查监控的。”

    动脚了还没打起来,这都什么跟什么,开学两天,没一天消停。

    林飞瞪了一眼江淮……想了想,又瞪了眼刘畅。

    上课铃预铃响了。

    林飞刚要说什么,摆了摆手:“行了,你们两个,在教室不消停就去我办公室打去吧……许文杨,”他指指前门摔出去的课桌,“你找几个同学把前门收拾收拾。”

    -

    进了办公室以后,刘畅嘴就没停过。

    他一脸忿忿,说:“……我跟江淮无冤无仇,又没得罪过他,他把我桌子给掀了,东西都摔了……老师,这还不算霸凌吗?就算这次没动手,那江淮以前没动过手吗,他打架还少了吗?放任这种害群之马呆在学校,特别他还是个alpha,迟早是要……”

    林飞抬手:“行了。”

    刘畅还要说什么,林飞瞪了他一眼:“你哪那么多废话?我让你翻旧账了?出了事肯定你们两个都有错!”

    刘畅闭了嘴,却一脸不服。

    林飞看向江淮:“到底怎么回事?”

    江淮懒洋洋地抬了抬眼皮,看着刘畅:“你说你没得罪过我?”

    “我……”刘畅绊了下,可随即冷笑着说,“要不是高二倒霉和你分了一个班来了,我都不认识你!我怎么得罪你?”

    他“嘁”了一声:“我妈说的对,你这种alpha学生,学校应该开除!”

    刘畅他妈刘毓秀是江淮高一一年的班主任,和江淮两看两相厌。

    卫和平暑假看到那个老师投的“你最想打死哪个学生”的匿名投票的时候,一口咬定这肯定是刘毓秀那个更年期老女人投的。

    江淮嘴角挑了挑,神情散漫:“那你妈教没教过你,人说话是要承担责任的?”他顿了下,“还是,你妈没把你当人教过?”

    刘畅愣了下,当即暴跳如雷:“江淮你有种你他妈再说一遍?”

    “我说,”江淮没什么表情,看着刘畅,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你真是你妈的好,儿,子……”

    林飞“嘭”地拍在桌子上:“都闭嘴!”

    江淮耸肩,轻嗤了一声。

    刘畅上不上下不下,脸色难看。

    俩人就在他办公室吵,林飞脾气也上来了,站起来问:“都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我是让你们说明白刚刚是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翻旧账的!”他指向窗户外,“你们要翻旧账,滚出学校外面翻,你们要打,从学校退了学出去打!没人拦你们!”

    “你们这都什么德性?”林飞指指江淮,又指指刘畅,“你们两个alpha!都是正好到了易感期吗?只要你们说一句你们到了易感期,我现在就准你们俩一个星期假!马上回家,滚回家过易感期!”

    只有alpha才有易感期,期间情绪不稳定。有容易暴躁的,有容易难过的,有欲望强盛的……什么样的都有。

    但没人会因为易感期请假。

    林飞说这话就是让他们滚蛋。

    刘畅噤声了。

    江淮侧了侧头,拇指按在手指指关节上,咔吧响了几下。他低眼说:“没到易感期,就是想打他……”

    林飞深呼吸了几口气,强制自己冷静……他问:“你凭什么想打他?”

    “帮他妈教他当个人……”

    林飞吼了一声:“江淮!!”

    江淮不太明显地被冷不丁吼得一抖,他沉默了一会儿,才慢腾腾说:“因为他骂人。”

    林飞憋着一口气,瞥了眼刘畅。刘畅没有说话,林飞就有了底。他问:“刘畅骂的是你?骂你什么了?”

    可林飞等了一会儿,江淮说:“不记得了。”

    林飞怔了下。

    刘畅立马抓住机会,连忙说:“老师,我没有骂他,是江淮威胁我了!他不但说要打我,还嘲笑我,说……”

    “没让你说话!你闭嘴!”林飞厉喝。

    刘畅吓一跳,又闭嘴了。

    林飞看着江淮:“不记得了?”

    江淮“嗯”了声。

    林飞心烦得不行,挥挥手:“你们俩先回去吧,明天一人交一千字检讨给我……”顿了顿,林飞说,“江淮就别回去了。呆在教室惹事,那你就去走廊上呆着吧。”

    刘畅似乎觉得这一千字检讨他也不应该写,瞪着眼说:“老师,凭什么……”

    林飞向大门指:“都出去。”

    -

    回去的时候第一节课都快下课了。江淮进了后门,从桌洞抽了书包出来,去了走廊。

    薄渐神情认真地望着黑板上的受力分析图,在物理书上做笔记。

    后门没关。江淮拎着书包出去了,弯腰把书包放在了走廊墙根上,又拉开书包拉链,从里面翻了本书出来。

    薄渐偏了偏头,向门外瞥了一眼。

    江淮背对着他。因为弯着腰,校服衬衫的腰线被收窄了,向上抻了一截。露出短短一段瘦窄白皙的腰,脊索微微突起。

    薄渐视线又落回到物理书上。

    物理书上有一段双曲线。

    薄渐看了这段双曲线半晌,笔尖轻轻描了描双曲线中间的y轴。

    -

    物理课还没下课,卫和平还坐第二排……但江淮居然收到了卫和平的微信。

    -扶我起来浪:淮哥,没事吧?

    江淮坐在数学书上,懒懒地按了几个字回去。

    -真正的强者:没事。

    -扶我起来浪:林飞是罚你出去罚站了吗?

    -真正的强者:嗯。

    -扶我起来浪:??

    -扶我起来浪:林飞这是什么意思?刘畅那个傻逼主动挑的事,刘畅都回来坐下了,凭什么让你在外面站着?林飞不会把刘毓秀叫过来了吧?

    江淮打了个哈欠……其实在外面在里面,对他来说区别不大。

    -真正的强者:没叫。罚站就罚站吧,无所谓。

    -扶我起来浪:唉,这些狗老师……都是一丘之貉。

    -扶我起来浪:算了聊点别的吧。老秦今年元旦还回来吗?

    卫和平说的是秦予鹤。

    他,江淮,秦予鹤三个人初中就都认识了,初中同班同学……但江淮还是和秦予鹤关系铁,他俩打小学起就是同班同学,卫和平到了初二才和江淮熟起来。

    后来初三,秦予鹤出国了,元旦和暑假才回来。

    他们三个人,两个alpha……就卫和平一个beta。

    卫和平就常常很遗憾他不是alpha,要他也是alpha,那就跟哥们儿们步伐统一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