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真正的强者:暑假的时候他说回来。

    -扶我起来浪:可以的,哈哈哈到时候咱翘课出去跟老秦吃饭去怎么样?

    -真正的强者:行啊。

    -

    下课铃响了。

    江淮回教室的时候,瞥见今早倪黎送过来的奶茶还原封不动地放在他课桌上。他碰了碰,天气热,还是温热的。

    薄渐在翻练习册,眼前多了一杯奶茶。

    还别着女孩子给江淮写的小卡片。

    早安,焦糖珍珠的,半糖……和一个灿烂的小笑脸。

    “喝吗?”江淮站在他前面,低头看着他。

    薄渐掀了掀嘴唇:“不喝。”

    江淮问:“你不喜欢奶茶?”

    “不是不喜欢奶茶,”薄渐轻描淡写地说:“是不喜欢喝不熟的女孩子送来的东西。”

    江淮:“……”

    “别人送你的,”薄渐支着头问,“为什么不自己喝?”

    江淮皱了皱眉:“这杯焦糖味儿太重了……”他不喜欢焦糖,卫和平不喜欢珍珠,这杯得扔掉了。他“啧”了声,“算了,你不要那我就……”

    薄渐抬眼:“焦糖的很难喝吗?”

    江淮顿了下:“不是难喝,但是……”

    “但是什么?”

    江淮看上去有些不耐烦:“焦糖太甜了。”

    “哦。”薄渐点了下头,抽出吸管,“噗”地一下戳进了奶茶杯盖,“那我尝尝。”

    江淮:“……”

    江淮问:“你不是不喜欢喝不熟的女孩子送来的东西吗?”

    “但这不是你转送给我的吗?”薄渐低眼,不紧不慢地说,“所以不算不熟的女孩子了,应该算……不熟的男前桌。”

    江淮:“……”

    -

    过了大半节课,林飞慢慢冷静了下来。刚刚他的处理方式太鲁莽了,还没有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就先把学生给罚了。

    作为班主任,他必须给出一个明明白白,足够公正的处理结果。不然刘畅去向刘毓秀告状……江淮就麻烦大了。

    他不是偏袒江淮,只是犯了错,就有一说一,就事论事。

    第三节课上数学。

    林飞进了教室,走到讲台上,却没开始上课。

    他面色严肃地说:“今天早自习班里发生了一件很不愉快的事……有谁能站起来讲讲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吗?”

    教室安静下来,面面相觑。

    倒数第二排靠门的座位是空的。

    过了好一会儿。许文杨犹豫地站起来,说:“老师……就是早上江淮和刘畅发生了一点矛盾……然后刘畅桌子就被掀翻了,没别的事了。”

    刘畅在前排撇了撇嘴。

    林飞问:“什么矛盾?”

    许文杨露出为难的神情:“我……我坐在后排,也不是很清楚。”

    林飞皱了皱眉,看向其他同学:“还有人起来说一说吗?不要想别的,我们就事论事。”

    卫和平攥紧了拳头,猛地站起来:“老师,是刘畅先挑的事,今天早上刘畅就一直在骂江淮……”

    刘畅扭过头冷笑:“有你说话的份?谁不知道你跟江淮穿一条腿的裤子?”

    “你敢说你没骂江淮?”

    “我骂他什么了?”刘畅“呸”了一声,“我说的都是事实!江淮敢做,敢不敢当??”

    卫和平又情绪激动起来:“事实个屁,你那他妈明明是诋毁!”

    刘畅:“我诋毁他……”

    林飞暴喝:“你们两个都闭嘴!”

    刘畅悻悻地转回头,但手还向后指:“老师,他跟江淮关系好,说话不能信!”

    “我让你闭嘴!”林飞厉声道。

    林飞头疼,叹了口气:“还有谁能站起来说说怎么回事吗?”

    刘畅转了转头,把附近的同学挨个儿扫了一遍……看见谁也没敢吭声。刘畅得意洋洋地冲卫和平扬了扬下巴。

    虽然开学才两天……但高一就不少人认识刘畅了。

    因为刘畅他妈是二中老师,刘畅虽然不打架,但在学校也是一号出了名的事儿逼alpha。

    谁没事自找麻烦啊?

    没有人站起来。

    林飞说不出什么滋味儿:“江淮说是刘畅先骂的人……有谁听见了吗?”

    沉默。

    几分钟的沉默。

    当所有人……连林飞一起,以为这沉默要持续到林飞先放弃为止了,后排响起了轻微的站起身,桌椅地面碰撞的声音。

    所有同学一下子向后扭过头。

    最后一排高挑修长的少年站了起来。他散漫地扫了刘畅一眼,声音轻缓而清晰:“早上刘畅骂没骂江淮我没听见,我倒听见他骂了一个omega女同学。”

    教室一片寂静。

    林飞愣了下。

    是薄渐。

    认识薄渐的都知道薄渐一般不大插手班里这些零儿八碎的事,也不竞选班干部……这位学号0001的学生会主席事儿已经够多了。

    所有人看着他。

    薄渐弯了弯嘴角:“我记得……是骂那个omega脑子不好使,是个跪舔alpha的烂货。”

    林飞一时愣神……他看了眼刘畅,说:“但我问过江淮了,他什么都没说……这些话江淮为什么不自己告诉我?”

    薄渐落眼在桌子上的焦糖奶茶上,手指碰了碰杯沿。“可能是不想让老师把那个omega叫过来……再让她听一遍刘畅都说了什么吧。”

    想得挺远。

    典型的个人英雄主义。

    “但保护omega是alpha天生的职责,作为一个alpha,江淮的做法……”薄渐低垂着眼眸,漫不经心地说,“有什么错吗?”

    教室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嘈杂。

    林飞神色有些复杂,沉默了一会儿,看向刘畅:“你说过那些话吗?”

    刘畅脸色已经吓白了……他骂那个女的完全是因为看不惯江淮,怎么扯到ao关系上了?

    omega只占人群的十分之一,但身体素质普遍一般,比不上beta,更不用比alpha……理论上物以稀为贵,但实际上omega在哪儿都处于弱势地位。

    特别是omega对上alpha,是天生弱势。

    学校一向对于omega的话题都很敏感。

    “我刚好在讲台上,所以听见了。”薄渐嘴唇动了动,刘畅脸色更白了,“我想坐在前排的同学也有人听见了。”

    “是吗?”林飞看向前几排,“那你们还有谁听见了?”

    主席是第一个站起来的。

    所以这次的沉默没有持续太久。

    一个女生咬了咬牙,举手说:“老师,我也听见了……刘畅确实骂了,说那个女孩子是,是虚荣心作怪的……烂货。”

    “我也听见了!”女生开了个头,旁边的同学也举了手。

    “其实刘畅还骂江淮了……”又有人说。

    薄渐收回眼,向后门外瞥了一眼。

    江淮的书包孤零零地躺在墙角,主人不翼而飞。

    林飞沉默了很久,最后重重叹了口气:“好,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处理的。”他走下讲台,“先上课吧,我去把江淮叫回教室。”

    但走到门口,林飞看了一圈:“……江淮人呢?”

    林飞回了教室:“你们谁看见江淮了?”

    靠窗的一个同学犹犹豫豫地举手:“老师,我刚刚看见他了。”

    林飞愣了下:“在哪?”

    同学:“楼下,在操场上滑滑板。”

    林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