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长跑十二个人一组,一到十三班的alpha刚好分了十一组。

    江淮在第二组。

    alpha先测长跑,omega先测仰卧起坐,beta先测“三选一”。

    级部里beta占八成,“三选一”里除了攀爬网那儿,跳远跳高的片区都火爆可观,队伍排了老长。omega的仰卧起坐在室内不好进去,就不少beta同学来看alpha长跑了。

    特别来看第一组。

    薄渐就在第一组。

    第一组的同学还在体育老师那儿领号码牌,已经有同学振臂高呼:“主席加油!”

    薄渐微微偏头,勾了勾唇角,向他们礼貌地点了点头。

    江淮在第二组排队,“啧”了声,别过了头。

    卫和平在跑道外圈的长凳上坐着,隔了十好几米,也在冲江淮疯狂挥手,还在喊什么。但操场太吵了,江淮听不见他说了什么,只能从手势上猜差不多是在说“我去跳远了,水我给你放这儿了”。

    江淮象征性地点了下头。卫和平冲他比了个大拇指,可能是夸他牛逼,也可能是让他加油,然后就和许文杨几个走了。

    陈逢泽和钟康坐在一边的长椅上。

    照正常分,陈逢泽应该在长跑第二组,但体能测试要风纪委监督纪律,所以他们几个风纪委员都被安排到了最后单独考试。

    陈逢泽靠在长椅靠背上:“学长,你们高三又不体能测试……你这是翘课下来的?”

    钟康是学生会宣传部的,omega。

    “不然呢?”钟康笑了笑,“主席考试,当然要翘课下来看啊。”

    陈逢泽没忍住问:“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钟康握着单反,耐心地找角度,“你们这些臭alpha,对我们omega的心思一无所知。”

    “……”

    陈逢泽很想回一句,你们这些omega,对我们alpha的德性也一无所知。

    “再说,我这也算职务需要。”钟康盯着单反屏幕,“宣传部就是宣传学校文化的……体能测试和学生会主席都是咱们学校文化的一部分。”

    陈逢泽:“对对……您说的对。”

    钟康扫了一眼第一组长跑的alpha……薄渐是九号。他扭头问:“哎,陈逢泽,你觉得主席一千五能跑几分几秒?”

    陈逢泽想了下:“四分五十五秒吧。”

    钟康:“?”

    钟康:“你猜都猜这么精准的吗?”

    “不是猜。”陈逢泽扭开一瓶矿泉水,又在身边放了一瓶没开的,“跑一千五满分就是四分五十五秒。”

    钟康愣了下:“所以你的意思是薄渐会正好跑满分?”

    “差不多。如果有误差,可能会快个一两秒。”陈逢泽指了指自己的手腕:“这种考试,薄渐都会戴智能表,时间计得很准。”

    钟康的表情愣成了空白,好一会儿,他说:“不愧是主席。”

    陈逢泽说:“但我觉得这种行为很装逼。”

    “滚。不许骂主席。”钟康说。

    “……”

    钟康对了对焦,拍了张照,又问:“那你说,如果没有这个满分线,主席能跑几分几秒?”

    陈逢泽耸了耸肩:“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薄渐考试都是卡满分线……没见他超过。但说不准他也就满分线这个水平了。”

    “什么叫就满分线这个水平了?”钟康冲陈逢泽翻了个白眼,“满分还不够厉害?学校里除了体育生,你再找一个体测随随便便满分的alpha给我看看?”

    陈逢泽往操场上随手一指:“别的项目不说,长跑满分不多了去了……我们班肯定就能出好几个,看那边,二组。”

    钟康顺着陈逢泽手指的方向去看,先注意到了最扎眼的那个。

    在排队等测长跑的二组队尾。学弟个子蛮高,套着校服,小辫儿拂在后肩上,一动不动地站着,没什么表情。

    钟康没见过江淮本人……但他多看了一眼学弟后脑勺的小辫儿,不太确定地问:“队尾那个,是江淮吗?”

    陈逢泽点了点头:“是,他是就江淮。”

    钟康“哦”了声,把单反对准了江淮:“江淮挺帅的啊,单身吗?”

    陈逢泽用一种看禽兽的眼光看向钟康:“……”

    钟康白了他一眼:“我就随口问问,你这么看我干嘛?我又不是没听说江淮的赫赫伟绩……”他对准江淮拍了一张,“你觉得江淮体育怎么样?”

    “长跑应该还过的去吧。”

    “怎么说?”

    陈逢泽分析道:“一般打架打得多了,都跑得比较快。不然打不过人家又跑不过人家,这不就没了吗?”

    钟康:“……”

    -

    信号枪响了。

    呐喊声几乎比信号枪声还响亮。

    这大概是第一组的特殊待遇。因为有薄渐。

    给薄渐喊加油的同学带动起了整个氛围,鼓舞着其他同学给自己的认识的哥们儿喊加油。但还是女孩子占主力,江淮听着跟拉了警报鸣似的。一个开学体测,喊得好像是在开运动会。

    江淮打了个哈欠。

    他插兜看着一组的选手。可能是受到呐喊助威的振奋buff,一队十二个人有三四个脱弦之箭似的嗖地冲出去了,拿跑一百的劲头开始跑起了一千五。

    薄渐倒很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度,同学喊他喊得最起劲,他中上流开场,一圈下来,他还是中上流。

    一千五是不到四圈,第一组有个短跑体育生,遥遥领先。

    第二圈,冲最前的那几个alpha除了这个体育生,其他的都蔫巴了,被后面的同学一个个超过去。薄渐在前五。

    第三圈,体育生继续遥遥领先,薄渐进了前三。

    进第四圈,短跑体育生有点后劲不足了,但前三圈他落了别人近一圈,即使他慢了下来,别人也超不过去。薄渐成了第二。

    最后一个百米直道……短跑体育生一咬牙,面红耳赤地开始冲刺。

    薄渐刚刚进弯道。

    第三距离薄渐有大半个直道。

    “主席加油主席加油!”

    “冲鸭主席!!”

    “冲冲冲,主席加油,快第一了!”

    江淮被喊得耳膜疼。但在这种时候,江淮看见薄渐不慌不忙地低头看了眼手表。好像嫌弃体测浪费时间,耽误他回去做卷子似的。

    然后江淮看见薄渐停下来了。

    停在弯道中间,看着手表停了四五秒。

    江淮没忍住“操”了一声。

    长跑修表??

    几秒钟后,薄渐才又抬脚继续跑。

    后面那个第三看见薄渐停下来了,以为薄渐跑不动了。但他刚刚被激励得想要一来一个三百米大冲刺拿第二,抬眼就看见薄渐又没事人似的继续往前跑了。

    第三也没忍住“操”了一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