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厕所静得可怕。

    江淮没有说话,薄渐也没有。

    薄渐低着眼,看着江淮慢慢地把那一支注射剂全部推进静脉,细针扎在皮下,星星点点燃烧着的烟头散着刺鼻的烟气。

    门已经反锁了。

    他感受到江淮的视线始终钉在他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一分钟,或者一分半,注射器见底。

    江淮抽了针,针尖粘连勾出一串药液和血。他随手把注射器丢了垃圾桶,夹下烟,从窗台上取下那个玻璃瓶。

    从始至终,江淮一个字都没说。

    薄渐站着没动。

    江淮摩挲了两下玻璃瓶的标签纸,把烟头不轻不重地碾灭在窗台上。

    太静了。于是像是突如其来的爆发——

    “嘭”!

    玻璃瓶被砸在厕所的瓷砖地上,裂出无数尖利的碎片儿。

    针眼在江淮小臂上淌了一道细细的血痕。他没擦,没看,鞋底碾过粘着标签纸的玻璃碴儿,慢慢向薄渐走过去。

    江淮问:“看见了?”

    “嗯。”

    江淮又问:“看见什么了?”

    薄渐轻轻笑了两声,什么都没说。

    江淮揪起薄渐的衣领,猝不及防屈膝顶在薄渐肚子上,这一下毫不留情,薄渐被他顶得往后踉跄了一下,衣领却还被江淮扯着。

    薄渐站住了:“松手。”

    江淮连眼皮都没动,扯着薄渐衣领过来,又抬脚踹了过去。

    薄渐拉住江淮手腕向他肩膀推,硬生生侧转身躲了过去。江淮原本不想动手,动手容易碰到脸,脸上一挂彩,屁大点的事都能放大到不可收拾。但薄渐一躲,江淮挣出手,反手一拳向他脸上砸过去了。

    江淮打过很多架。alpha打过,beta打过,算上宋俊,omega也打过。

    对他来说,打架不分abo,只有强和弱。

    江淮不认为薄渐会打架。学习好的都不打架,动起手也弱得一批。只会嗷嗷叫唤着去向老师告状。

    但江淮没想到,他一拳没落在薄渐脸上,小臂肌肉猛地一抽。有一瞬间手没被控制住地向下一沉,极短时间的停顿,不到半秒后薄渐已经攥住了他小臂,毫不留情地向后一拧,反剪了他两只手在身后。

    江淮肩膀撞在墙上。双手手腕被薄渐掣在一起。

    薄渐低眼,看着江淮手臂上的针眼还在慢慢流血。

    江淮要挣,薄渐把他往前一推。几乎听得见肩骨撞在瓷砖墙上的声响。

    江淮整个人都是绷紧的。薄渐毫不怀疑,他一松手,江淮就回回身和他扭打起来。

    刚刚江淮那一顶,现在他胃里都泛酸。

    一个年轻alpha会藏在学校男厕静脉注射的只有镇定剂和毒品。

    毒品不会在瓶子上贴成分标签。可薄渐在药剂瓶标签上看见的也不是镇定剂的名字。如果他没记错,c型Ω蛋白抑制剂……是针对omega的抑制剂。

    江淮,在打omega的抑制剂。

    薄渐轻轻地笑着说:“c型Ω蛋白抑制剂……江淮,你是omega?”

    江淮合上眼。半晌,他吐出一个字:“滚。”

    不知道为什么,江淮只挣了那一下。没有挣开,他便不动了,前额抵在冰凉的瓷砖墙上。不动,也不再说话。

    薄渐突然发觉被他攥住的手在不受控制的发抖。江淮脸上血色失得厉害,不像是害怕也不像是生气,像是疼痛。

    薄渐松了手劲,腾出一只手,轻轻刮在江淮小臂上还没干的血迹上。

    江淮依旧没动。

    四五秒钟,他才肩膀抵着墙,慢慢转过身。他靠着墙,额角渗出层冷汗,仰起脸,喉结动了动:“滚,出,去。”

    江淮又闭上了眼。

    不知道多久。可能一分钟,可能两分钟。

    他听见“咯吱——”,拉开门的声响。

    几乎在关门声响响起的下一秒,江淮靠着墙蹲了下来,他想摸出烟,可注射过抑制剂的左臂痉挛到连烟盒都攥不紧。“……操。”他很低地骂了一句。

    -

    陈逢泽一点零五到了二班后门。

    薄渐在最后一排,支着头看书,长腿屈在狭窄的桌空里。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