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监控(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江淮第二天穿了件高领毛衣来学校。

    昨天下过雨, 但今天出奇的是个好天, 阴云一扫, 又升温起来。

    天冷穿短袖,天热穿毛衣。卫和平一脸难以言喻地问:“江淮, 你穿毛衣来上学不热吗?”

    江淮没回答他。

    薄渐支着头, 目光掠过前桌遮得严严实实的后颈。前桌今天还没有来和他说过话。

    但寻常情况下, 前桌一般也不会主动和他说话。

    他手指轻轻扯了扯前桌的毛衣后襟。

    前桌向薄渐前桌沿儿靠了靠, 头也没回。意思是“有屁快放”。

    薄渐摊平修长的手掌,弯起一点笑:“吃糖么?”

    “不吃。”

    “巧克力。”

    “不喜欢。”

    薄渐勾着唇角说:“对你的后桌友善一点。当个团结同学的好同学。”

    江淮皱起眉头, 向后瞥了他一眼:“你是小学生吗?”

    “嗯。二年二班。”

    “……”

    江淮眉头拧得更紧了,他看了会儿薄渐手里的小巧的糖,十分嫌弃地用食指和拇指捏过来。

    他扭回头, 撕掉两层糖纸, 把巧克力丢进嘴里。

    江淮嚼泡泡糖似的用力一嚼。

    一股浓郁的、甜得人发昏的裹心儿焦糖糖浆迸出来。

    江淮一僵。他脸色不太好地扭过头。

    薄渐:“甜么?”

    江淮站起来,转头就出了教室。

    等江淮回来, 水珠从下巴颏儿湿答答地滴下来。他去洗了个脸, 如果薄渐没猜错,还去漱了个口。薄渐怔了下。

    江淮没什么表情地从薄渐身边走过去:“操-你妈。”

    江淮不喜欢自己的信息素。

    和他从医院拿到自己是Omega的检测单一样厌恶。

    江淮至今记得初一校体检前一天, 他去医院提前做了血样分化检测,拿到一张Omega的分化检测单的那种,从胃里泛起来的恶心感。

    他不厌恶Omega。

    他只是厌恶自己是Omega。

    或者说……害怕自己保护不了别人。

    甜的, 像是焦糖的信息素。也不喜欢。

    到中午放学, 昨天下雨浸湿了篮球场场地胶皮的雨渍都被晒干了, 骄阳如火, 一运动起来,不消多久就汗流浃背。

    下周篮球淘汰赛是二班和十三班打,今天周五,体育委员赵天青组织了班里的散装篮球队队员来练篮球。十三班不算强班,除了一个校篮球队队员没别人能打,也就是级部中流水准……但问题是二班也半斤八两。

    二班篮球赛一共报名了七个人,五个人上场,两个替补。

    三个Alpha,四个Beta。赵天青也是Beta。

    二班篮球小队,赵天青是小队长,许文杨是副小队长。

    中午放学来练篮球的不止高二二班一个班,四个篮球场都已经有人占了。

    在校队,赵天青一般打得分后卫的位置。但现在控球后卫、得分后卫、小前锋、大前锋、中锋都是他,他向三分线跑,一面吼:“刘畅把球传给我!!”

    刘畅要把球丢出手,但踩到鞋带被绊了一下,篮球差着赵天青三四米远直接出了场。

    赵天青:“……”

    球滚出球场线。

    一个穿着深灰色高领毛衣的男孩子三指托着球过来,手一扬,篮球滑过一个长弧线,赵天青稳稳接住。

    其他几个人停下来,看过去。

    赵天青愣了下:“江淮?” 他看着江淮走过来,没忍住往后怂了一步,“你,你有事吗?”

    江淮眯起眼:“球队缺人吗?”

    赵天青还没说话,刘畅冷笑了声:“眼瞎还是不会数数?”

    江淮这才看见刘畅也在里面。向刘畅瞥了一眼:“你算人?”

    刘畅:“你他妈再说一遍??”

    江淮“啧”了声,没搭理刘畅,耷拉着眼皮说:“打比赛这事吧,我觉得应该优先考虑队员的水平。”

    他从赵天青手里旋过篮球,踩在三分线上,手腕一勾:“太菜的就踢出去换人吧。”

    篮球撞在篮筐边,晃了几下,穿筐而下。

    球应声落地。江淮说:“比如刘畅。”

    刘畅原本看见江淮脸色就差,现在更差,只差揪着江淮衣领……但带着那么点仗着人多不会挨打的色厉内荏的意思:“你说谁菜?江淮你装什么呢??”

    “说你菜。”江淮说。

    “你有种再说一遍?”

    “菜。”江淮说。

    “你,”刘畅憋得脸通红,口不择言,开始人身攻击,“你他妈算什么东西?”

    “你爹。”

    “你再说一遍??”

    江淮抬眼皮,不太耐烦:“每句话都给你说两遍,你耳聋?”

    赵天青没有憋住,捂住嘴“哼哧”笑出声。

    刘畅涨红到脖子根。许文杨眼皮一跳,刘畅再叭叭叭下去,怕是要挨江淮毒打。他不敢挡在刘畅前面,只能按住了刘畅胳膊:“别别,别吵架,有话好好说。”

    江淮“啧”了声,折身去捡了篮球。他把篮球又抛回给赵天青:“我不打架,我是来报名参加篮球赛的。不是没有截止时间么?”

    他懒洋洋地说:“比赛这种事,赢才是关键。谁打得好谁上。”

    江淮稍一停顿:“公平竞争,一对一,谁先上篮板谁赢……怎么样?”

    “……那你想顶谁?”赵天青问。

    江淮向脸色跟吃了屎似的刘畅扬了扬下巴:“最菜的那个。”

    陈逢泽和薄渐刚刚下了学礼楼。

    “薄渐,上周那个Omega投票你怎么想的?投江淮?”陈逢泽问。

    薄渐神情散漫:“随便投的。”

    “你随便投一投,你用大号投?生怕别人认不出来你?”陈逢泽突然想起来,好久之前薄主席和他提过的“更高更快更强”的择偶标准,一悚,“我操?等等,薄渐,你不会真喜欢Alpha吧?”

    这个“真”字用得很微妙。

    这几天陈逢泽在校园网上追完了《恶魔Alpha的小娇妻:冷清主席带球跑》。

    那个罪孽深重的男人和主席跨越了性别相同的鸿沟,那个罪孽深重的男人永动机般的强盛精力,成功地让主席两年抱仨,主席带着三个天才宝贝,最终和那个恶魔Alpha成功HE。

    未完待续。

    薄渐唇角微勾:“可能吧。”

    陈逢泽:“???”

    陈逢泽只觉当头一个炸雷:“我操??你说什么?”

    薄渐没回。他在栅栏边顿了顿脚。

    陈逢泽下意识地沿薄渐视线望过去……最靠近栅栏的篮球场场中,江淮运球过人,防江淮的那个男同学慢了八拍,江淮起跳上篮,男同学才后知后觉跳起来截球。

    可别说他反应慢了,就算是反应不慢,他的弹跳高度和江淮也不在一个水平线。

    球精准入筐。

    完全吊打。

    上篮板全过程不到两分钟。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