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操(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BJ:和谁打?

    不认识, 不知道。陈逢泽没目睹过全过程, 他是下午回学校了, 风纪委的学弟过来和他说中午在校篮球场有人打架。

    按照校规,学生打架一律记过处理。下处分通知需要学生本人, 德育处主任, 班主任, 还有学生代表, 也就是学生会主席或者风纪委在场。但一般去的都是风纪委。

    然后陈逢泽随口一问是谁,学弟告诉他是江淮。

    江淮上个学期期末刚刚全校通报, 警告再记过一次开除处理,新学期刚开学,又要记过??

    这是找好下所学校了?

    陈逢泽还没来得及把“不在现场, 不了解具体情况”发出去, 薄渐又发了条。

    -BJ:江淮现在在哪?

    -小陈:我估计是德育主任办公室。

    陈逢泽想了想,补充。

    -小陈:猜的。我没见到江淮。

    但薄渐没回。

    薄渐也没有回教室或者去主任办公室。

    现在一点二十, 德育主任一般下午两点左右才到。

    江淮, 倪黎,还有宋俊三个人不约而同地瞒了件什么事下来, 薄渐现在大致猜出来了个轮廓。他没有必要现在去找江淮问什么。既然江淮上个学期被下处分都没对学校说,现在也不会对他说。

    江淮身上有种……令人头疼的个人英雄主义。

    但从学校对江淮的处分来看,校方应该对这件事一无所知。这三个人没有一个人提起过6月4号监控里的事, 所以学校也从来没有去查6月4号的监控。

    可学校知道算上宋俊被扒了裤子那回, 宋俊一共挨了江淮三顿打。下处分的时候, 江淮也默认了。

    宋俊是挨第二顿打后去找的老师。

    如果不出意外, 6月4号监控里的就是第一次。

    一周以内,宋俊被打了第二次。但他去告老师的时候,应该没具体说上次是什么时候挨的打,也可能说了,但又编了个假地点,比如校外。

    可能倪黎求过江淮别说出去,所以宋俊说谎,江淮也默认了。

    可如果倪黎选择了闭嘴,不向外张扬,那这件事应该就此和江淮没有关系了。

    解释不了为什么11号江淮又把宋俊打了一顿,还更严重地扒了裤子,像踹条狗一样的把宋俊踹到了走廊上。

    除非是宋俊胆子大到挨了两顿毒打,把对倪黎做过的事又做了一遍。

    “咔哒”。

    薄渐拧开学礼楼活动室的锁,推门而入。

    或者是……江淮知道了件之前不知道的事。这件事倪黎没有告诉他,宋俊更没有说。

    但突然之间,倪黎和宋俊之间有个人把这件事告诉他了。

    如果是倪黎,那就是求助;如果是宋俊,那就是威胁。

    薄渐把拷贝的监控视频备份传进他放在活动室的笔记本电脑里。

    他重新把18点22分到18点47分之间的监控放了一遍。

    薄渐支着头。

    某一刻,鼠标点击了暂停。

    换成正常播放速度,江淮在进这间活动室前,在门口停顿了将近二十秒钟。

    很多加速掠过的细节显露出来。

    江淮在停下前,左手拿着手机。他似乎看了眼手机,才停下来,靠在门边,等了十几秒钟。手机被江淮揣回裤兜。

    然后抬脚,狠狠地踹在活动室门上。

    薄渐不认为这十几秒钟,江淮是在玩手机。

    既然江淮开始踹门,那从一开始,听见什么了也好,发现有人在撞门也好,江淮就发现端倪了。

    薄渐做了个简单的换位思考。

    如果是他,在门口拿着手机停十几秒是在做什么?

    录音。

    只会是录音。

    江淮手里有一段录音。

    但到最后也没有拿出来。

    薄渐轻轻蹙起眉,食指指尖不急不缓地敲着桌面。

    录音和这段监控视频不一样。

    如果这段在走廊上的监控视频就像是隔靴搔痒,反正没直拍,还有辩解的余地,录下里面说了什么就是死证了。

    如果想保护受害人隐私,也一样可以抹去倪黎的部分。

    但江淮没拿出来。

    薄渐当然不觉得这是因为江淮真的在追求宋俊,所以心软了。

    只可能是宋俊手里有什么东西,逼江淮把这段录音咽回去。

    宋俊手里的东西也只可能和倪黎有关系。

    一个能威胁到江淮忍气吞声,宋俊又能从倪黎身上拿到的东西是什么?

    监控继续播下去。

    倪黎穿着江淮的冲锋衣外套,抱着她的校服,慢慢面朝墙蹲了下去。

    裸-照。

    也可能是视频。

    如果宋俊已经对倪黎做了什么混账事,也可能是更混账的东西。

    如果薄渐没猜错,宋俊就是拿这些脏东西反过来威胁了江淮。

    江淮把事一篓子捅给学校,宋俊把照片或者视频放到校园网上……宋俊猥亵同学,肯定是要被开除,但他转学就行了。

    可倪黎转学没有用。

    她是一个Omega,也是一个女孩子。

    薄渐叹了口气。

    这件事显然还有另一个解决办法……宋俊栽赃江淮的是“他想终生标记我”,只要江淮去医院做个检测,拿着Omega的分化检测单回学校,一切迎刃而解。最多一个打架的小记过。

    处分会这么重,完全是因为江淮是Alpha。

    Alpha是保护Omega的,而不是欺凌、强-暴、侮辱、奴役Omega的。

    但录音江淮没拿出来,江淮也没去做分化检测。

    江淮保持沉默到了最后。

    薄渐甚至怀疑,如果倪黎没求家里人帮江淮的忙,江淮这个学期可能就已经不在二中了。

    十分令人头疼的,个人英雄主义。

    -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