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暗恋(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吸引力是相互的。

    薄渐清晰地知道, 他对江淮的吸引力大抵来自于信息素, 江淮对他信息素的敏锐度格外高。这是一个有标记期时效的小戏法。

    可他不是。

    他不是信息素。他无关信息素。他没有时效……或许多多少少也有,他的易感期在月份下旬, 也就是这几天。

    易感期的Alpha会格外焦躁不安, 会格外缺失安全感, 也可能会格外欲望高涨。

    江淮抬了抬眼皮。薄渐在注视着他, 神情还算平静。

    抱也抱了,亲也亲了。感觉还可以。问题是现在怎么收场。而且江淮发现,这种对于肢体接触的渴求是贪得无厌的,如果拥抱不到,就难耐地想要拥抱, 拥抱后, 就还想要个亲吻, 亲吻完……却还想要更多,更亲密的什么。紧密无隙的贴合。

    江淮心想,这他妈不是逼人犯罪么?

    亲亲脸就得了。再想别的就过分了。

    薄渐低下眸子。他瞳色很浅,肤色也很浅, 看上去玉石般冰凉。

    江淮低头, 看着被薄渐捉住的手。薄渐的手掌心贴着他手背, 手指微蜷, 碰在他手掌心。薄渐体温异常的发烫。

    薄渐放轻了声音,有点哑地问:“我可以抱回去么?”

    “医务室有摄像头。”江淮说。

    “我知道。”

    “……我也知道。”

    薄渐的手臂穿过他胁下, 放在他后脊上。两个人几乎胸膛相贴。江淮从来没有和人接触这么近过, 他相当抵触, 也不喜欢这种亲密的接触。他下意识要搡开薄渐……但信息素阻止了他这么做。他静了半晌,抬手搂了搂薄渐,自暴自弃地叹了口气:“你也一样吗?”

    薄渐没有回答。

    江淮把这当作默认,立时对薄主席有种失足少年的即视感。

    浅淡的,冰凉的信息素慢慢沁上来。嗅上去是冷的,可让人整个人都发热,连头脑也发热。仿佛不绷紧腰和腿,就会在Alpha的怀抱里软成一滩水。

    江淮侧了侧头,声音很冷:“主席,收好你的信息素。”

    可他下巴颏儿就垫在薄渐肩上,他扭头,鼻尖几乎蹭过薄渐的耳廓。陌生的拥抱感,紧密的充实感,让人心悸。

    薄渐稍稍松开了江淮,轻声说:“收不起来。”

    “你这是勾引。”

    江淮感到似乎有什么不经意地摩挲过他耳朵,柔软而发热,薄渐问:“那你有反应了么?”

    “……”

    江淮没有说话。

    因为薄渐有反应了。

    薄渐垂下手,松开了他,稍稍别过头,低着眸子说:“抱歉,易感期。”

    江淮的喉结滚了几下。

    他猛然站起身,什么都没说,擦着薄渐的肩膀开门出去了。

    女医生看见江淮出来,裤腿还没放下去,毛衣也揉得乱七八糟,小辫儿也翘起来几缕。另一个同学还没出来。她问:“红花油抹完了?”

    “嗯。算一下钱。”

    “一共四块五……同学你收拾收拾衣服,我有梳子,你要用么?”

    江淮迟疑了几秒:“哦,好,谢谢。”

    看男孩子梳头发,倒是挺新奇,女医生多瞥了几眼。还挺熟练。

    薄渐推门出来。

    不像江淮,薄渐身上的校服工整得十分严格,连鞋带都丝毫不乱,和进去前没有区别。他第一眼望见江淮在外面扎头发。

    他走过去,低头问:“你天天都要梳头么?”

    江淮叼着黑色发绳,头都没抬:“废话。你早上不梳头?”

    “要我帮忙么?”

    “不用。你先回教室吧。”

    五分钟后,江淮顶着张送葬脸,和薄渐一起出了医务室。

    两个人不远不近,一左一右。

    几乎同时。

    江淮扭头:“这几天你离我远点。”

    薄渐也扭头:“背还疼么?”

    “……”江淮皱起眉头,“不疼了。”

    薄渐“哦”了声。但江淮不知道他是在“哦”什么,就又说了一遍:“这几天你离我远点。”

    薄渐像是不知道他在指什么,偏头注视着他,阳光从林隙穿过,映照得这位好学生代表几乎圣光普照:“为什么?”

    江淮眉头拧得死紧,明知故问。他反问:“你说为什么?”

    薄渐像是思索了几秒钟,他敛下睫毛,目光微动:“你……是不是不想负责任?”

    江淮顿脚:“?”

    薄渐配合他停下来,慢条斯理地说:“我是一个想得很长远的人。”

    江淮闭嘴,眼色不善地看着薄主席。

    薄主席长眸低垂:“前桌,你是不是早就暗恋我了?”

    江淮:“?”

    江淮想问“你脑子有病吗”,但就他刚刚干的那些事,他自己都不乐意再想起来,骂薄渐就像是在你骂他自己。

    于是他说:“没有。”他停了下,“谁给你的错觉?”

    薄主席叹了口气:“你抱了我,亲了我……还不喜欢我,那不就是不负责任么?”

    江淮:“??”

    逻辑鬼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