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聚餐(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做自己想做的事, 喜欢自己想喜欢的人。

    我喜欢薄渐。我喜欢的人是薄渐。

    耳边猛地鼓噪起来,几乎再也听不进别的声音, 心脏撞在胸腔上, 像涨满了气。江淮耳朵, 鼻子,手指都被冻得发僵,他僵直地捏着证书, 眼皮却发热。

    他表情不多, 稍点头:“谢谢。”接着拎起书包转身下了演讲台。

    台底下同学局部躁动起来。

    “哎江淮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喜欢谁……这是表白吗?”

    “江淮能表白谁啊?他说的喜欢就是个笼统的概念吧。”

    “我靠, 还能表白谁?你们没看见江淮说那句喜欢想喜欢的人, 是一边往台下看一边说的??”

    “江淮表白薄渐??你疯了?”

    “我哪疯了,他俩的事校园网不早都有了吗?”

    “校园网上的东西你也信?”

    “嗨,校园网上那不都不是口嗨吗,校园网上江淮还是Alpha最想谈恋爱的对象呢, 两个Apha能在一起个屁。”

    “哎, 就我一个人觉得江淮这两句话说得还蛮酷的吗?”

    薄渐在台下站着。江淮没偏头没转头, 低着眼皮, 脊背绷紧,捏着证书下了演讲台。他就在薄渐边上稍稍停了停,没看薄渐:“谢了。”

    说完,江淮又抬脚。

    薄渐睫毛轻颤, 捉住了江淮的手。

    台上主持人还在继续演讲, 十几米外是一排列开的三个级部的班队队头, 演讲台对面站着主任,老师,学生会的同学。

    江淮一僵。手掩藏在校服袖口底下。薄渐低着头,看着手,一点一点,细致地用掌心把江淮冻得冰凉的手指裹起来。江淮指节抵在他掌心上,硬硬的,温暖而微湿。

    “冷么?”他轻声问。

    江淮僵直地站着,没有说话。

    薄渐的掌心温热、熨帖地贴合着他的手,薄渐慢慢收紧了力道。许久,他轻声说:“把你另一只手也给我。”

    江淮喉咙几乎干得说不出话来,他顿了半晌,嗓子眼的话换来换去,最后他说:“人多,别了。”

    他无意识地把拿着证书的那只手背到了身后,硬皮证书都要被他捏皱巴了。

    “江淮,你喜欢我么?”薄渐问。

    江淮只觉脑子里的最后一根弦也断没了。

    薄渐说:“江淮,你喜欢我。”

    江淮像是在发呆,他低着头,盯着薄渐的手背看。好半天,手没动,眼没动,头也没动,整个人像是一根木头在原地生根发芽再开花。

    林飞找了江淮一早上没找着人,等到升旗仪式了,他下到操场上来,却正好看见江淮在台上,演讲稿是没有,即兴发挥,发挥得跟他那张写了三百多遍的“我错了”的检讨书似的。老林一股火窜上来,气势汹汹地去台底下找江淮去了。

    江淮猛地从眼角扫到了林飞。他一下子把手抽了回来,他压了压帽檐,用眼梢短暂而毫无情感流露地扫过薄渐,用一种冷酷的姿态说:“就一点点。”

    “哗啦”,细微的一声响,别在江淮背后的硬皮证书被他捏坏了。

    江淮说:“不多。”

    江淮转身,背着书包没有留恋地离开了表白对象。

    半分钟后被老林拦截。林飞拦住他:“你早上去哪了??给你发短信不回打电话不接,你几点来的,刚刚干什么去了??你倒挺会挑时候,不到关键时候不掉链子??”

    江淮:“……”

    他觉得刚刚和人表白完就被老师逮着一顿骂这种事,稍微不太符合一名Cool Guy的所作所为。

    升旗仪式还没完,卫和平激动得脸色通红。他掏出手机。

    -扶我起来浪:!!!江淮,你是不是和主席表白了???你真喜欢薄主席????

    江淮被老林呵斥了一顿直接回了教室,还在半路上。他低头看着手机,站了半晌。

    -真正的强者:差不多。

    江淮被卫和平接着发过来的一连串感叹号和问号晃得眼晕。

    -扶我起来浪:我就知道是真的!!你俩什么时候的事??

    -真正的强者:八字没一撇,没时候。

    -扶我起来浪:?

    江淮把手机揣回衣兜,懒得再回。

    他推门进了教室,岔开腿坐到凳子上,靠着后桌桌沿,半晌,他扭头瞥了眼后桌的桌子……卫和平不说,他还没记起来,刚刚表白的时候好像忘了问薄渐答不答应和他在一起了。

    日。

    升旗仪式结束,回学礼楼路上,陈逢泽明显感觉到薄主席心不在焉:“你怎么了?”

    薄渐没太多反应,只漫不经心地问:“你和杨琛怎么在一起的?”

    薄渐第一次主动问他这种事,陈逢泽没摸着头脑:“隔壁班的,她找我问了几次题,我觉得她喜欢我,我就跟她表白了……你问我这个干什么?”

    陈逢泽早上查风纪,没去升旗仪式,但他猜出来了,一脸悚然:“你他妈不会是想去找江淮表白吧?”

    薄渐神情疏懒,轻描淡写道:“想找他聊聊。”

    陈逢泽回了三班,薄渐临到二班后门,稍稍顿脚,喉结微动。他破天荒地紧张起来。

    薄渐拧开门,江淮正好从后门出来,迎面撞上。

    他一怔,江淮也愣了下。

    薄渐站着没动,江淮也站着没动。

    江淮别开了视线:“你……”

    “中午有时间么?”薄渐长眸微垂,说:“想和你聊聊。”

    江淮居然结巴了一下:“聊,聊什么?”

    “聊你要不要当我男朋友的这件事。”他说。

    江淮倏的静了。

    这不是在恰当的地方,也不是在恰当的时机,薄渐过去一向以为他是个对目标很有耐心的人,以为他可以慢慢等……可他现在等不住了。

    再等下去,他就不像个Alpha了。

    薄渐低眼,像过去的无数次一样,把手摊平在江淮眼前:“要么?”

    江淮手心汗涔涔的。

    在后门门边,在第一节早课前,在学礼楼,在星期一,薄渐轻轻地问:“江淮,你要我么?”

    江淮盯着他,唇线绷紧。好半天,他问:“您不是说早恋有损期中考试成绩吗?”

    薄渐:“……”

    “那……就等考完期中考试好不好?”他问。

    江淮在衣兜布料上蹭了蹭手心的汗。

    “好。”他应。

    -

    期中考试如期而至。

    周四周五,和模拟考安排完全一致,周四上午考语文,下午考数学物理,周五上午考化学生物,下午最后一门考英语。

    江淮依旧在40号考场,依旧和赵天青还是前后桌。

    考前一个星期,江淮基本全都用来复习物化生了,尤其是化学生物,物理综合题多,电场复习得还可以,重力场就一般。

    周四早上考第一门语文,七点四十五,江淮到东楼40号考场。

    赵天青百无聊赖地在座位上支着头掷骰子玩,上回的骰子他还没还给江淮,瞧见江淮:“哎……江哥,你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