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盒子(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皱起眉来,半晌,他问:“你家里人逼你学的?”

    “不算。”薄渐神情倦懒下来,“精英期望吧。不光是别人的期望,也是自己的期望。”

    不要做没有用的事。

    好像没有人和他说过这句话。是慢慢长大,慢慢发现,去做没有用的事,就会离最理想,所有人期望的人生轨迹愈来愈远。

    做没有用的事是在浪费时间。

    江淮慢慢蹙紧眉。薄渐没和他提过……但稍微有点脑子都能猜得出来,薄渐学过的可不单单是一样乐器。

    没有任何一种能力是能够完完全全凭空得来的。

    演讲,写字,乐器,领导,考成绩,组织集体……甚至最基本的身体素质。

    “累吗?”江淮问。

    薄渐笑了。同样一个问题,刚刚在车上,他也问过江淮。

    “小时候会觉得累。”他低笑道:“久了就习惯了。”

    他讲玩笑话似的,和江淮说:“我记得我小学六年级,家教老师给我带了一本《资本论》让我看。给了我一个月的时间……但那本书我看了一年,也没看懂。”

    江淮:“……”

    他小学六年级,在大马路上跑街。

    “高考报志愿,”薄渐低眼道,“对我来说没什么好讲的。走国内高考,国内大学我基本都能去。所以大学去哪儿的问题,原本应该是我先问你的。”

    江淮靠到椅背上,慢慢喝了半瓶牛奶:“如果没分手……我争取和你在一个城市。”

    在认真学习前,江淮从来没有想过考大学这件事。

    以他原本那个分数,再努努力,差不多能够得上一所三本。

    他没关心过他要去哪所三本。如果等他高中毕业,江俪还没有回国,那他就就近在B市找一所三本念。

    薄渐没有说话。

    江淮把牛奶瓶喝到见底,突然后知后觉发现薄渐一直在盯他。他后背发麻:“你有事?”

    “江淮,”薄渐唇角微弯,露出一个虚情假意的笑,“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如果你再乱提分手这种事,要有什么后果么?”

    “……”

    江淮静了。

    餐桌上的菜还一筷子没动过。薄渐起身:“走吧。”

    江淮没动。

    他垂眼看过来:“要我抱你走么?”

    江淮椅子猛地后拉,椅子腿摩擦过地毯,没有发出声响。他喉结滚了几下:“去哪?”

    “我房间。”薄渐沿他下颌角轻轻摩挲下来,“到时间了,给你做个临时标记。”

    “咔哒”。

    薄渐房门被关上。

    江淮手心渗出层汗。

    薄渐脱了校服外套,抻平,挂到衣架上。他侧头,向江淮伸手:“要脱外套么?”

    江淮盯着他,没说话。

    薄渐自然而然地走过来,低下眼,认认真真地帮江淮把冲锋衣拉链拉了下来。

    江淮觉得脑子愈来愈热。他忽然按住薄渐的手:“东西呢?”

    “嗯?”薄渐抬眼。

    江淮嗓子整个都发干,他干巴巴地说:“兔尾巴。”接着,他又面无表情地补充了一句:“我说话算数。”

    薄渐轻笑了声:“说话算数?”

    江淮“嗯”。

    薄渐手上动作没停,把冲锋衣外套从江淮身上剥了下来,也抻整齐,叠挂到一边。他顺便从壁挂柜上取了个纯黑色盒子下来,盒子小小的,两个巴掌大,扁长,质感很好,刻印着烫金字母。

    他拿着盒子,却也半晌没说话,好久,他轻声问:“你先看看?”

    江淮没抬头,接过来:“我去洗澡,自己换。”

    “要我帮你么?”薄渐问。

    “不用。”

    薄渐手心也沁出一层薄汗。他眼皮微敛:“那你……别没有耐心,慢慢来,不然会伤着的。”

    江淮觉得脑子更热了,没说话,转头去了盥洗室。

    盥洗室灯白,微泛冷。在地板上照出一条斜斜长长的影子来。

    到冬天,江淮衣服穿得也不多,还是一条单校裤。脱了校裤,就还剩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衣。毛衣稍长一些,刚好遮过腰线。

    他调了水流,温水细细地涓成几股,从地板上淌过去。

    江淮手有点抖。

    盒子里的不是元旦会上的那样的兔耳朵发箍,是两个做工更精致的兔耳夹,显得冷感,皮质的铃铛颈圈……如果是元旦会上的准备道具,还有点二次元卖萌的意思,这一套就完全不剩了。

    金属沉甸甸的,冰冰凉凉。江淮攥了好半天,用体温暖过一些来。

    薄渐在门外等。

    他没去推门,也没去敲门,只是靠在沙发里心不在焉地随手翻书。

    忽然盥洗室从内敲了两声门。

    薄渐抬眼。

    江淮隔过一层门,模糊不清的声音:“可以……帮个忙吗?”

    薄渐手微顿。

    盥洗室门从外被扭开了。

    江淮赤脚站在地上,他别过头,低声说:“好像没塞好……感觉很奇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