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瞎话(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江淮觉得一把火烧到头顶。

    他不自觉地滚了下喉结……喉结一动, 把颈圈前面的铃铛顶得“叮铃”一声。

    “……”江淮不动了。

    薄渐也没动。他慢慢从门把手上松下手来。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江淮先开口,嗓子干涩:“感觉……很奇怪。”

    薄渐声音很低:“要我帮你?”

    “你……”

    江淮说不出口话, 眼睁睁看着薄渐朝他走过来, 到他眼前, 低下眼盯着他,拨弄了一下江淮头顶的兔耳朵夹。

    兔耳朵软趴趴的,一拨弄, 就东倒西歪。

    “已经塞进去了么?”他哑声问。

    江淮没有说话。

    他掌心摩挲到江淮腰线:“转过去, 给我看看。”

    难以受控制的, 冷冽的信息素细密地泛上来。上一次的标记期已经到了尾巴, 可几个月的, 几乎连续不断的标记期,江淮基本完全习惯了薄渐的信息素。

    习惯把薄渐看作他的Alpha。

    江淮低着眼皮,勾住薄渐的脖子:“别勾引我。”

    他稍有动作,颈前的铃铛就清脆地响起来。

    薄渐手指摸到后面, 捋了发绳。他亲了亲江淮唇角:“这次可不是我在勾引你。”

    是你勾引我。

    脊背撞到床上的时候, 江淮才忽然从薄渐书柜底格, 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 看见了一个像装饰品一样摆在里面的篮球。

    薄渐房间装潢细节很多,所以他从来没有留意过。

    薄渐带上些狠劲,咬在他肩颈上:“在看哪?”

    “看……”篮球。

    “看我。”

    江淮:“……”

    先见之明,江淮先把顶上的毛衣给脱了。

    不然他今天还要借薄渐的衣服回家。

    薄主席勤快, 喜欢洗澡, 江淮懒, 也不喜欢在别人家洗澡……男朋友家也不大喜欢,就单用湿巾擦了擦,去洗了洗手,顺便洗了个脸。

    薄主席试图对江淮发起洗澡邀请,遂被拒绝。

    江淮到现在还是习惯在书包或者校服外套里塞一盒烟。但换回衣服,从校服外套口袋里,把烟盒掏出来的时候,他才突然想起来……他好像好久没抽烟了。

    他抽烟,但抽得不凶。

    以前就在心烦,失眠,打抑制剂应激症太强的时候会抽。老秦是被他带进来的,后来反而抽烟抽的比他多。

    卫和平一度嘲他们两个是老年肺癌ICU双子星。

    江淮用指节顶开烟盒,没找到打火机。

    太久没抽了,打火机不知道丢到哪儿去了。

    没火,抽不了。

    但出于对“事后一根烟”的尊敬,江淮还是象征性地在嘴里叼了根没有火的烟。

    薄主席还在洗白白,江淮叼着烟,无所事事地在他房间逛了逛。不像他房间,江淮卧室陈设都很简单,一目了然,薄渐卧室就充斥了一种有钱人的质感。

    不带盥洗室,三间连通。放床,放书,衣帽间。

    江淮蹲下,从书柜最底下一格取了篮球出来。

    篮球没漏气没撒气,没落上积灰。他拿指肚沿球皮蹭过去……手指脏了。这个球也用过。

    江淮把球放了回去。

    薄渐的书桌还是一如既往的整齐。江淮又踱过去,翻了翻薄渐的书桌。

    那张阿财的丑丑的涂鸦画,还框在小相框里,搁在薄主席的桌面。

    薄渐书很多,不算书柜,单书桌边的柜架上就满满当当,分门别类的排着的都是书。有认识的各类高考练习题,竞赛练习题,还有一些认得出字,认不出意思,或者连字都不认识的各类国内外读本译本。

    江淮翻了翻书架上的那本《资本论》。

    不知道这本是不是就是薄渐说的,他小学六年级家教老师送给他的那本。

    估计不是。

    就薄渐这个挑剔劲儿,估计后头又自己去买了一本装订合自己心意。

    江淮忽然想……薄渐的童年,不会他妈就是过着天天被逼着学钢琴,学英语,学下棋,学数竞,不准打球不准出去玩,只准在家看《资本论》这种操蛋生活吧?

    他稍蹙了下眉,把书放了回去。薄渐桌面上还压着个文件夹,收了厚厚一沓纸。江淮随手拿过来,也翻了翻。

    夹着的纸页都是纯英文。

    江淮英语一般,但高中3500词绝大部分都是认识的。

    是国外大学的一些资料。可能是学校资料,也可能是申请资料,江淮看不懂,不知道。

    薄渐刚好从盥洗室出来。他瞥过江淮,江淮正懒洋洋地靠在他椅子里坐着,还叼着根烟,手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