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写作业(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直播不是双向的。

    薄渐看得见他, 听得见他说话……但江淮既看不见薄渐,也听不见薄渐说话。

    他和薄渐在手机微信上文字交流。

    卫和平话落, 江淮滞了几秒。

    手机通话屏, 冒出一条未读消息。

    点进去:

    -BJ:?

    江淮:“……”

    卫和平丝毫没有觉察, 还在将“兵不厌诈,你去诈他”的姐妹指导金诀践行到底:“我看见你俩一路拉着手,关系挺亲密的……他好像还亲了你一下?”

    江淮:“……?”

    -BJ:??

    江淮一直不说话, 卫和平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江淮这是间接承认了?

    “淮哥, ”他压低声音, “你是不是变心, 对主席失去兴趣了, 你和那个Omega是什么时候的事?虽然主席是个Alpha,可能很多时候没有Omega那么贴心,但是主席……”

    “嘟——”

    他话还没逼完,江淮挂了。

    江淮扣断电话, 摘了录音麦。

    他静了。

    天台冷风呼啸。

    微信另一边也静了好久。

    很久很久:

    -BJ:打完了么?接电话。

    -真正的强者:……

    -真正的强者:卫和平是胡说八道的, 我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他也不知道卫和平是他妈脑子抽了哪根筋, 大年初一大清早, 不帮他妈在家打扫卫生,起床第一件事先给他打个电话,问他“前两天在街上拉手的是哪个Omega”……

    他拉屁了。

    除了阿财他妈还能有谁??卫和平认识他五六年不认识阿财??

    -BJ:接电话。

    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顿挫几秒,江淮接通了。

    薄渐低低的嗓音响起:“觉得我没有Omega贴心, 对我失去兴趣了?”

    江淮:“……”

    他稍停顿, 低声问:“江淮, 哪个Omega的手比我的好拉,人比我好亲,信息素比我好闻……和我说说体验感?”

    江淮:“……”

    卫和平,我日你妈。

    -

    这个年过得鸡飞狗跳。

    卫和平大年初一被捶。

    殁,时年十八。

    今年冬寒来得早,去得也早。年后一日日升起温来,日光融融。

    按农历算,薄渐是年初七回的国。

    作为江淮的合法男朋友,薄主席曾登机前给男朋友发过消息,试图让江淮来接他……他和江淮已经大半个月没见过面了。

    然而二中正月十二开学,离开学总共也还没到四五天时间。

    至正月初七,小江共计欠4250克作业纸尚未完成。

    江淮拒绝了薄主席的见面邀请。

    除非薄渐主动到他家来帮他一起写作业……就剩五天了,八斤多作业纸,就是他不分昼夜、日日夜夜地天天按着别人的答案抄作业,都要写不完了。

    长这么大,江淮从来没做过假期作业。

    所以他长这么大,都没有经历过假期作业的毒打。

    放假放了将近二十天,江淮一共就写了一斤出头的作业,剩下八斤多,平均一天补两斤,他人要没了。

    但江淮倒不是放了个寒假天天在家划水,他作业没大写,但在某薄姓热心同学的帮助下,江淮先在家自学,把高二下学期的数学和物理大纲大致都捋了一遍。

    另外就是练字。同样在这位薄姓同学的热心帮助下,江淮买了十来本字帖,中英双语,一个假期,大概写完了七八本……

    但薄主席经过对勤奋刻苦天天练字的江淮同学的字的仔细观瞻,委婉地向他表达:“你阿拉伯数字写得还可以。”

    江淮觉得,薄渐不应该再在他身上奢求他没拉黑他以外的事了。

    每天两斤作业,对江淮这种菜且坚持不抄作业的菜逼来说,大概就是闻鸡起舞,五点起床,凿壁偷光,凌晨睡觉,从早五点写到凌晨两点,不眠不休,一天将将能在两斤作业纸上写满字……对错暂且不论。

    高中生寒假的最后几天,阿财过得颇悠闲。

    她假期比江淮长大半个星期,要到正月十五元宵节以后才开学。

    江淮假期的最后几天,不知道为什么,江淮人没了,一天到晚都见不到个人影……外卖还是阿财点的,等送过来,再匀出一份堆在江淮门口。

    江淮到点就自己出来拿饭吃了。

    阿财颇有种养了只按时吃饭的小狗狗的大人成就感。

    卫和平最近也联系不到江淮了。

    虽然他本人成绩一般,考试就在四五百名晃荡,但他作息规律,生活健康,每天作业写几张……离开学还有三四天,卫和平作业就全写完了。

    假期就剩这几天能玩了,他赶紧去联系江淮出来吃饭……但每天联系江淮,约上午,江淮说写作业,约中午,江淮说在写作业……甚至到下半夜,心血来潮约夜宵,江淮居然秒回,还说在写作业。

    卫和平怀疑江淮疯了。

    飞机降停在B市机场的时候,国内已经深夜。

    薄渐微微停住,低头翻了翻微信消息。

    不出意料,他坐飞机这么——多个小时,江淮都没有给他发过一条消息。

    倒是十一点多了,班级群还挺活跃,未读消息“99 ”。

    他随手划了进去。

    新冒出第一条: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