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父亲(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江淮对“父亲”没有印象。

    这并非是因为怨恨, 憎恶或者某些反感让他说“我不认识我爸”这种话,而是一个不掺杂他本人主观情绪的客观事实。

    他至少十年没有见过“父亲”了。

    而即便是在他小时候, 他对“父亲”的印象也稀薄得几近于无。“父亲”并没有来找过他, 江淮有且仅有的关乎“父亲”的一点记忆, 就是在他几岁的时候,“父亲”和江俪似乎还有联络。

    并不多,是“父亲”偶尔会来找江俪, 想给她塞些钱, 塞些抚养费……但江俪都没有要。

    后来“父亲”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父亲”对江淮来说是个陌生人。他也并不关心“父亲”目前的生活、去向。

    他甚至都不知道“父亲”叫什么名。“江淮”是江俪给他起的名, 他随江俪姓。

    江俪也从来没有在江淮面前提起过“父亲”。这么些年过来, 江淮仅知道“父亲”是江俪的大学同学, 江俪还在怀孕,他出轨了,江俪去办了离婚,去洗了标记。

    江淮说:“我不认识他, 你不用来问我的意见。”

    江俪静然。许久, 她嗓音稳下来, 低声问:“小淮……我和你提过你爸爸的事吗?”她年长, 她是长辈,她应该是孩子的依靠……可她却不自觉地依靠江淮。

    哪怕江淮才十几岁,可她听见江淮的声音,就心安下来。

    “没有。”江淮说。

    “我和你爸爸是大学同学, ”江俪说, “我怀你的时候还没有毕业, 为了生你,先休学了一年,和严松去领了证……”

    这是江淮第一次听说“父亲”的名字。

    严松。

    他没出声,靠在窗边。

    “那时候傻,”江俪声音低下来,“我和严松结婚的时候,严松一分钱也没有……他家条件很差,是从小县城考出来的,我和他结了婚以后才知道他家里还背着十几万的债……”

    她顿住了,不说话了。

    江淮也没有说话,等着江俪开口。

    他拉了窗户,冷风卷进来。男厕很安静。

    好久,江俪才慢慢说:“我年轻的时候做错了很多事,你没见过你外公外婆……就是因为我偷偷和严松领了证,和你外婆吵了一架,我离家出走,你外婆心脏病发作了……”她嗓音抖起来,“我,我没脸回去了。”

    她说:“我连我妈最后一面也没见上。可严松……严松也,也背叛了我。”

    江淮靠在窗墙沿儿,他习惯性地摸进衣兜找烟盒和打火机……可因为和薄渐在一起以后他就很少抽烟了,这周开学新换校服,他没在衣兜里放烟。

    “他找了和我大学同班的一个女同学,”江俪说,“那个女同学家庭条件很好,她也喜欢严松……你爸和我去办离婚的时候,和我说他想当人上人……”

    江淮低着眼,不出声。

    江俪说:“他和我离婚后就又结婚了。他现在有个Beta儿子,应该和你差不多大……他当了倒插门女婿,现在有钱了,他老婆前两年车祸死了……所以他来找我,问我能不能复婚,说你也是他的儿子。”

    一个人的脸皮能有多厚?

    江淮像听了句平常的话,又平常地回:“让他滚。”

    “我拒绝了,我这辈子死也不可能再和他复婚,”江俪深吸一口气,“但他一直纠缠我。严松说能给你更好的家庭环境,教育环境……说他老婆死了,他丈人年迈不管事,等到以后,你也是他的儿子,你也能继承他的财产。他说我可以拒绝,但我没资格替你拒绝,让我来问你的意见……他在国内,严松想和你见一面。”

    江淮没什么表情:“我没爸,所以你不用来问我。”

    “好。那我去和严松谈。”江俪慢慢冷静下来,想想又咬牙切齿:“无耻之徒!你和星星在家要多注意……我怕这个混账再上门去找你。”

    “不用多担心。”江淮轻描淡写道:“你好好工作。既然他在国内,把他拉黑就好了。他做不出别的事。”

    江俪一时有种辈分错置的羞愧,她“嗯”了声,问:“今天开学了吧?”

    “开了。”江淮说。

    “在学校好好努力学习,快高三了,”江俪说,“我看你期末考试进步很大……定目标,有想上的学校了吗?”

    风从窗缝中鼓来。江淮微微侧眼,望向窗外蓝色的天:“可能是有了。”

    -

    B市优秀企业家薄贤先生,在百忙之中,收到妻子一条……不是,是很多条微信。

    忙归忙,开会归开会,儿子可以不管,但老婆的消息一定要看。

    于是薄贤抽十分钟,把老婆发过来的网页链接挨个儿点了一遍。

    于是下午放学前,薄渐收到了薄贤的数条微信。

    他随手划开……

    -爸:[网页链接:当代年轻的Alpha必读哪些书?小编都给你整理在这里了!]

    -爸:[今日好书推荐:《新世纪Alpha的自我修养》]

    -爸:[今日好书推荐:《教你如何做猛A》]

    -爸:[今日好书推荐:《如何征服你不羁的伴侣?》]

    -爸:[今日好书推荐:《军体拳入门》]

    薄渐:“……?”

    -

    江淮又从后门进来的时候,薄主席的手机正逗留在《如何征服你不羁的伴侣?》的试读页面。他瞥过江淮,不动声色地把手机放回了桌肚。

    但江淮没搭理他,径直回了座位。

    男朋友每天都很冷酷。

    薄主席想,他可能还需要一本《如何征服你冷酷的男友》的好书推荐。

    老林还在开班会,还有三两分钟下课放学。

    薄渐从后头,拉了拉江淮的校服后角。

    江淮没回头,稍往他前桌沿靠了靠,声音很低:“有事?”

    没事。

    就是想让江淮搭理搭理他,多看看他。但如果直接说“没事闲的”,薄主席目测要挨打。

    他稍顿,矜持道:“可以放学一起走么?”

    江淮扭头:“理由?”

    薄渐:“想去你家过夜。”

    江淮:“……”

    他迅速睃过趴在桌子上一睡不醒的赵天青,无情地从薄渐手里扯回衣角:“没门,回你自己家睡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