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生魔障(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纪姝坐在天一阁的悬梯上,无聊地向窗外张望。

    天一阁是水心五殿中最靠近池面的一栋楼阁。

    因为这栋楼非常怕火。

    “天一”两字,取自易经“天一生水”。天一阁所用黑琉璃瓦顶,不仅因为大夏尚黑,还因为在阴阳五行之中,黑代表水。

    天一阁是栋藏书楼。

    东方俨是个有文化的暴君,不仅宫中藏书甚多,就连这一处踏春林苑,也有专门的藏书楼。

    由于不同种类的书籍太多,若要取下放在书架上部的卷籍古本,就必须要借用悬梯。

    纪姝就坐在一部靠窗的悬梯上面。

    她不仅能直接看见联通水心五殿的鸿桥,第一时间监控诸位举子的行踪;还能看见鹿鸣池北岸的奥屋。

    在《妖女模拟器》中,纪姝曾经和东方俨一起来过鹿鸣苑,不过那次他们没走东岸和南岸,而是从西门进来,到北岸的奥屋去了。

    他们不是在春天来的。

    纪姝当初会来勾搭东方俨,完全就是因为想报复齐欺霜,自然不会让齐欺霜的亲传弟子过得太舒服。

    纪姝入宫是在初秋。

    冬天来临的时候,宫里的适龄女子就剩她一个人了。

    遣散后宫之后,东方俨的病心之症一日重过一日。

    由于纪姝的态度过于捉摸不定,他总疑心纪姝要离开他,有时候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猜忌,会明里暗里查她、跟踪她,甚至一整晚不睡,坐在她床边盯着她看。

    但他清醒之后,又会很后悔。

    这个时候,他总是殷切地来哄纪姝,绞尽脑汁想让她为他笑一笑。

    比如,大冬天带她去鹿鸣苑踏春。

    当时纪姝只把他当成一个npc,一个报仇用的工具人,甚至还没心没肺地想,这人真是疯了。

    东方俨真是疯了。

    冬天的鹿鸣苑满是积雪,春天还很遥远,奥屋中停靠的大船被结冰的水面固定得结结实实。

    朝野上下都说,妖孽不死,大夏将亡。

    大家都是这么想的,所有有很多人来刺杀她。

    那次东方俨带着她去鹿鸣苑,就碰到了刺客。刺客们躲在维修的龙舟中,踩着结冰的池面,提着刀要杀她清君侧。

    东方俨把她紧紧护在怀里,甚至遮住她的眼睛,让她不要去看那些血腥与杀戮。

    东方俨的袖子被划破了,左手手臂在汩汩往外流血,全场只有她毫发无伤。

    刺客被尽数诛杀,最后那个壮年刺客死的时候,满脸都是血,嘶吼着警示东方俨,说你这样下去要亡国的,你快杀了那个妖孽!

    东方俨定定地看了纪姝一会儿,把她抱上架辇,弯下腰,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挽着干净的衣袖,去给她擦掉绣鞋上沾着的血污。

    雪又开始下了,新雪又软又薄,粘在她的绣鞋上,一会儿就全化了。

    因为怕过不了审,游戏里那些刺客的血甚至是黑色的,和轻薄的新雪混在一起,像幅毁了的画。

    对于纪姝来说,这些事情都只是游戏里的一行代码,大数据随机出来的文字组合。

    谁会在乎游戏里的npc呢?

    玩武侠类型的网游时,纪姝还总是去掀npc的瓜摊、偷摸路边老母鸡的鸡蛋,然后被瓜农和老母鸡一路追杀。

    过不了几分钟,那个瓜摊、那个鸡窝会再次刷新,新鲜的瓜和鸡蛋会再次出现,瓜农和老母鸡又开心地回到了刷新点。

    东方俨,本质上和那几个瓜没有区别,都是一串代码而已。

    当然,现在这个坐在天一阁悬梯上发呆的纪姝,没办法再把任何人当成“区区一串代码”。

    因为纪姝真的饿了。

    饿的感觉太真实了,这不是可以卡关重来的游戏,这是真实世界。

    梁朔什么时候走,她什么时候能搞到那株七宝灵枝,然后回去吃饭。

    她好想桃枝啊呜呜呜,桃枝还说中午给她做涮羊肉吃。

    她好想吃肉。

    梁朔一路找到天一阁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副景象。

    穿着襦裙的美貌女子坐在悬梯上,她身边全是整齐的书籍古卷,裙角和流云飞袖从悬梯上垂下,边缘透着光,闪闪发亮。

    纪姝眉头微蹙,渴望地望着窗外,像是在等人,又不确定那人到底会不会来。

    梁朔自然不会知道她是在馋涮羊肉,只是想:他从来没见过她这样忐忑的模样。

    梁朔:“……”

    果然是这样。

    她还想着他。

    她这种妖女,就算曾经和人在一起过,分开后也能没心没肺地继续做朋友。

    只有他。

    她那日看见他得证无情道,一言不发,转身就走,从此以后再也不来找他、再也不见他。

    别说继续做朋友了,连见他一面都不想。

    因为不想和他只做朋友……是吗?

    梁朔一时怔愣,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也不知道该怎么走上前去,和她搭第一句话。

    以前都是纪姝主动来找他,纪姝来逗他开心,他只需要回应她就好了,从来不需要自己找话题。

    这次也是,她若没有给足暗示,梁朔是绝对不会找到这里来的。

    他向来高傲冷淡,甚至当初若不是另有所图,根本不会承纪姝的情。

    可是……现在该说什么呢?

    梁朔还在迟疑,忽然悬梯上的女子转过了身,想要跳到地面上,可她一抬眼,看见了他,动作停顿,整个人呆在了悬梯上。

    纪姝:“……”

    ???

    梁朔怎么在这儿?

    她好不容易等到那些举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