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水艺术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讲道理,纪姝第一反应就是:愉妃娘娘您也太业余了吧。

    首先,您平常人设根本就不是楚楚可怜小白花啊,您平常是一朵盛气凌人的霸王花啊,这么就地一倒开始装可怜,皇帝又不是脑子有病,怎么可能相信你啊。

    其次,您装哭也很不像样,演技实在太粗劣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假哭啊。

    再其次,虽然现在是在清思殿,我宫中的奴仆婢女势必站在我这一边,他们的证词理论上都不可信,没办法为我作证。

    但是,刚才闻喜公主还在啊,她可算是中立方,而且还有“童言无忌”buff加持,她一旦指认你愉妃,你不是当场就凉了吗。

    作为一个资深且专业的恶毒女配,纪姝觉得很心累。

    愉妃真是她这么多年带过的最差一届,这都当的什么恶毒女配,一点手段也没有,被小白花女主单杀了可就闹笑话了。

    估计是愉妃一个人在宫里称王称霸太久了,宫斗的手段都忘得差不多了。

    就像一个破解版玩久了的玩家,已经没有正常进行对局的能力了。

    想进冷宫的纪姝觉得不太行。

    东方俨被纪姝看了一眼,在门口停了停,并没有继续往里走。

    也不知道前天那一通操作,东方俨的好感度掉了多少,希望已经掉到他无脑帮愉妃的地步了。

    东方俨已经换过衣服了,一身黑色常服,身姿挺拔,瞳孔幽黑,看着并不想掺和进宫斗剧中来,只想转身回到自己的大男主权谋正剧中去。

    纪姝理解他,她玩《皇帝养成手札》的时候,每次遇见后宫美人争斗,基本都立刻甩锅给皇后,自己溜走去找丞相玩。

    要是实在撞上冲突现场,脱不了身,她就按照最明面的事实判决,绝不给自己找麻烦去探寻什么真相。

    这样的话,就算有人被陷害,也只会去恨陷害她的人,而不会恨皇帝。

    皇帝已经顾全大局、铁面无私、公平公正地做出判决了呀,只不过那些人欺骗了皇帝。

    要是最后苦主逼上门来了,就拉着她的手讲讲当皇帝的辛苦,说几句大局为重朕也是没办法、都怪那毒妇狡猾之类的,一般妃子的黑化值就掉光了。

    虽然冤假错案的几率有点高,但作为皇帝的她,就可以多好几个小时的娱乐时间了!

    咳咳,你看,她不仅当妖妃有天赋,当渣男也挺有天赋的。

    果然一招鲜吃遍天哈。

    想到东方俨平日里那甩手掌柜的作风,纪姝觉得他大概率和自己是一个心路历程。

    为了自己能够早日搬进冷宫,纪姝决定帮愉妃一把。

    “饶了你?我凭什么要饶了你?愉妃娘娘现在倒是知道求饶了?”纪姝下巴一抬,摆出“我受宠我就是不讲理”的气势:“就算是我推了你,你能怎么着?我看您倒是该去冷宫冷静冷静。”

    反向洗脑“进冷宫”,等愉妃报复的时候,大概率会同态复仇。

    计划通√

    愉妃见她如此张扬,脸上闪过一丝喜色,含着泪,膝行了几步,对东方俨哭诉道:“陛下,臣妾知道容妃娘娘正得宠,不该来拂陛下的兴致。但不是臣妾没有退让,是退让了也没有活路,臣妾也是您的妃子,您要给我做主啊!”

    东方俨向内侍使了个眼色,立刻来了两位内侍,一左一右将愉妃扶了起来。

    愉妃还低着头抹眼泪,她额头上磕破的伤口并不深,已经快结痂愈合了。但是她抬手擦眼泪的时候,又狠心把痂给撕开了,让新鲜的血流淌出来,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

    趁着东方俨转身,她还挑衅地看了纪姝一眼。

    桃枝站在纪姝身后,心急如焚,悄声提醒纪姝:“娘娘,刚才闻喜公主都看见了,我去把她抱出来,她会为娘娘您说话的。陛下圣明,一定不会让娘娘您进冷宫的。”

    纪姝怎么会让这种事发生,连忙阻止:“别,小孩子怎么能掺和进这样的场合呢?吓着人小姑娘怎么办?我能应付,你去说一声,别让闻喜公主跑出来。”

    东方俨已经坐到主位上去了,十分冷静地瞥了愉妃一眼:“宣御医。真相如何容后再议。”

    他话音刚落,御医院的左右院判已经双双走了进来,行了个礼:“参见圣上。”

    东方俨若有所思地俯视两位御医的官服:“是容妃提早宣了御医?怎么两位大人这么快就过来了?”

    御医院中设院使一名,正五品;左右院判各一名,正六品。

    院使大人已经七十多了,就是个吉祥物,这两名院判才是宫中医术担当。

    这两位院判方才一直在东方俨那里,为陛下的病心之症想对策。好不容易回到太医院,水都没喝一口,就被等急了眼的清思殿内侍给拉到清思殿来了。

    “微臣刚到御医院,就蒙容妃娘娘传唤,说是有急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