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已经是深夜了。

    大夏虽然承平日久, 民风安逸、好享乐,但是由于这个世界的生产水平不高,大多数民众夜晚是没有太多娱乐活动的。

    这只是个普通的初秋夜晚。

    西池边的夜市或许还有灯烛人影, 但是民居基本都已经熄灯了,只有官道上偶尔驶过一两辆马车。

    诸王府邸、公侯戚里、中贵人家都住在城东,此时正是宴席散去的时间,不少府邸前都有或停、或走的数辆马车, 歌女舞姬的柔媚声音散落在马车行驶的单调噪音中, 倒更显得深夜寂寥。

    驶离城东之后,街道两边便骤然冷清下来。

    纪姝觉得脸好痛。

    这小王八蛋用起力来真的没轻没重。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 这人至少没直接上来掐她脖子。

    纪姝不知道他喝了多少酒,他那张俊朗面孔看着只是薄醉, 眼神也清明,但是纪姝觉得正常人干不出来他正做的这事。

    讲道理, 要是纪姝真的只是个普通凡人,他这么威压十足地逼过来,估计她现在已经是一具不会说话的尸体了。

    但是他就是这么做了。

    也不知道是自信, 还是根本不在乎人命。

    纪姝根本动弹不得,面前这个人至少比她的修为高上两个大阶段,完全可以将她一击即杀。

    ……说到一击即杀, 纪姝忍不住怀疑游戏里最后,是不是这人动的手。

    颜粲的眉眼实在过于好看,甚至因为轻微的醉意显得妩媚动人,就算是杀意十足地捏着她的脸,也叫人生不起恐惧、责备的心思。

    纪姝和他对视的那一瞬间,由于靠得太近,直观地感受到了他的负面情绪(美颜暴击), 那一刻她心中升起的想法竟然是——

    来人啊把我杀了给这美人开心开心!

    纪姝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资格指责东方俨靠脸选状元,要是她是皇帝,绝对胡作非为徇私枉法,选什么状元,爱卿快收拾收拾进宫当皇后。

    草,美色惑人。

    他一直没说话,单手捏着她的脸颊,凝眸看着她,把她摁在马车的车壁上,定定地像在出神。

    掐着她脸颊的手,也越来越用力。

    纪姝记得,从炎热的沙漠把他捡回来的那天,也是个初秋的夜晚。

    虽然都是北地,但是西北的苍茫沙漠,和水土丰茂的京中平原,完全是两个概念。

    漫无边际的沙漠酷热无比,毒辣的阳光和随处可见的黄沙一同升温,把中间的空气加热成透明的火焰,无时无刻不炙烤着行人的意志。

    就算是夜晚,太阳落了下去,流动的、还未散去的热气立刻会被狂风带着,劈头盖脸地往人身上砸。

    她顶着这样的大风,把重伤到昏迷不醒的少年带到最近的绿洲,给他疗伤。

    由于一直以来专业当妖女,纪姝的医术其实挺拉垮的,心法和医术半毛钱关系没有,技能点也完全不在治病救人上。

    她就是尝试性地治治,他能醒那么快完全是因为自己体质好。

    他半夜醒过来,环顾四周,发现是纪姝救了他,还看见纪姝趴在桌子上睡觉(唯一的床让给他了),偷偷摸摸地跑到她身边,定定地看了她好久,像是十分、十分努力地在记住她的脸,然后才放心地爬回床上,继续昏睡过去。

    就是和现在一模一样的,定定的注视。

    只不过那时她装着睡,觉得这孩子真可爱;现在她动都不能动,脑子里一团乱麻,“要被杀掉了完蛋了”、“可恶我精心捏的脸还不如他随便长长好看”和“这样的大美人她竟然搞不到”在脑海里来回打转。

    他太用力,纪姝觉得痛,想做点什么让他停下来,可是又动弹不得,只能仰头回应他的目光,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

    四目相对。

    他眼角眉间都是艳色,神情复杂,原本是发着狠的,杀气四溢,完全是少年气的锋芒毕露。

    可是被她这么专注地看着,不知回忆起了什么,上挑的眉眼慢慢地、慢慢地便平缓了。

    纪姝觉得他身上的杀意在慢慢减弱,直至平息。

    但是他并没有解开禁锢她的威压,不让她发出一点声音、有任何动作,只是手上的力气在一点点变小,最后撤开了手,单单留了两个深深浅浅的红色指印在她脸上。

    初秋的夜晚已经有凉风了,行进中的马车更是风大。

    似乎是到了该转弯的地方,马车忽然颠簸了一下,重云覆顶的青锦被风挑开了一角,正驾车的马车夫立刻回过身来,打算把青锦好好地压平,将门窗正常地掩盖住。

    他不经意从这被风挑起的一角,望了一眼马车内。

    穿着赤锦红袍的年轻男人和美貌的舞姬纠缠在一起,隐隐约约也看不清在做什么,只能确定是极为亲密的姿势。

    是抱着美人在求欢吧。

    车夫十分确定地这么想到,到底年轻气盛,说着不喜欢女子,但是美貌的舞姬都抱在怀里了,血气方刚的年龄,哪能放她轻巧地离开呢。

    纪姝脸上的指印已经微微肿起来了,看着十分可怜,被人欺负得毫无还手之力。

    但也比刚才那模样好。

    她本来就生得好,明艳绝世,方才被人掐着脸颊,嘴唇只能微微嘟起来,像是撒着娇,在和心上人索吻一样。

    纪姝感觉自己身上的威压被完全撤走了。

    颜粲坐回窗边,眉头微微皱着,语气倒不算太坏:“你一直跟着我干什么?”

    咦?

    他这话说的,难道方才不是蒙的,而是早就看破了她的伪装?

    他绝对不可能看破纪姝的画皮。

    纪姝十分确定这一点。

    在《妖女模拟器》初期,玩家不氪金的话,基本穷比一个,芥子戒中空空如也,七八十岁还是练气一阶完全有可能。

    纪姝算是游戏初期运气比较好的那种人,除了竹林幻境凭空掉了一把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