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典(下)(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纪姝人傻了。

    行空大师穿着一身青锦袈裟, 眉目平和,他以前只有在佛前念经时才有这样的平静表情,可见近来心性渐成、修为大进。

    但是他完全没有退让一步、把手收回去的意思。

    周围的其他宫妃、乃至皇帝本人,都微微低着头, 在佛前展露自己的虔诚。谁也没有注意到纪姝正在经历的无声修罗场。

    或许只有大殿内的那尊慈悲的佛像看了个一清二楚。

    不过那是尊地藏菩萨。《十轮经》中说地藏菩萨会降临在混乱不堪的末法时期, 拯救堕入地狱的众生。美丽的鲜花和宝物, 会在地藏菩萨的慈悲中, 无限地向众生倾注。

    佛是慈悲的。佛会原谅的。

    纪姝认识行空大师挺久的了。

    行空大师是个暴脾气,天不怕地不怕, 管你害不害人, 说你是妖魔你就是,碰见我就是你命歹,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

    和他起冲突,不管你有理没理, 反正他绝对不会退的。

    当初她攻略行空大师的时候,还得亏她不是妖修, 不然开局估计就给他杀了。

    暴脾气也有好处, 像法海那样一言不合就“住口!大威天龙!”、“妖孽,我一眼看出你不是人, 大威天龙!”,虽然从妖魔的角度看起来挺可怕的, 但是作为被他保护的无辜修士,还是安全感十足。

    纪姝攻略他的第八十年, 连续拒绝了他五次“来修佛吧我罩着你”的邀约, 行空大师终于不再提“大家一起做兄弟吧”之类的话。

    为了提醒这位大师,她真是个妖女,不是他大兄弟, 纪姝时时刻刻都不忘了展示妖女的美貌。

    纪姝曾经跟着大师去追踪一个害人性命的蜘蛛精,蜘蛛精战斗力平平无奇,行空大师一个人就把他结果了。

    只不过天色太晚,他们便留宿在了森林边的破败房屋之中。

    那些被抛荒的房屋曾经属于青城世家,只不过后来青城世家迁往别处,这些建筑便重新被生长起来的森林吞噬。

    其中有一面还完好的旧鼓。

    暗红色和深蓝色做底,密密麻麻看不懂的纹路环绕在鼓身,鼓面的正中央是一对画的非常抽象的鸟雀。

    纪姝兴致勃勃地站在鼓边上看那些繁复的花纹,行空大师问她在干什么的时候,她就说想起了一个典故。

    什么典故?

    掌中起舞。

    传闻有个舞女叫赵飞燕,因为面容姣好、舞姿绝美,后来成了宫妃。

    有一次她在皇帝面前起舞,一阵大风吹来,她身姿窈窕,差点被风吹走。她身边奏乐的宫人连忙抓住她的脚腕。于是飞燕就借着风势,在宫人的手掌上起舞。

    皇帝十分宠爱她,便为她造了白玉盘,让宫人捧着,让她在上面跳舞。

    当时行空大师的评价是:“妖妃而已。”

    简直和秦国师一副嘴脸,让人怀疑他们这种难搞的男人是不是上过同一个男德班。

    可惜电光易灭,涛涛百年已如流水逝去。再见面的时候,她已经是他曾经不屑一顾的那种妖妃了。

    只是……他如今还依旧如此贬斥妖妃吗?

    如果是的话,为什么朝她伸出手,久久不肯让步?

    或许当时在那面破败旧鼓前,他就已经改变观念了。

    当时纪姝踩上暗红色和深蓝色交织的鼓面,穿着白色轻绡,在月下给他跳了一支飞燕掌中舞。

    行空大师之前从未见过女子起舞,还是专门为他一个人跳的。

    跳舞的人和他有八十年的交情,他没办法骂她妖女,或者背身离开。

    于是他在无人的荒野月色下看完了这支舞。

    纪姝是这么说服他的:“反正不会有人知道的。”

    不会有人知道的。

    惟有知情一片月,曾窥飞燕入昭阳。

    纪姝有些怔愣,抬头去行空大师对视,可是他一对上她眉目间的艳丽妆容,仿佛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立刻避开目光,手也收了回来。

    越沉溺情爱,修为下滑越厉害。

    他已经怕了,知道缩手了。

    ……是这样的吧。

    身体本能地伸出手去,又立刻被理智唤醒。

    行空大师最好的路,就是远离她,从而修得他心中的佛国正果。

    也不知道秦国师察觉了什么,他默不作声地看了纪姝一眼,接过她手上的佛经,示意她已经走完了这一步流程,可以离开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秦国师接过她手上佛经之时,脸色似乎缓和了一些,原本不太正面的情绪被什么东西安抚下来了。

    纪姝将佛经交到秦国师手上,朝这两位一齐行了个礼,便按流程走开去了。

    可能是玩游戏的最后一段时间里,她在秦国师身上遭遇的滑铁卢太多了,她现在看见秦国师都有点本能的脑阔疼。

    刚才秦国师看起来不是很高兴,似乎在强行压下自己的负面情绪,尽力向她展现自己的平静。

    估计觉得她这个妖妃不仅魅惑君王,连和尚也一起下手,真是个该死的妖妃。可是旁边还有竞争对手在,不能乱了心神输人输阵,所以强行冷静。

    讲真,一般正常的男人都会被她一起诱惑,只有秦国师觉得她这种坏女人真该死。

    按游戏设定来看,只有佛修格外难搞。可是纪姝翻遍了秦国师的生平履历,没看出他什么时候修过佛,他就是天生难搞。

    接下来要绕佛塔一圈,口念佛经祈福。

    这是个许多地方、许多祭典都有的程序,宫妃们也都见过了,轻车熟路。

    本该由东方俨开始,可是他看了一眼纪姝,似乎想起了什么,侧了侧头,说:“宸妃害怕密集的东西,绕佛塔祈福时会经过千佛图卷,烦请行空大师为她引路,为她驱散心病。”

    这倒是纪姝不知道的事情了。

    兰贵人一直认为纪姝有心病,纪姝后来又经常缩在卧房里,桃枝虽说从不扫纪姝的兴,但私底下也犯嘀咕,和兰贵人沟通了几次,觉得纪姝可能是有点心理问题。

    虽然她们并未声张,但这后宫到底是东方俨的后宫。他不管,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

    东方俨知道这一茬之后,心里一直记着,但是这种事情到底不好挑明说。刚才想起宸妃曾经撒着娇说过自己不喜欢密集之物,所以临时抓来当借口。

    他自己也有病心之症,倒觉得纪姝与他同病相怜,凭空多出了几分亲近。

    他作为君主,祭典上自然应该排在首位。

    按理来说,行空大师既然是本次祭典的主持,自然应该与东方俨同行。

    可是这样的话,待会儿指引纪姝的就是秦国师了。

    东方俨眼睛又不瞎,自然知道这位教导自己长大的帝师,对自己飞速晋升的宠妃多有不满。

    甚至他当初接连给纪姝晋位的时候,秦国师绝对生气了,估计还在心里怀疑自我“我教了十几年教出来个什么东西”。

    但是东方俨这位帝师处事圆滑,就算生气了也不会直接说出来,只是脸阴沉了许多天,似乎挺不满的。

    东方俨知道这事做的太逾矩,所以那几天处理起政事来非常勤快,甚至根本不往后宫去。

    所以东方俨绝不会把纪姝和秦国师凑在一起,给在场所有人找不自在。

    这……

    只能说秦归止确实是个合格的好演员。

    别说纪姝这种操纵人心的妖女看不破他,就连东方俨这种有病心之症加持疑心buff的人也从来不对他起疑心。

    行空大师也不推辞,他在人界历劫渡人已久,是赫赫有名的高僧,他自信自己修行许久的定力与心性。

    绕过九层塔中的大佛,这是内一圈;绕过露天的塔庵,这是外一圈。

    九层塔中,沿着大佛,绘制了许多经变图。

    行空大师拿着紫檀金柄香炉,左手执着菩提子数珠,端正坚毅,略微比纪姝前了半步,提着灯盏,为她引路。

    起首第一幅经变图,就是《法华经变图》。

    左右两壁都是密密麻麻的小像,绘制的都是凡世人遭遇了困境与灾难,于是在走投无路之际,口中默念观音名号。

    于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音就会变化面容形态,来到他们身边,将他们从苦难之中解救出去。

    这幅画没什么问题,只是小像确实密集了些,行空大师虽然不曾回头望她,但是一直在密切注意身后的动静。

    纪姝一句话也不敢说。

    她想起了那幅水月观音像,还有避不开的轻纱白绡,只是不知道行空大师在想什么。

    千佛图卷在大佛的正后方。

    那里准确来说是个藻井,上面密密麻麻绘制着一千尊佛像,佛像中但凡有间隔,就是伎乐天拖曳着轻薄羽衣,在天空中翩翩起舞。

    由于一直没人说话,周围静得有一些可怕了。

    秦国师与东方俨已经领先了太多,根本看不见他们曾经来过的踪迹。

    “据说佛陀有五眼,可以看见来世今生一切世界,知晓过去未来所有命数。”纪姝说:“大师是怎么看的呢?”

    行空大师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走了两步,然后才说道:“一切众生皆具佛陀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着,而不能证得。”

    这两句话倒像是久别重逢时,相对无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没有别的作用,只是存在。

    纪姝知道他没有正面回答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