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世间的事情是不讲道理的。

    一个男人对一个女子动心, 那更是不讲道理。

    人在求不得的爱欲之中,自然难免要痛苦挣扎的。

    祭典结束之后,行空大师向人界的皇帝辞别, 要回灵境寺继续清修。

    秦归止正要离去, 却被东方俨叫住:“老师。”

    他转身看去, 只见东方俨站在原地, 脸上的笑容有些微妙。

    他作为人界的君王,一向是说一不二、至高无上的。

    但是他在成为人界君王之前, 一直是秦归止的学生, 秦归止在他的整个少年时期,都是不可触犯的权威。

    现在这两个身份互相冲突,导致他有点摆不好自己的定位。

    “老师近日有空去文华殿讲经吗?”东方俨问。

    “但凭陛下决定。”秦国师答道。

    他身为帝师多年, 对面前这个人的性格十分了解, 看见他叫住自己,又只说些无关紧要的小事, 知道他今天还得继续纠结,不会把真正要说的话说出来。

    不过, 东方俨要说的话,秦归止已经大约猜出来了。

    应该和那位纪家美人有关。

    或许是她要过生辰了?想请他专门为了她辟邪祈福。

    但是东方俨现在肯定还说不出口来。

    果然, 东方俨根本不说正事,好像叫住他,只专门为了同他闲聊的。

    “老师还有兄弟姊妹吗?”东方俨问。

    “曾经有个哥哥。”秦归止说:“不过都是许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他应该已经死了。”

    东方俨原本只是随口闲聊一句, 心底还在琢磨自己真正要说的话。

    没想到一向喜欢避开家庭话题的秦国师, 真就坦白说了。

    东方俨一下子起了兴致,连忙继续问:“老师的哥哥也是修士吗?”

    秦归止说:“他也是修士,天资很不错, 可惜自小生了怪病,一直在延请名医治疗,长时间昏迷导致生长停滞,修为也不高。”

    “再后来我家突遭横祸,父母双亡,他也不见了。我试着找过他,可惜没有音信……现在想来,恐怕已经不在人世了。”

    东方俨问:“老师说‘长时间昏迷导致生长停滞’,是指老师的哥哥外表看起来像是少年人吗?”

    秦归止说:“不止是外表,心性也是少年。明明我才是弟弟,但是看着比他大许多。他昏迷的时候,身上的时间就像被停止了一样……所以我说他应该没能活下来。”

    东方俨叹息一声,低声安慰道:“节哀。”

    说到如此沉重的往事,东方俨就算心里有别的请求,此时也不好意思再说了。

    于是师生二人又闲聊了几句,才就此分开。

    .

    宸妃的架辇正往清思殿而去。

    架辇上的主仆二人正在闲聊。

    “我听说佛经上写着,‘爱欲于人,犹如执炬逆风而行,必有烧手之患’。”桃枝显然很仰慕行空大师的风采,觉得能见到这样的高僧真是赚大了。

    纪姝靠在辇架上,笑着说:“世界上也有很多平平淡淡、相敬如宾的夫妻啊。让人死去活来的爱情也没那么好吧。”

    桃枝眨眨眼睛:“可是,娘娘前些日子让我演的话本都写了:情之所极,乃至相死而不悔。”

    纪姝笑道:“那你说说,什么叫做‘相死而不悔’。”

    桃枝:“就是我爱着一个人,为了他,我去死也愿意。”

    纪姝撑着头看她:“话本记得挺牢嘛,还记得什么吗?”

    桃枝:“记得!话本里还写了夺舍!一个魂魄被锁在一个银环中,那个银环被一个健康的孩子捡走了!”

    “孩子很健康的时候,那个魂魄什么也做不了。后来那个孩子偶尔得病,快要病死了,那个魂魄就进入了孩子的身体。”

    “再后来,本来要病死的孩子在那个魂魄的滋养下痊愈了,但是那个魂魄也完全主导了孩子的身体。”

    “孩子健康长大,结婚生子。偶然有一天碰见了高僧,高僧说他心有魔障。”

    “他的妻子十分担忧,便请高僧为他医治。可是那魔障太厉害了,高僧也拿他没办法。妻子日夜哭泣,为自己的丈夫担心。”

    “一直占用丈夫身体的孤魂十分喜爱妻子,不忍心看她如此伤心,见她想要自己离开,于是真的离开了丈夫的身体。”

    “丈夫痊愈了,可是他虽然有以往的全部记忆,却和过去的丈夫判若两人,也完全不记得自己身体曾经被人夺舍过。”

    桃枝说:“喏,接下来就是这句‘情之所极,乃至相死而不悔’。”

    “但是,你看,那个孤魂本来做坏人做得好好的,谁也奈何不了他。”纪姝说:“就因为喜欢一个女子,把自己葬送掉了。”

    纪姝有些心不在焉的。

    可恶啊!祭典的后半段根本没机会接触到行空大师!

    纪姝真的想知道“她忘记了什么”啊!!

    可恶啊佛修!说话说一半下辈子还是没有头发!

    纪姝记得行空大师以前不是这样的。他比她还冲动,情绪上来了就容易眼眶发红,生平最讨厌说话说一半。

    如果说纪姝是那种人:在网上和傻比辩论,辩到上头,约了线下碰一碰,出门刚上高速,看见收费口,想想太亏了,于是回去心平气和地关掉网页。

    那么行空大师就是一路冲上高速,连收费口一起拆了,风风火火冲到傻比面前,强迫他再接受一次免费九年义务教育。

    他现在竟然已经修炼到了“说话说一半依旧处变不惊”的地步了吗!

    大自在殿的风水这么提升修为的吗?她回太虚境之后,也住那去。

    记得纪姝以前和行空大师出去游历,路上遇见强敌,行空大师好不容易把对方的头打爆,结果敌方又来了援兵。

    纪姝疯狂磕血瓶,被对方虐得就差立刻下线去买个锁血挂了,终于和行空大师一起把援兵赶跑。

    行空大师满身是血,杀得的眼睛都红了,身上受了伤,在往外汩汩流血,还睁着一双满是杀气的眼睛安慰她:“他们欺负你,我会把他们都杀了的。你等我缓缓,我现在有点脱力,待会儿就去给你报仇。”

    为什么会脱力?

    因为他能动手就绝不和人讲理啊。

    就是这么睚眦必报,你惹我的人,我就当场报仇回去。

    可能……

    可能纪姝把他睡了之后,他魔障入心,不得不由大自在殿的住持帮忙祛除杀孽,祛除杀孽之后,他觉得索然无味,于是收心礼佛?

    难道破杀孽还会导致性情大变吗?

    可恶!她到底错过了什么事件提醒!

    总不会是行空大师在被她睡了之后被人夺舍了吧!

    “娘娘!宸娘娘!”纪姝在回宫的辇架上走着神,忽然听见有人低声叫自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