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纪姝:“……”

    上次见面的时候, 行空大师还因为突破率三连跳水而修为停滞,这么多年不见,能够敏锐地察觉到她就在门口,那么……他修为已经超过她那么多了吗?

    纪姝正迟疑要不要藏一下, 忽然听见身后有人说:“是我。”

    秦归止的声音。

    前面是行空大师, 后面是秦国师。

    纪姝感觉自己一下子就激灵了。

    她还记得秦国师在次朱铺子私下见了归一门门主, 所以, 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 但是纪姝还是怀疑这人不仅和太虚境有联系,还在修为上藏私了。

    这也是为什么她尽量避免在秦国师面前用障眼法。

    因为摸不透他的底细,谨慎一点好。

    然而就是纪姝转头这一瞬间,秦归止已经越过了她, 走到窗前, 理直气壮地说:“我今日早已与行空大师约好一道参禅, 没想到行空大师另有贵客。”

    咦?

    秦国师难道识不破她的障眼法吗?

    纪姝只略微迟疑, 听见行空大师往窗边而来的脚步声, 也不停留,立刻变幻身形躲开去。

    行空大师已经恢复了平静的表情, 甚至还向秦归止行了个礼道歉,随后便邀请他也进到禅房之内。

    秦归止是认识顾之川的, 他们俩都是大夏的朝臣,是以在庙堂之外遇见,还是保持了应有的礼貌。

    其实纪姝记得游戏里他们俩的关系是很不错的。

    她原本觉得是忠君爱国的臣子惺惺相惜,但是今日看来, 似乎又另有隐情。

    “秦国师。”顾之川这会儿还不是丞相,理所应当要向秦归止行礼,他生得文弱, 面相看着顺眼,一看就是个好人。

    而且这人非常聪慧,博闻强识、过目不忘,将来他的履历中,还有一个叫做“半面不忘”的典故。

    说的是他身为丞相,能够历数大夏所有官员的名字和秉性,不论职位高低、京官或者地方官,甚至是候选官员,他都全部认识。

    曾经有一个长相平凡、官职低微的官员不相信,站出来说顾丞相肯定不记得我了。

    结果顾之川说我当然记得你,你当初在西坊市之中,用扇子遮住半张脸,在听《夜宴记》,还跟着饰演夜来姑娘的旦角轻声唱“惊回一觉游仙梦,几人见此误平生”,过于入迷,都没注意到我从你身边经过。我怎么会不记得你呢?

    过目不忘的顾之川知道秦归止不常出门,现在好不容易来拜访行空大师,竟然还被自己截胡了,于是带着歉意说:“是我心急了,不顾夜色前来惊扰行空禅师,不知道禅师还有贵客。请两位参禅吧,我明日再来拜访。”

    秦归止客气了几句,但是并没有阻拦他离开。

    倒是行空大师微微低头,说:“现在天色已晚,顾施主此时回转恐怕不便,不如在寺中住一晚,明天再走也不迟。”

    顾之川答应了,接着便随着前来引路的小沙弥离开了。

    纪姝远远望了他一眼,想起这位丞相在游戏里最后没什么好下场,顿时有些可惜他的好相貌。

    “行空大师房中的这卷因缘故事画,是先帝时,晋宁郡进贡的那卷吗?”秦归止问。

    “是的。先帝并不礼佛,所以将这卷画安放在灵境寺中。”行空大方地让开身躯,这下,就连窗外的纪姝也能看得一清二楚了。

    那卷因缘故事画平平无奇,没有什么特别的技法。这卷画最奇特的地方在于它的落款。

    当时,身处晋宁郡的画师奉命画了这么一卷充满西域色彩的因缘故事画,画完之后,不能题写画师姓名,只留下了这幅画完成时的时间。

    “长平十二年”。

    可问题是,先帝喜欢变更年号,他任期内的长平年号,根本没有十二年。

    年号“长平”只使用了十年。

    “这幅画来到京都时,已经是建宁四年了,长平这个年号已经过去整整四年了。”秦归止说。

    这幅画上标注的时间,正确的书写方式,应该是“建宁二年”。

    画师之所以会将“建宁二年”写成“长平十二年”,是因为——

    在晋宁郡,没有人知道皇帝已经变更了年号,他们依旧使用着一个早已被废弃的年号。

    行空大师眉眼平静,说:“先帝在时,四境纷乱,晋宁郡地处极西,与京都消息隔绝,出现这样的错误也是情有可原。”

    或者换句话说,先帝在的那个时期,京都已经基本失去了对晋宁郡的掌控,也完全中断了和晋宁郡的联系。

    虽然还没有通过战争彻底失去晋宁郡,但是实际上,晋宁郡已经不在大夏的势力范围内了。

    不过好在,晋宁郡郡守并没有起什么歪心思,甚至还费心准备了给皇帝的贡品。

    只不过使者冒着漫漫黄沙,跋涉了足足两年,才终于来到京城,将贡品呈上,并且发现皇帝早已变更了年号。

    但是,若是他要再度返回晋宁郡,告诉大家年号已经变了,恐怕又要两年,晋宁郡内使用的“长平”年号,已经来到了虚幻的“长平十六年”。

    “陛下修建了连绵的驿站和官道,现在晋宁郡也能直通京都,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行空大师说。

    秦归止点头,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